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姑娘她千娇百媚 > 2,初遇
  竖日,天还没大亮,秋暝就跟着大伙儿上了牛车,大坳山离青城镇算不上远,但乘牛车至少也要两个时辰,早点出发,趁日头没出来赶到集上也不会被晒得太难受。

  秋暝听着一旁的二丫叽叽喳喳唱着歌,牛车越颠簸二丫越快乐。

  二牛在一旁问她打算怎么去京城,二牛曾听路过的货郎说过徒步走到京城需要一年,若是雇马车就只需一月,二牛虽然没坐过马车,但也知道肯定不便宜,又说到如果能找到路过的商队、镖队捎上一程就是再好不过了。

  秋暝想了想:“二牛哥说的是。”

  随着日头渐大,马车也缓缓使进镇子,秋暝和二牛下了牛车付了车钱,二牛便带着她穿梭于巷子间去寻相熟的行脚商,只听那行脚商说道,若要雇马车进京少说也得三十两银子,商队大多是辗转各地买卖物什,等到京城没个一年半载肯定不成。

  秋暝听后有些失望,她不是没钱,相反她是非常有钱,锦娘去世前给她留了好些京城汇通商号的存票,有的是存物有的是存钱,但这些在青城镇都是废纸一张,无甚用处。加上之前王娘子给她的五两碎银,她身上能用的总共就只有十两银子和十几个铜板而已。

  秋暝刚想托他寻个商队,又听那行脚商道:“不过前两天有位要返京的公子托我寻个会洗衣做饭的婢女,那公子身边只跟了个随从,无需签卖身契,也承诺若是姑娘到了京城必定重金答谢,我观他周身气度不凡,像是个可靠的,若姑娘有意就先小坐一会儿,那公子的随从每日午时便会来。”

  秋暝不置可否,她在大坳村这么多年,别的什么都没学会,论起扫地洗衣她也算个好手,至于做饭,也就马马虎虎,勉强能吃,吃不死人。

  不过片刻功夫,外头一个身穿深蓝色圆领袍,脚蹬长靴,身材修长高瘦的男子打外边儿掀开帘子就直接进了堂屋。

  秋暝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人身材虽瘦,步子却稳,走起路来健步如飞,双手虎口处均生了厚茧,一看便是习武之人。

  那行脚商用手指了指秋暝:“这位姑娘也要去京城,我记得上次公子来是乘了马车的,这样约莫一月有余便能到京城了。”

  那蓝衣男子对着行脚商笑了笑,又看着秋暝道:“姑娘唤我习风即可,我家公子乃是京城汇通商号的大少爷,这次公子是来分号处理事务,临时匆忙出门,没来得及带小厮侍女,我们急着赶路沿途也不可能一直在镇上歇脚,公子嫌我做饭难吃,才想聘用姑娘一段时日。”

  秋暝看着习风,他比秋暝高出不少,却是一张带着些许婴儿肥的圆脸,眼睛干净又明亮,像极了涉世未深的少年,秋暝不由的信了他几分,但还是开口问他:“你说你们是京城汇通商号的,可有证明身份的东西?”

  “姑娘可是知道我家商号。”习风说着便从袖袋里掏出半个巴掌大的玉牌,递到了秋暝跟前。

  秋暝仔细的瞧了瞧,玉牌水色清透,泛着淡淡细腻的油光,确是上佳的美玉,而且上面汇通商号的字样与她娘给她的存票上印章一模一样,上面还篆了一个小小的楚,她曾听她娘讲过,汇通商号的掌柜好像是姓楚。

  可秋暝不知道的是,这玉牌其实是汇通商号今年改革后证明存货人身份的令牌,并非是证明当家人的令牌,因为纸质的存票不易于保存,才制作了这种玉牌方便来存号的王公贵族。

  习风见她没察觉到什么异样,暗自松了口气,心道这丫头果然只是听过商号的名头,不然就要露馅了。

  习风堆起来满脸笑意:“姑娘可是看好了,要是姑娘觉得没问题,我便带姑娘去见主子,姑娘能否同我们一块儿上路还需主子同意。”

  秋暝听这话,就是如果他主子不同意就不能带她了,她知道习风要找的是厨艺好的,她这粗陋的手艺不知道能不能入得了他的眼,万一有钱人的品味独特,吃惯了山珍海味还就好她这一口呢。

  秋暝心里有些忐忑,但还是决定去一趟。

  习风带着秋暝出了门,直奔了卖杂货的铺子,秋暝暗道不好,果然是要考教她的厨艺。

  这边秋暝还在暗自叫苦,后悔自己怎么没学到锦娘一星半点的好厨艺。

  那边的习风已经挑了几十斤精制大米,各种果脯蜜饯,糕点小吃装满了一麻袋,习风装模做样的摸遍了全身,才对秋暝开口道:“秋暝,我出门太急忘记带钱袋了。”

  掌柜的也一脸喜色的望着秋暝:“劳驾姑娘,九两二钱银子。”

  秋暝有些犹豫但还是付了银子,她想就算他的身份是假的,可那玉牌自己亲眼见过,总不能是假的吧,光那玉牌就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这人虽是个随从可也穿着体面,行事做事也有分有寸,有规有矩,总不能演这么大一出只为了骗她九两银子吧。

  可很快她就傻眼了,这人还真就是为了她那几两银子。

  习风扛着大包小包东西跟她并排走着,很快就带她出了城门往林子里去了,他边走边唠:“在我们京城一到秋天无论什么树叶全都会染上金黄色,可好看了,可一到冬天就又哆哆嗦嗦的全都落了,我也是第一次到南方来,才知道原来树也可以四季常青的。”

  秋暝跟着他走到了马车前,看着习风掀开车帘,把东西一股脑儿都塞进了马车,马车上还坐着个身着月白长衫的青年男子,男子鼻梁高挺,头戴玉冠,双唇轻启,双眸含笑的看着她。

  习风看她还在发呆,点了点她的额头:“看啥呢丫头,赶紧的上车,咱们启程了。”

  秋暝这才反映过来上当了!合着这俩人根本就是穷光蛋,把她当冤大头耍着玩呢!

  秋暝利索的爬上马车,把东西往车下搬,习风看她搬东西也急眼了,她搬下来,习风又搬上去,如此反复好几次,秋暝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扶着车门,习风还跟没事人似的,她瞪了眼坐在车里的人,又看习风:“你骗我。”

  习风又笑:“姑娘这是哪里的话呀,我都在那房梁上听了好久了,你只有十两银子,是到不了京城的,而我们有马车你有钱,咱呀这叫互帮互助、互利互惠。”

  秋暝气的跺脚:“你真是太不要脸了!”

  一刻钟以后,秋暝还是坐在马车里瞪着坐在她对面的白衣男子,启程了~

  s..book586082708841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姑娘她千娇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