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三国演义 > 第二十五回 屯土山关公约三事 救白马曹操

第二十五回 屯土山关公约三事 救白马曹操

  却说程昱献计曰:“云长有万人之敌,非智谋不能取之。今可即差刘备手下投降之兵,入下邳,见关公,只说是逃回的,伏于城中为内应;却引关公出战,诈败佯输,诱入他处,以精兵截其归路,然后说之可也。”

  操听其谋,即令徐州降兵数十,径投下邳来降关公。关公以为旧兵,留而不疑。

  次日,夏侯惇为先锋,领兵五千来搦战。关公不出,惇即使人于城下辱骂。关公大怒,引三千人马出城,与夏侯惇交战。约战十馀合,惇拨回马走。关公赶来,惇且战且走。关公约赶二十里,恐下邳有失,提兵便回。

  只听得一声炮响,左有徐晃,右有许褚,两队军截住去路,关公夺路而走,两边伏兵排下硬弩百张,箭如飞蝗。

  关公不得过,勒兵再回,徐晃、许褚接住交战。

  关公奋力杀退二人,引军欲回下邳,夏侯惇又截住厮杀。

  公战至日晚,无路可归,只得到一座土山,引兵屯于山头,权且少歇。

  曹兵团团将土山围住。

  关公于山上遥望下邳城中火光冲天,却是那诈降兵卒偷开城门,曹操自提大军杀入城中,只教举火以惑关公之心。

  关公见下邳火起,心中惊惶,连夜几番冲下山来,皆被乱箭射回。

  捱到天晓,再欲整顿下山冲突,忽见一人跑马上山来,视之乃张辽也。

  关公迎谓曰:“文远欲来相敌耶?”

  辽曰:“非也。想故人旧日之情,特来相见。”遂弃刀下马,与关公叙礼毕,坐于山顶。

  公曰:“文远莫非说关某乎?”

  辽曰:“不然。昔日蒙兄救弟,今日弟安得不救兄?”

  公曰:“然则文远将欲助我乎?”

  辽曰:“亦非也。”

  公曰:“既不助我,来此何干?”

  辽曰:“玄德不知存亡,翼德未知生死。昨夜曹公已破下邳,军民尽无伤害,差人护卫玄德家眷,不许惊忧。如此相待,弟特来报兄。”

  关公怒曰:“此特说我也。吾今虽处绝地,视死如归。汝当速去,吾即下山迎战。”

  张辽大笑曰:“兄此岂不为天下笑乎?”

  公曰:“吾仗忠义而死,安得为天下笑?”

  辽曰:“兄今即死,其罪有三。”

  公曰:“汝且说我那三罪?”

  辽曰:“当初刘使君与兄结义之时,誓同生死;今使君方败,而兄即战死,倘使君复出,欲求兄相助,而不可复得,岂不负当年之盟誓乎?其罪一也。”

  “刘使君以家眷付托于兄,兄今战死,二夫人无所依赖,负却使君依托之重。其罪二也。”

  “兄武艺超群,兼通经史,不思共使君匡扶汉室,徒欲赴汤蹈火,以成匹夫之勇,安得为义?其罪三也。”

  “兄有此三罪,弟不得不告。”

  公沉吟曰:“汝说我有三罪,欲我如何?”

  辽曰:“今四面皆曹公之兵,兄若不降,则必死;徒死无益,不若且降曹公;却打听刘使君音信,如知何处,即往投之。一者可以保二夫人,二者不背桃园之约,三者可留有用之身:有此三便,兄宜详之。”

  公曰:“兄三便,吾有三约。若丞相能从,我即当卸甲;如其不允,吾宁受三罪而死。”辽曰:“丞相宽洪大量,何所不容。愿闻三事。”

  公曰:“一者,吾与皇叔设誓,共扶汉室,吾今只降汉帝,不降曹操;二者,二嫂处请给皇叔俸禄养赡,一应上下人等,皆不许到门;三者,但知刘皇叔去向,不管千里万里,便当辞去:三者缺一,断不肯降。望文远急急回报。”

  张辽应诺,遂上马,回见曹操,先说降汉不降曹之事。

  操笑曰:“吾为汉相,汉即吾也。此可从之。”

  辽又:“二夫人欲请皇叔俸给,并上下人等不许到门。”

  操曰:“吾于皇叔俸内,更加倍与之。至于严禁内外,乃是家法,又何疑焉!”

  辽又曰:“但知玄德信息,虽远必往。”

  操摇首曰:“然则吾养云长何用?此事却难从。”

  辽曰:“岂不闻豫让众人国士之论乎?刘玄德待云长不过恩厚耳。丞相更施厚恩以结其心,何忧云长之不服也?”

  操曰:“文远之甚当,吾愿从此三事。”

  张辽再往山上回报关公。

  关公曰:“虽然如此,暂请丞相退军,容我入城见二嫂,告知其事,然后投降。”

  张辽再回,以此报曹操。操即传令,退军三十里。

  荀彧曰:“不可,恐有诈。”

  操曰:“云长义士,必不失信。”遂引军退。

  关公引兵入下邳,见人民安妥不动,竟到府中。来见二嫂。甘、糜二夫人听得关公到来,急出迎之。

  公拜于阶下曰:“使二嫂受惊,某之罪也。”

  二夫人曰:“皇叔今在何处?”

  公曰:“不知去向。”

  二夫人曰:“二叔今将若何?”

  公曰:“关某出城死战,被困土山,张辽劝我投降,我以三事相约。曹操已皆允从,故特退兵,放我入城。我不曾得嫂嫂主意,未敢擅便。”

  二夫人问:“那三事?”

  关公将上项三事,备述一遍。

  甘夫人曰:“昨日曹军入城,我等皆以为必死;谁想毫发不动,一军不敢入门。叔叔既已领诺,何必问我二人?只恐日后曹操不容叔叔去寻皇叔。”

  公曰:“嫂嫂放心,关某自有主张。”

  二夫人曰:“叔叔自家裁处,凡事不必问俺女流。”

  关公辞退,遂引数十骑来见曹操。

  操自出辕门相接。

  关公下马入拜,操慌忙答礼。

  关公曰:“败兵之将,深荷不杀之恩。”

  操曰:“素慕云长忠义,今日幸得相见,足慰平生之望。”

  关公曰:“文远代禀三事,蒙丞相应允,谅不食。”

  操曰:“吾既出,安敢失信。”

  关公曰:“关某若知皇叔所在,虽蹈水火、必往从之。此时恐不及拜辞,伏乞见原。”

  操曰:“玄德若在,必从公去;但恐乱军中亡矣。公且宽心,尚容缉听。”

  关公拜谢。

  操设宴相待。次日班师还许昌。

  关公收拾车仗,请二嫂上车,亲自护车而行。于路安歇馆驿,操欲乱其君臣之礼,使关公与二嫂共处一室。关公乃秉烛立于户外,自夜达旦,毫无倦色。操见公如此,愈加敬服。

  既到许昌,操拨一府与关公居住。关公分一宅为两院,内门拨老军十人把守,关公自居外宅。

  操引关公朝见献帝,帝命为偏将军。公谢恩归宅。

  操次日设大宴,会众谋臣武士,以客礼待关公,延之上座;又备绫锦及金银器皿相送。关公都送与二嫂收贮。

  关公自到许昌,操待之甚厚:小宴三日,大宴五日;又送美女十人,使侍关公。关公尽送入内门,令伏侍二嫂。

  却又三日一次于内门外躬身施礼,动问二嫂安否。

  二夫人回问皇叔之事毕,曰“叔叔自便”,关公方敢退回。

  操闻之,又叹服关公不已。

  一日,操见关公所穿绿锦战袍已旧,即度其身品,取异锦作战袍一领相赠。

  关公受之,穿于衣底,上仍用旧袍罩之。

  操笑曰:“云长何如此之俭乎?”

  公曰:“某非俭也。旧袍乃刘皇叔所赐,某穿之如见兄面,不敢以丞相之新赐而忘兄长之旧赐,故穿于上。”

  操叹曰:“真义士也!”然口虽称羡,心实不悦。

  一日,关公在府,忽报:“内院二夫人哭倒于地,不知为何,请将军速入。”

  关公乃整衣跪于内门外,问二嫂为何悲泣。

  甘夫人曰:“我夜梦皇叔身陷于土坑之内,觉来与糜夫人论之,想在九泉之下矣!是以相哭。”关公曰:“梦寐之事,不可凭信,此是嫂嫂想念之故。请勿忧愁。”

  正说间,适曹操命使来请关公赴宴。公辞二嫂,往见操。

  操见公有泪容,问其故。

  公曰:“二嫂思兄痛哭,不由某心不悲。”

  操笑而宽解之,频以酒相劝。

  公醉,自绰其髯而曰:“生不能报国家,而背其兄,徒为人也!”

  操问曰:“云长髯有数乎?”

  公曰:“约数百根。每秋月约退三五根。冬月多以皂纱囊裹之,恐其断也。”

  操以纱锦作囊,与关公护髯。

  次日,早朝见帝。

  帝见关公一纱锦囊垂于胸次,帝问之。

  关公奏曰:“臣髯颇长,丞相赐囊贮之。”

  帝令当殿披拂,过于其腹。

  帝曰:“真美髯公也!”因此人皆呼为“美髯公”。

  忽一日,操请关公宴。

  临散,送公出府,见公马瘦,操曰:“公马因何而瘦?”

  关公曰:“贱躯颇重,马不能载,因此常瘦。”

  操令左右备一马来。须臾牵至。那马身如火炭,状甚雄伟。

  操指曰:“公识此马否?”

  公曰:“莫非吕布所骑赤兔马乎?”

  操曰:“然也。”

  遂并鞍辔送与关公。

  关公再拜称谢。

  操不悦曰:“吾累送美女金帛,公未尝下拜;今吾赠马,乃喜而再拜:何贱人而贵畜耶?”关公曰:“吾知此马日行千里,今幸得之,若知兄长下落,可一日而见面矣。”

  操愕然而悔。

  关公辞去。

  后人有诗叹曰:“威倾三国著英豪,一宅分居义气高。奸相枉将虚礼待,岂知关羽不降曹。”操问张辽曰:“吾待云长不薄,而彼常怀去心,何也?”

  辽曰:“容某探其情。”

  次日,往见关公。

  礼毕,辽曰:“我荐兄在丞相处,不曾落后?”

  公曰:“深感丞相厚意。只是吾身虽在此,心念皇叔,未尝去怀。”

  辽曰:“兄差矣,处世不分轻重,非丈夫也。玄德待兄,未必过于丞相,兄何故只怀去志?”公曰:“吾固知曹公待吾甚厚。奈吾受刘皇叔厚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吾终不留此。要必立效以报曹公,然后去耳。”

  辽曰:“倘玄德已弃世,公何所归乎?”

  公曰:“愿从于地下。”

  辽知公终不可留,乃告退,回见曹操,具以实告。

  操叹曰:“事主不忘其本,乃天下之义士也!”

  荀彧曰:“彼立功方去,若不教彼立功,未必便去。”

  操然之。

  却说玄德在袁绍处,旦夕烦恼。

  绍曰:“玄德何故常忧?”

  玄德曰:“二弟不知音耗,妻小陷于曹贼;上不能报国,下不能保家:安得不忧?”

  绍曰:“吾欲进兵赴许都久矣。方今春暖,正好兴兵。”便商议破曹之策。

  田丰谏曰:“前操攻徐州,许都空虚,不及此时进兵;今徐州已破,操兵方锐,未可轻敌。不如以久持之,待其有隙而后可动也。”

  绍曰:“待我思之。”

  因问玄德曰:“田丰劝我固守,何如!”

  玄德曰:“曹操欺君之贼,明公若不讨之,恐失大义于天下。”

  绍曰:“玄德之甚善。”

  遂欲兴兵。

  田丰又谏。绍怒曰:“汝等弄文轻武,使我失大义!”

  田丰顿首曰:“若不听臣良,出师不利。”

  绍大怒,欲斩之。

  玄德力劝,乃囚于狱中,沮授见田丰下狱,乃会其宗族,尽散家财,与之诀曰:“吾随军而去,胜则威无不加,败则一身不保矣!”众皆下泪送之。

  绍遣大将颜良作先锋,进攻白马。

  沮授谏曰:“颜良性狭,虽骁勇,不可独任。”

  绍曰:“吾之上将,非汝等可料。”

  大军进发至黎阳,东郡太守刘延告急许昌。曹操急议兴兵抵敌。

  关公闻知,遂入相府见操曰:“闻丞相起兵,某愿为前部。”

  操曰:“未敢烦将军。早晚有事,当来相请。”

  关公乃退。

  操引兵十五万,分三队而行。

  于路又连接刘延告急文书,操先提五万军亲临白马,靠土山扎住。

  遥望山前平川旷野之地,颜良前部精兵十万,排成阵势。

  操骇然,回顾吕布旧将宋宪曰:“吾闻汝乃吕布部下猛将,今可与颜良一战。”

  宋宪领诺,绰枪上马,直出阵前。颜良横刀立马于门旗下;见宋宪马至,良大喝一声,纵马来迎。战不三合,手起刀落,斩宋宪于阵前。

  曹操大惊曰:“真勇将也!”

  魏续曰:“杀我同伴,愿去报仇!”操许之。续上马持矛,径出阵前,大骂颜良。良更不打话,交马一合,照头一刀,劈魏续于马下。

  操曰:“今谁敢当之?”徐晃应声而出,与颜良战二十合,败归本阵。

  诸将栗然。曹操收军,良亦引军退去。

  操见连斩二将,心中忧闷。

  程昱曰:“某举一人可敌颜良。”

  操问是谁。

  昱曰:“非关公不可。”

  操曰:“吾恐他立了功便去。”

  昱曰:“刘备若在,必投袁绍。今若使云长破袁绍之兵,绍必疑刘备而杀之矣。备既死,云长又安往乎?”

  操大喜,遂差人去请关公。

  关公即入辞二嫂。

  二嫂曰:“叔今此去,可打听皇叔消息。”

  关公领诺而出,提青龙刀,上赤兔马,引从者数人,直至白马来见曹操。

  操叙说:“颜良连诛二将,勇不可当,特请云长商议。”

  关公曰:“容某观之。”

  操置酒相待。忽报颜良搦战。操引关公上土山观看。操与关公坐,诸将环立。

  曹操指山下颜良排的阵势,旗帜鲜明,枪刀森布,严整有威,乃谓关公曰:“河北人马,如此雄壮!”

  关公曰:“以吾观之,如土鸡瓦犬耳!”

  操又指曰:“麾盖之下,绣袍金甲,持刀立马者,乃颜良也。”

  关公举目一望,谓操曰:“吾观颜良,如插标卖首耳!”

  操曰:“未可轻视。”

  关公起身曰:“某虽不才,愿去万军中取其首级,来献丞相。”

  张辽曰:“军中无戏,云长不可忽也。”

  关公奋然上马,倒提青龙刀,跑下山来,凤目圆睁,蚕眉直竖,直冲彼阵。

  河北军如波开浪裂,关公径奔颜良。

  颜良正在麾盖下,见关公冲来,方欲问时,关公赤兔马快,早已跑到面前;颜良措手不及,被云长手起一刀,刺于马下。

  忽地下马,割了颜良首级,拴于马项之下,飞身上马,提刀出阵,如入无人之境。

  河北兵将大惊,不战自乱。曹军乘势攻击,死者不可胜数;马匹器械,抢夺极多。

  关公纵马上山,众将尽皆称贺。

  公献首级于操前。

  操曰:“将军真神人也!”

  关公曰:“某何足道哉!吾弟张翼德于百万军中取上将之头,如探囊取物耳。”

  操大惊,回顾左右曰:“今后如遇张翼德,不可轻敌。”令写于衣袍襟底以记之。

  却说颜良败军奔回,半路迎见袁绍,报说被赤面长须使大刀一勇将,匹马入阵,斩颜良而去,因此大败。

  绍惊问曰:“此人是谁?”

  沮授曰:“此必是刘玄德之弟关云长也。”

  绍大怒,指玄德曰:“汝弟斩吾爱将,汝必通谋,留尔何用!”唤刀斧手推出玄德斩之。

  正是:初见方为座上客,此日几同阶下囚。未知玄德性命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s..book586052708819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三国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