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十二刀剑歌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毁剑,我也是点过头的

第二百六十一章 毁剑,我也是点过头的

  实在是出乎江逸预料的是,云清尘对于江逸的提议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的不舍与无奈,她只是低下头看了一眼静静躺在床榻上,无力反抗的云翎剑一眼,就只是一眼,她立刻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江逸,忽然笑了出来,非常好看,随后说道:

  “我听你的!”

  江逸知道云清尘那一眼其实是在记下云翎剑现在的样子,但是他更知道这根本就是无济于事,洗灵很粗暴,但是却不会在这扣剑的外观上留下任何痕迹,现在是什么样子,之后还会是什么样子,变化的只有云翎剑中的灵性,也就是那只纯白神鸟,会被砍削得只剩下根基,剩余的丁点不留。

  妖族族剑啊……对妖族总是意义非凡的,而江逸这么一弄,几乎就是要将这口剑上面所承载着的意义全部毁掉,只剩下一口与原来的云翎完全相似,却始终不再是同一口剑的另一口云翎。

  “……你真的想清楚了?”江逸犹豫了一下,毁去妖族的族剑,他不会有丝毫的后悔,只是害怕云清尘不明白这一举动对妖族会产生何种影响,便不由得再次确认道,“洗灵之后,它就不再是妖族族剑了,只是一口具有灵性的普通的剑。”

  “我知道,不过既然你觉得这么做对我有好处,你那我就听你的。”云清尘想也不想,在这件事上面展现出了极其违和的恬静气质,微笑道,“现在的情况,即便我带着原本的族剑回去,在金鹏族的蛊惑下,妖族也不会承认我的——他们甚至容不下我。我都已经这样了,那就只能待在你身边,难道这样你还会害我吗?”

  “……没有回头路了。”江逸缓缓点头,扭头避开云清尘平静的目光,轻声道,“龙渊,动手吧。白鹿盯着,不要出了什么差错。”他很难承受住云清尘这种目光,在虚幻的世界里,他没有办法去回应这样一种真诚的情感。

  云清尘也点了点头,退开一点。

  龙渊在半空中跃动了几下,有些兴奋,但是表现得也很谨慎,白鹿在一边盯着,如果有什么纰漏的话,它会负责补救。

  云清尘紧紧地盯着这一切的发生,从她做下决定的那一刻开始,现在眼前的这口云翎剑就可以说是已经死了,江逸动的手,她点的头,未来如果追究起来,两个人都脱不了责任,那时候山穷水尽了,好歹有个伴。

  可她终究是妖族的一员,她要看清楚族剑死去的全过程,然后才能迎接新剑灵的到来,到那时候,按照江逸的说法,云翎就将真正成为她的佩剑——只能由她一人驱动的佩剑,而不是什么妖族未来的王。

  眨了眨眼睛,龙渊好像变得有些虚幻了起来,锋刃凛然的边角处开始模糊起来,剑化作重重叠叠的虚影一般,云清尘使劲揉了一下眼睛,再去看,重影就更加严重了,一层火红色,一层水蓝色,还有一层淡青色。

  红色重影如火一般在熊熊燃烧毫不可侵犯,蓝色却如云川大海般轻缓的流淌着,那层淡青色的重影最是平静,没有什么异象,只是如同金铁一样,看去时仿佛在耳边铿锵作响。

  在望向白鹿,居然也是差不多的样子,只不过那层淡青色的重影在白鹿身上是一层雪亮,望之冰雪寒。

  一晃眼,在那红蓝色的三重影之外,好像又出现了第四重虚影,这次是透明的,光线穿透过去会有些微的扭曲,如是透明的火焰在跃动。

  渐渐地,那一重不可见的影子渐渐从剑身上分离出来,云清尘盯着那重影子看得聚精会神,江逸也很紧张,但是这种手段他也参与不进去,只能相信龙渊凭借自己的剑灵能够操作好这一切,不会出什么岔子。

  很快,那一重分离出来的透明影子缓缓钻进了云翎剑中,消失在了视野里面,江逸脑海中则突然感知到了龙渊的剑灵在云翎剑中左右寻摸的“视觉”。

  很奇妙的感受……

  闭上眼睛,江逸把全部心神沉浸到了那种无法说的感官之中。

  云清尘感受不到这些,她就只能盯着云翎紧张的看,是不是往白鹿身上瞥上一眼——看有没有什么异动。

  时间流逝,这一段时间好像过得很快,但又好像无比缓慢,度秒如年一般,不过一会儿的时间,云清尘就有些煎熬了,如果龙渊失手了怎么办?云翎剑就此彻底毁去,不会再有半点生机,而那时妖族与他们两人就是不死不休的关系。

  白鹿来得及补救吗?

  江逸的灵识跟着龙渊进入了云翎剑内部寻找剑灵,他们能找到吗?

  如果找到了,云翎必然是要反抗的,那个时候,云翎剑的垂死反扑,他们能不能安然无恙呢?

  龙渊在云翎剑内部能不能护住江逸的灵识?

  金丹境修士的灵识强度,能比过重伤的云翎吗?

  伤得再重,那也是流传了千百年之久的妖族族剑啊……

  不知不觉,云清尘两只手已经紧紧地攥了起来,轻咬着嘴唇,眼睛一点也不敢从云翎上挪开。

  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太多了!

  大概只是一刻钟,在云清尘感知里面却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

  啁——!!!

  一声哀鸣从云翎剑中颤抖着传出来,声音不大,甚至如果云清尘没有仔细去听的话,都听不见这一声极为隐约的哀鸣,嘶声力竭的,却没有丝毫气力蕴藏在里面,不是愤怒,更像是力竭了,临死前的哀鸣。

  她很敏锐地注意到了云翎剑在这时候微微闪烁了一下,和那声哀鸣是同步的,剑身这一亮,却迟迟没有黯淡下去,而是停驻了很长一段时间,光芒渐渐消散,黯淡成一片冷铁色。

  一团透明而又飘摇不定的火焰从云翎剑当中慢悠悠地钻了出来,重叠回龙渊的那三重重影里面,同时重影在一瞬间完全重叠回常态,又是那一口天青色的神剑。

  白鹿也是一样,微微闪烁一下之后,默默回归了常态,将重影收进刀身之中。

  “……”江逸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入眼就是云清尘关切的神情,不禁笑了出来,轻声道,“我没事,事情很顺利,云翎剑原来的灵性已经湮灭了,现在寄宿在剑身里面的,是一个新生的灵,你可以试着让它认主了。”

  “你……没事吧?”云清尘在第一时间关心的却不是云翎剑如何,而是江逸有没有在这场看不见的斗争之中受伤什么的,犹豫了一下之后,好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她扭头避开了江逸的眼睛,轻声问道,“云翎有没有伤到你?”

  江逸愣了一下,随后无声的笑了出来,这种事情的确像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云清尘会做出来的,印象在刹那间有些许重叠,但江逸使劲换了晃脑袋,这两个形象就又变得泾渭分明了起来——对一个人的情感就是只能对那一个人的,另一个人,即使长得再像,也不应该成为转嫁的对象。

  “没事,只不过花了些力气而已,无关紧要。”江逸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刚才在外面的交锋云翎剑已经败给我了,龙渊重创了它的灵,再来一次也是一样,对付一个重伤的灵,不会有任何意外。”

  “是吗……”云清尘低下了头,下意识地看向刚刚被她推到一边去的云翎,手伸过去抚上剑身,喃喃道,“那之前的那个云翎……”

  “已经不存在了。”江逸缓缓摇头,说道,“我杀了它,然后靠着它留下来的根基培养起了另一个灵。”

  龙渊很得意,在两人旁边晃了又晃,闪烁个不停。

  “不是你,是我们杀了它,我点过头的。”云清尘自然不会让江逸一个人背着这毁剑的的杀债,微笑着拨正他,道,“你不要忘了,到时候要是有别人问起来,这里面可有我的一份力。”

  “唔……好吧,既然你想的话。”江逸愣了一下,然后失笑的摇了摇头,说道,“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我先说好了,认下来了就别后悔。”

  “我不会后悔!”云清尘笑了起来,手放在云翎剑上,抬头望向江逸,询问道,“所以现在我还能感受到的这个剑灵是……”

  “纯洁的就像是一张白纸。”江逸笑着肯定道,“它现在会很怕,尤其是我还站在旁边的情况下,原先那个剑灵留下来的根基还是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大概是我给上一个灵留下来得的恐惧实在是太深刻了吧,现任都被波及到了。”

  “我大概能想象到你下手有多狠了,龙渊也是。”云清尘轻笑道,将自己的灵识探入剑中,果然立刻就感受到了一个温暖的意识小心翼翼的接触了自己一下,只是它很胆小,仅仅触碰一下之后就立刻缩了回去,半晌,才又伸出一点触角来搭在云清尘的灵识上面,磕磕绊绊的交流起来。

  她渐渐闭上了眼睛,沉浸在与剑灵的交流之中——这似乎是让剑灵认主的必然过程。

  江逸看着就得很有趣,同时有些疑惑,为什么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过程呢?

  而龙渊依旧沉浸在云清尘刚刚说它下手狠的话里面,并且引以为荣,半空中飘飘荡荡的喝醉了酒一样得意,直到被因为看不下去而扑上来的白鹿按在地上……

  s..book421162712283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二刀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