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十二刀剑歌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族剑

第二百五十四章 族剑

  远在百里之外的一处丛林里,一行人速度极快的在林间飞速穿梭着。茂密的丛林没有对他们的速度产生丝毫影响,一道道黑影闪过,看不清头脸,看不清衣着,如果有人在旁观看的话,一定分辨不出这群人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

  赶路赶在最前面的那人忽然停了下来,没有说话,只是手抬了一下,身后的一众人等就全部停了下来,等他发话。

  之前还有两三人远远缀在队伍的末尾,这时候也在三两息之间追了上来,来到这人面前单膝跪地,抱拳禀报道:“大人,我们去查了,目前还没有找到有如‘剑子’这名号在外行走的人。”

  “……没找到?蛛丝马迹总有吧?”那人闭上眼睛想了一下,语气有些阴寒,声音却是出乎意料的年轻,应当从青壮年之列,寒声道。

  “卑职……卑职无能,此人的名声也从未打听到过,比起一个真实存在的人,卑职更愿意相信这是一个完完全全虚构出来的人。”那人犹豫了一下,悄悄抬眼看了一下那人的脸色,虽然被一张黑面巾遮住了半张脸,但是就凭漏出来的两只眼睛,长于察观色的他也足够分辨出现在自家大人心情不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恶劣。念及此,他便将头垂得更低了,一副任凭辱骂的样子。

  “你是说……我们安排进人族的人,有人叛变了?”那人目光中射出两道阴冷的光,整个人气势陡然一变,沉重了许多,单膝跪在那人面前的两个探子脸上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背上就像是背负了两座大山一样,想起都起不来!

  “卑职以为……不会!”探子的头领顶着那人的威压,咬着牙说道,“我们许以重利才将他们招揽过来,人族即便发现,也不可能容下他们,现在不杀,之后也一定会杀,他们没可能再度叛变回人族。”

  “你有保险措施?”那人皱了一下眉头,好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威压放出来太强,便收敛了一些,说道。

  “有!卑职之前在与那几人接头的时候,曾给他们服下过兽化丹,虽然不足以令他们直接转变为妖族,但是人族也绝对容不下它们!”探子低着头再也不敢去看那人的眼睛了,只是抱拳,战战兢兢地急忙说道,“即便是被人族俘获,我之前也教了他们一套早早就被淘汰掉的暗语,来的书信中一向会附上这一点,所以,我们的内应应当都还忠心!”

  “是吗,那么剑子一事,你们打算如何解释?”那人松了一下紧张的气氛,淡淡道,“内应没有叛变,剑子也是子虚乌有,既然没有暴露,还有谁能诓骗他们?”

  “……大人,他们还能安然往外传递消息,不一定就是没有暴露啊!”探子想了一下,说道,这是大人的思维死角,一时之间没有想到而已,所以他只能提醒一句,不能直接代替大人把结论说出来。

  “你的意思是,对方正在利用我们的内应把我们当做鱼来钓?”那人眯起了眼睛,一点点的怒气便从眼底悄然浮现,一字一句道。

  “大人英明。”探子不再说话了,只是恭维了一句没用的话。他现在最好就是转身就走,大人要怎么安排都与他无关。

  “呵!看起来云清尘底气很足啊,几天前可还不是这样的。”那人冷笑了一声,攥紧了拳头,额上青筋暴起,怒极反笑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能给她这么大的底气?偷了妖族族剑云翎,就别想活着出去了!”

  周围顿时噤声,没有人敢接这话,这是取死之道!

  云翎,妖族族剑,能驱使它的都是妖族未来的帝王般的人物,之前这口神剑一直是被金鹏族把持着的,谁知道这只血脉不显的白狐却一不小心引动了千年未曾动的这口族剑,,还带着族剑逃离了妖族地界!金鹏一族不能承认这种王,当然要派人追杀。

  明眼人都能看得很清楚,无非就是金鹏族不能接受除自己组人外的王者统领自己,所以先下手灭掉这个未来的王罢了。只是这话不能说,大家心知肚明即可,从嘴上说出来谁说谁死!

  不过,那人说出这话来就没想过有人敢接,立刻下令道:“传令给壕城的那两个蠢货!被人骗了还不自知!赶紧重新制定一番计划,要是不成功的话,提头来见吧!”

  “是!”

  几名探子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赶紧退了下去。

  “云翎啊……”待几人走后,那人笑了出来,看了看自己腰间的佩剑,这口跟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年的天下少有的灵剑,此时在他的眼中忽然显得粗陋起来,远远比不上云翎,如果自己拿下了云清尘……

  他不禁浮想联翩起来,云翎剑他自己都还没有碰过,如果自己也被认可了呢?族中会不会认自己为王?到时候,那几个平日里欺弄自己的人……云清尘也可以不傻,自己看过她的画像,长相脱俗,画仙般的貌美中还带着些稚嫩,正是暖床的好人选,再长长开,想必也会是闻名妖族的美人……

  收收心,一切还得等到事成了再说。他使劲晃了晃脑袋,把一些旖旎的想法从脑海中全部赶出去,眼神瞬间变得冷冽,长出一口气。

  “赶路!明日早晨一定要入壕城!先让那两个内应拖延一段时间,我们明晚就动手!”他转头向者身后的人喊了一声,“务必低调行事,人族地界,没有我们妖族的立锥之地!现在,启程!”

  “是!”无比整齐的应答,十几人就好像是一人一样,沉稳务必。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自己在金鹏族中立命的资本啊。

  …………

  “江逸,你说他们什么时候会动手?”云清尘趴在床子边上看着街上的人流走来走去,今日进入壕城的时候就已经接近日落黄昏了,所以江逸就一直待在客房里面,没有丝毫出门的意思。

  云清尘离了江逸自己也不敢到人族的城池中四处乱逛,见江逸没有出门的意思,她自己也就只能闷在客房里面,看着窗外人来人去。

  “今日不会。”江逸盘坐在床榻上,闭着眼睛,想了一下,睁开眼看向云清尘,说道,“我们初来乍到,对他们了解不深,但是对于他们来讲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们需要了解他们才好动手,他们,也需要时间来了解我们的虚实。”

  “你们这算是配合上了?”云清尘挑了挑眉毛,转过头来看着江逸,一脸古怪,“现在都搞成不死不休的局面了,你们怎么还能在暗地里悄摸摸合作怎么弄死对方的?”

  “现在是我在单方面配合他们,不就是时间吗?我给他,只是在这段时间里面他拿到的关于我的信息,未必是真的。”江逸笑了起来,“他们觉得我们还没有发现他们,所以对我们难免就会有些松懈,而我们确实充满警惕,优势会越拖越大,为什么不拖呢?”

  “可是一直拖着也没办法啊?”云清尘歪了一下脑袋,说道,“就凭他们两个人的实力又留不下我们,就算加上城里那些伪装起来的妖族,那也不妨碍我们离开。”

  “所以他们在等,大概是等一个高手过来亲自解决掉我吧。”江逸笑了一下,很不以为然,“那会是一场苦战,而且……”江逸的话在这里顿了一下,他不知道有些东西该不该说,只是想了一下,这些莫须有的东西没有隐瞒的必要,还是如实说道,“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我们现在就跑?”云清尘眨了眨眼睛,提议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现在跑路,八十年后回来又是一条好汉!”

  “是十八年!”江逸哭笑不得道,摇了摇头,满心无奈,“逃是逃不了的,我总不能带着你逃一辈子,况且我的预感又不一定准,不管有什么事情,只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大不了……”

  江逸咬了一下嘴唇,小声道:“到时候我给你争取机会,你自己逃。”

  心软,他还是不能看着云清尘在自己面前被杀,即便这只是一个长得跟她很像的人。

  多少有点交情了啊……江逸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是不是被这个剧本给弄得太投入了,以至于有些恍惚。

  “你说什么?”他说的话云清尘却是一点都没听见,扭头就往江逸身边挪屁股,耳朵使劲凑过来,问道,“刚才说的声音太小了我都没听清!再讲一遍!”

  “没什么!”江逸一下子不耐烦地猛甩了下袖子把云清尘赶走,“去去去,看你的去!别耽误我想事情!”

  “哦……”云清尘又被驱赶回窗边,嘀嘀咕咕的看着江逸,小声嘟囔道,“赶人就赶人被,态度这么凶……”

  江逸也没听清云清尘说了什么,有些好奇,但是这种时候又不好意思拉下脸去问,便甩了甩袖子,把心中杂念全部压下,闭上眼睛继续想着该如何破局。

  至于云清尘,偶然一瞥间看见了楼下街道旁的一场纷争,心思立刻就飞下去了,趴在窗边聚精会神的看着,兴致勃勃。

  s..book421162712282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二刀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