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秋瞑跟着丫鬟婆子,穿过无数曲折的回廊,才到了老夫人的院子。

  她俯身对着老夫人行礼,老夫人面无表情,并未示意她起身。

  约莫半刻钟的时间,老夫人才开口道:“昨日之事,你作何解释?”

  “祖母,孙女不知……”秋瞑低头敛眸,哆哆嗦嗦的吐出几个字。

  未等秋瞑说完,刘氏暴怒着打断了她:“你还敢撒谎,那王麻子都已经招了,就是你指使他祸害了我的仪容!”

  秋瞑听了这话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瞳孔,头摇的像拨浪鼓:“舅母,您在说什么呀,秋瞑听不明白。”

  刘氏指着秋瞑对着老夫人说道:“母亲,那歹人既已招认,就该把这对奸夫**沉塘!”

  秋瞑再开口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祖母,秋暝自幼长在青城,自来的这些日子喜鹊一直与我形影不离,孙女哪有功夫去结识些不相干的人呐。”

  喜鹊被秋瞑一点,立刻跪下回话:“回老太君,这几日表小姐确实未曾见过外人。”

  秋瞑见老夫人沉默不语,又装作镇定的开口:“祖母若还有疑,孙女倒有一计,不若就让那王麻子当面与孙女对质。”

  老夫人轻轻颔首,身旁的嬷嬷立刻会意:“来人,把那腌臜货带上来。”

  秋瞑又道:“且慢。”

  刘氏的声音又尖又利:“怎么得了,莫不是你心虚,想要反悔不成?”

  秋瞑看了眼老夫人,像是鼓足勇气才开口:“非也,喜鹊姐姐也说我并不识得那人,想来那人也未曾见过我真容,祖母不妨多使几个婢女,我们换上一样的钗环衣裙,就在这屏风后面,每人说一句话,王麻子在外头听声音指认一遍,我们从屏风后出来再认一遍,那王麻子既说与我有关,想必孙女的音容相貌必是不会认错的,若是两厢皆对上了,孙女任凭处置,绝无怨。”

  老夫人点了点头:“就依你所罢。”

  老太君指了近前伺候的喜春、喜莲、喜雨、喜鹊几个丫头。

  不多时,秋瞑跟着其余四人出现在屏风末尾。

  老太君点头示意陈嬷嬷将人带了上来。

  秋瞑隔着屏风看不真切,却也能听见屏风外头,细长的喘息声。

  几人依次说完。

  王麻子语无伦次指了好几次,最后指了喜春。

  几人从屏风后头走到前头。

  秋瞑出声道:“刚刚听声音还情有可原,如今我家小姐就站在你面前,总不会又指好几次吧。”

  王麻子本就心慌,被她这么一激,直接指了最圆润最丰满的喜莲,对,他想的既是富人家的小姐肯定是吃的好喝的好,才能养的如此体态。

  秋瞑见他指了喜莲,立马出声喝道:“你胡说,我跟小姐一直形影不离,你又是何时见过小姐。”

  “我没有,我没有,就是她约的我。”

  “你说你没胡说,那你可能说说我家小姐在何时何地约你见面,又说了什么?”

  “她……她是大半夜偷偷遣人来寻我,她说她是府上的秋瞑小姐,要与我行那档子儿。。。”

  “你是说小姐与你行了……”

  “是,是,还不止一次呢。”王麻子又自作聪明的接话。

  秋瞑绕过屏风进了内室,撩起衣袖,露出粉臂上一抹红点,说道:“如此,可能证明孙女清白。”

  老夫人顺势拉过秋瞑的手,一脸疼惜:“祖母知道,你受委屈了。”

  又对身侧的嬷嬷吩咐道“往后瞑丫头就住在我的院子里,有我老婆子在,任谁也欺负不了我的宝贝外孙女。”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傍晚时分下了一场大雨。

  王嬷嬷踩着夜色归来,喜春正给老夫人拆着发髻,王嬷嬷走过来自然的接过喜春手里的梳子。

  老夫人问:“如何了?”

  王嬷嬷回道:“才打了六十大板人就不行了,没让他说出些有的没的,一干知情的小厮丫头也都处理干净了。”

  老夫人听完一字一句的说着:

  “这些个儿丫头就算再上不得台面,身上也流着我崔家的血。

  这几年她越发的不像话了。

  只是为了对付个小丫头片子,便连自己个儿嫡亲的侄女也能搭上。

  我不求她什么,她却还想让整个国公府做她的垫脚石。”

  屋里安静的落针可闻,王嬷嬷也不敢随意接话。

  片刻,老夫人又自顾自的说:“或许瞑丫头……”

  s..book586082708842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姑娘她千娇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