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初秋时节,早晨的天气已泛起丝丝凉意。

  此时才刚至卯时,天色朦胧。

  丫鬟翠萍一边替主子更衣,一边不忘叮嘱:“一会儿去了老太太那,姑娘莫要再与四姑娘寻不痛快了。再如何她”

  说到这里,她语气稍顿,才又继续说道,“再如何她还能越过姑娘去不成,姑娘又何必跟她计较?”

  类似劝解的话她往常也说过,只不过姑娘每回只嘴上答应,看到四小姐就又忍不住挤兑,结果没哪次能占到便宜。最近姑娘倒是懂事不少,没再寻四小姐不痛快,所以她才又劝说了几句。

  “嗯。”被叮嘱的少女打着哈欠点点头。

  “等给老太太请完安,姑娘再回来睡个回笼觉吧。”

  一旁的另一名丫鬟秀萍用温水拧了帕子递过去,看着自家小姐惺忪的样子,知道定是没睡足,不禁有些心疼。

  收拾完毕,天色才微明。

  出了院门,一股微凉的清风扫过面颊,陆骁骁稍稍清醒了些,由丫鬟领着去了谢老太太的院子。

  今日十五,按照这户人家的规矩,她得去给这家的老太太请安。

  虽还未见过谢老太太,但陆骁骁也心知,对方是个宽容和善的老人家。从不刁难苛责晚辈,也没让媳妇们在跟前立规矩,对孙辈们也很是宽宥。更是将每日的晨昏定省免了,只需每月初一十五过来请个安即可。

  陆骁骁既已入乡,自然随俗。

  此时的安懿院里,其他谢家的姑娘们已先一步到来,正围着谢老太太说笑逗趣。

  陆骁骁进门,学着其他谢家的姑娘,像模像样地向老太太行完礼后,便在下首的小杌子上端端正正坐下,静默不语,并不参与到话题当中。

  “六妹妹最近这段时日,怎么变得这般沉闷?”

  陆骁骁正在神游,突然被人,抬起头便看到一位少女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这是谁来着?

  哦,好像是这家三房的姑娘,谢梓琳,在谢家女儿中排第五。

  这丫头一开口,其他人便都看向自己。

  真是不会说话啊!你就不能说我是变得“沉稳”了吗?

  “只是有些忧心二哥罢了。”陆骁骁随口扯了个理由。

  “也是,听说那贡院吃不好,睡不好的。”谢梓琳理解地点点头,又安慰道:“不过现下已是最后一场,后日二哥便出来了,六妹妹不用太过担心。”

  “以二哥哥的才学,肯定一举得中,六妹妹只管放宽心便是。”另一名少女也温声宽慰。

  陆骁骁抬眸看过去,是这家的三小姐,大房的谢梓瑜。

  “说的也是。”陆骁骁礼貌淡笑回应。

  “你看你起的话头,本来我这老婆子前两日刚放下的心又被提起来了。”

  谢老太太看着孙女,嗔怪一声,又紧接着道:“当年你父亲下场,我都没这般忧心过。”

  从语气就听得出来,她很是宠爱这个孙女。

  “像二哥这么年轻就中举的可不多。”谢梓琳哄着老太太。

  谢梓瑜笑着提醒,“你忘啦?顾二公子当年中举的时候可才15岁。”

  “我们又不认识顾二公子。再说了,有几个人能如顾二公子那般?”谢梓琳抿嘴一笑,“二哥若是明年春闱得中,不到20就是进士了呢!”

  陆骁骁听着两人的对话,并没有在意这顾二公子是谁,索性她也不感兴趣。

  “秋闱还没完,你们这说的好像琰哥儿已经中举了,中进士也是板上钉钉了似的。”

  谢老太太闻言也是一乐,看着几个孙女,又提醒道:“这话说出来哄我老婆子开心便罢了,去外面可不要乱说。”

  “孙女晓得。”谢梓琳一吐舌头,娇俏道:“可孙女心里真这么想的,也就跟祖母说说。”

  “祖母尽管放宽心,二哥哥学问好着呢!”陆骁骁出言宽慰,看着老人家甜甜一笑,心里却是长吁了一口气。

  我就不该起这话头。

  一旁一直未出声的谢梓璇眸光微闪,心里略讶。

  这段时间,她这个妹妹倒是难得安分,一直没来找自己麻烦。上回她挤兑完自己后,她就没再在自己面前出现过,这半个月都不见她人影。

  对于谢梓珞没来找自己麻烦,她也乐得清静。

  其实谢梓璇也知道谢梓珞不待见自己的原因,谁会喜欢自己父亲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呢?倘若在他们那个时代,她就是个私生女。所以,她并不奢望谢梓珞对自己友好相待,只希望往后两人能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而且,她心里也不想跟这小姑娘一般见识。

  毕竟,她内里是个成年人,怎么会跟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过不去?

  想起上次谢梓珞明理暗里挤兑自己的话,搞清楚原因后,她也是哭笑不得。她跟那赵公子根本就不熟,而且她觉得此人心术不正。谢梓珞现在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这小姑娘可别被哄骗了?她又觉得自己瞎操心,就算是为她好,对方也未必就领情,说不定还会觉得自己别有用心。

  算了,索性有父母管着,也出不了什么乱子。

  众晚辈请完安,闲聊稍许,谢老太太便命人传早膳。

  谢老太太端坐在上首,几位姑娘规规矩矩在下首坐着。

  一众丫鬟婆子鱼贯而入,捧着盆子帕子过来给主子们净手,而后一盘盘精致的菜肴端上来,伺候的丫鬟在一旁布菜。

  食不不言寝不语,吃饭得小口小口,嚼东西不能发出声响。离得远的菜肴更不可能伸长了胳膊自己去夹,得让身后伺候的丫鬟夹到面前的碗里,自己再抿着小嘴慢慢咽下。

  陆骁骁面色无异,举止娴雅的进食,但心里着实觉得这顿饭吃得有些难受。

  没办法,大户人家。

  天边已露出一抹红光。

  落霞院里,周氏正在慢条斯理地用早膳,丫鬟彩环拿了一封信件过来,请示道:“夫人。”

  “拿去烧了!”周氏重重搁下手中汤匙,面色阴沉,吩咐彩环,“他若是再敢往府里递信,尽数拦下。”

  “奴婢晓得。”彩环点头,又接着说道,“秀萍回话说,姑娘这段时日还是那般沉闷,却也没再提起一些不相关的人。每日就是看看杂书打发时间,还有,就是时常发呆。”

  “唉!”周氏叹气,面含担忧,“不知道珞儿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想明白。”

  “夫人放心,小姐虽年轻,但性子随您,一向聪慧,定能想通的。”

  “这段时间就让她先拘在府里吧。”周氏说完,似是想起什么,“今日去老太太那里请安,这丫头的性子”说到这里,她又忍不住浮起笑意,似是宠溺又似无奈,吩咐道,“一会让小厨房把温着的雪耳羹送过去,再拿些春丝卷和樱桃煎。”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