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姑娘她千娇百媚 > 9.落水
  老太君闭着眼睛斜躺在榻上,有婢女跪在地上握紧了雕刻着花鸟的水烟袋,陈嬷嬷则站在她身侧捧着烟叶子,随时准备装烟,吹点火的纸媒儿。

  老太君一口云雾吐出,才开口:“秋暝那丫头是怎么回事儿?”

  陈嬷嬷恭敬回道:“表小姐今日被大奶奶逼着从角门进了府。”

  老太君嘴上埋怨,却是连眼睛都未曾睁开,接着道:“刘氏这个蠢妇,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心呐,说了多少次这丫头我留着有大用处……”

  她的话还没说完,喜鹊就从外头慌慌张张的闯进来:“不好了,老祖宗,四小姐将表小姐推进荷花池子里了……”

  老太君听完猛的睁开眼,又将那水烟袋狠狠地摔在地上:“果然蠢货的女儿也只能是蠢货,一天到晚被人当枪使。”

  待老太君赶到青玉院,秋暝还昏迷不醒,府上的大夫正在给她把脉。

  大夫见老太君,忙起身行一礼道:“表姑娘并无大碍,许是受了惊吓才会昏迷不醒,老夫开几副药,仔细调养几日便可。”

  一旁的崔仪容听了这话,立马攀起老太君的胳膊,眼睛里水盈盈的,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祖母,我没有…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

  未待她将话说完,老太君便一巴掌甩在了她脸上,冷声道:“还不滚去祠堂面壁。”

  原本还泪水盈盈的崔仪容猛的被抽了一巴掌,反而不哭了,只怒目瞪着床上的秋暝,发狠道:“祖母,明明是陆秋暝她自己跳进去的,我没错!我有何错?”

  床上的秋暝清醒着,或者可以说她根本没晕,她长在乡下自幼便会凫水,区区一个荷花池可淹不着她。

  那会儿,她才出了院子,崔仪容便从后面追了出来,屏退左右,质问她腰上为什么会挂着楚钰的玉佩。

  她记得是在回京的路上楚钰说她总是上蹿下跳,活泼的不似个名门贵女,可她本就不是。

  楚钰便取下身上的玉佩,挂在她的腰间,对她道:“女子环佩,动有文章,位执戒辅,鸣玉以行。”

  秋暝思及此,不欲于她争辩,转身要走,可崔仪容却伸手来抓她腰侧的玉佩,秋暝躲避不及,绳子也被她扯断,玉佩坠入了荷花池,秋暝想都没想,便跳进了池子。

  一切发生的太快,看在远处的喜鹊眼里,可不就是四小姐推了表小姐。。。

  时下已经入秋,京城的寒意更甚,池水也有些刺骨,可秋暝还是埋头再找玉佩,当她好不容易摸到玉佩,衣领却被人揪了起来,她抬眼一看这人不是楚钰又是谁?

  她怕被楚钰看穿,她是为了找他的玉佩才跳进池子里,赶忙闭眼装晕,楚钰抱着她,两人湿透的衣物紧紧贴在一起,她能感觉到楚钰炙热的皮肤,心里酥麻麻的,她从未和男子如此亲密接触过,此刻的脑子早已乱成一锅粥,根本无法思考。

  直到听到崔仪容的无能狂怒,床上的秋暝才“悠悠转醒”,她半掩着眸子,声音虚弱无力:“祖母,咳咳,您别怪表姐,她不是故意的咳咳咳…”

  “你!贱人!你撒谎!”崔仪容听了她的话气极,作势就要上来撕她。

  秋暝害怕的往后躲,这时楚钰已经换好了一身干净的衣物,径直到了秋暝身前拦住了催仪容:“四小姐,真是好威风!”

  老太君厉声道:“还不把四小姐带下去。”

  自门外进来两个仆妇,一左一右便将崔仪容架了出去。

  一场闹剧过后,众人都借着由头散了,房间里就剩秋暝一人,她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她才刚刚摸到玉佩还没来的及捞起来,便被楚钰抓了出来,看来今天晚上还得去一次荷花池。

  她正想着,手指却在被子里摸到一个冰凉的东西,她掏出一看,这不正是那枚玉佩么!

  是什么时候?

  是楚钰。

  他都知道了?!

  s..book586082708842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姑娘她千娇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