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十二刀剑歌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奇怪的客栈

第二百五十二章 奇怪的客栈

  施施然走入城门,江逸带着身后四处张望的云清尘打算先街上走走,找个驿站落脚。

  身后的云清尘好奇极了,坐在龙渊上左看看右看看,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同时聚集在一个地方似的,街边叫卖着声称自己挖出了不世法宝的修士,路过的路人,脚步匆匆不知道要去干什么的行者,她都要赶着龙渊上去看一看,而且眼睛转往对方身后瞧,好像哪里有什么东西很稀奇一样。

  “把眼神收敛一下,你又不是没见过人,怎么这么一副刚从山上下来的猴子的模样?”江逸皱了皱眉头,一把把云清尘拉过来凑在她耳边小声道。

  “这些人不对劲。”云清尘眨了两下眼睛,传音道,同时嘴唇动了一下,但是根本没有出声。

  “有什么地方不妥吗?”江逸脸色一凛,变得阴沉无比,云清尘能看出来的东西他却看不出来,甚至还觉得一片正常,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实力退步太多了,居然连这个世界的云清尘都比不上。

  放开了云清尘,揣着袖子任由这野丫头四处乱逛,毫无礼节的东瞅瞅西瞅瞅,就差把街边行人的衣服都扒下来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异常了。

  他的脸上作出了很无奈的样子,嘴上要云清尘规矩一点,却无可奈何似的,自己的眼睛却也在四下瞄着,留神四周,偏偏没有半点不对劲,虚着眼继续向前走,一路上居然半点云清尘口中的不对劲都没有发现——这一路上确实有不少人留意了自己,但是这是正常的,镜台是一座秘境,进来的大家都是竞争关系,没有人会无视一个新的竞争对手。

  就算是原有的竞争对手,在遇见新人加入竞争的时候也多半会暂时放下纷争,转而试探这新人的虚实。

  “有什么不对劲,你看出来了吗?”江逸一脚跨入客栈的大门,一手拉扯着云清尘的袖子把她扯进来,悄悄传音道,同时朝着掌柜笑了起来,扔过去一个钱袋,“掌柜的,一间上房,另外,讲讲最近附近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近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客官不知道?”和星剑洞天时一样,经营客栈的掌柜是不知道从哪里雇来的普通人,手忙脚乱的接住钱袋小心翼翼地往里看了一眼,整张脸顿时笑得跟个菊花似的,皱纹愈发深邃,“小王,带两位客官去上房!天字七号!”

  看见掌柜的收下了钱袋,江逸便松了一口气,幸好这个剧本世界里面银两还是通行的,要不然没有钱的话在这个满是修士的城镇里面他真的能算是睁眼瞎。

  “来了!”一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人肩膀上搭着一块白汗巾就过来了,笑着一伸手,给江逸引路,“客官,我们走吧,小店也承包些客人的饭食,不知道客人要不要?”

  “要,到时间直接送到房里便好,我不太喜欢太过热闹的地方。”江逸扫了一眼下面热闹烘烘的酒桌,对那个小王说道。

  云清尘躲在江逸身后通红着脸拉了一下他的衣角,扭捏道:“那个……一间上房,我们两个……不合适吧?”

  “你说了这座城里的人不对劲,那我们就要小心一点,总不会错的。”江逸往后看了一眼云清尘,面不改色地传音道,“万一有什么事情,我也能立刻支援到你,总之,事有不协我们立刻就走,两间房太碍事了。”

  “可是……”云清尘扭扭捏捏的,脸红得像是要滴血,害羞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跟着我这么久了,还这么能害羞的吗?”江逸笑了一下,竟然直接把云清尘揽进了怀里,大笑道,同时悄悄传音,“配合演一出戏,不能在这里露出破绽。”

  “呀!”云清尘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人就已经进了江逸怀中,脸红得像是要烧起来,扭过脸去,两只粉拳握成拳头无力地敲打着江逸的胸膛。

  “两位关系可真好啊,怕是已经结成道侣了吧?”掌柜的依旧摆着那一副菊花脸笑着走了上来,拿出一枚小巧的钥匙放到江逸手上,“这是房间钥匙,请客官千万放好了,要是有丢失,换锁靡费会很麻烦,还要客官来承担。另外,客官刚刚想打听的事情,请待我整理一会儿,整理好了立刻给您送过去。”

  “知道。”江逸摆了摆手,拉着云清尘的手便上了楼,不再回头去看一眼。

  小王走在两人前面引路,掌柜的掂量了两下江逸递过去的钱袋,走回去放进柜台里面做好了标记,只有云清尘能看见,江逸在转身过去的一瞬间,脸色变得无比阴沉,阴云层聚,好像能滴出水一般,可怕得莫名。

  两人走进客房,江逸就像是不想看见小王那一脸谄媚的笑容似的,人家还赔着笑脸站在门外呢,他反手就把门砰的一下关上了,完全没有给他多说一句话的意思。

  只是没想到即便如此,那个小王居然还是不羞不恼,明明刚刚才被关在外面,可是在门外还是按规矩敲了敲门,轻声说道:“客官,日子不早了,晚饭一会儿就送到房里来,请客官不要把他们拦在门外了。”

  “知道了。”江逸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大踏步走进房内四下看了一圈,见到什么可疑的地方,又蹲下来仔细察看,隔着门回应道,“你回去吧,最近发生的大事……”他想了一下,说道,“晚饭不是送到我房里来的吗?就跟着晚饭一起送进来好了。”

  “知道了,我回去跟掌柜说。”听着小王回答的声音都能想象出这家伙一脸笑容的样子,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大概是他离开了。

  云清尘一屁股坐到床榻上揉着腿,不满的看着江逸四下搜寻着那些不一定存在的东西,刚想说话,变被江逸捂住了嘴:“唔……”

  “先别说话,他还在门口偷听。”江逸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给云清尘,同时传音道,“这间客栈里面的人也不对劲,这个小王就是,刚刚那样控制着声音一点点小下去来假装离开的方法可不是一般地方能学到的,就连脚步声都模拟出来了……呵!”

  云清尘立刻安静了下来,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盯着江逸默不作声。

  “我知道是因为这种法子我学过,当时觉得厉害得不得了,就特别喜欢用,只是现在一看……破绽百出啊。”江逸无声的冷笑了起来,回头看向已经关上的的房门,“当年既学了这本领,也学了怎么破解本领,我一直有个习惯……”

  “一般人,在没有必要的时候其实和凡人是差不多的,依靠耳朵与眼睛观察东西,但是我看人异象是先锁定其气机,要是那个小王修为比我高,那我还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可是他这修为……”江逸笑着摇了摇头,“现在就站在门口呢,被我们发现了都不知道。”

  “另外,那个掌柜的也不简单,我一开始以为掌柜的应该是个凡人,因为在一个秘境中,修士是不会静下来心来做生意的,只能从外界找来几个凡人把客栈这种东西把握好,可是……我先前碰到过掌柜的手,他的灵脉隐藏的很好,但是瞒不过我。”

  “那怎么办?”云清尘眼睛转了几圈,把江逸的手从自己嘴巴上拿下来,传音问道,“我们又不能直接戳破他,打草惊蛇可不好。”

  “他在偷听,我们给他他想听的东西就好了。”江逸满不在乎地站了起来,笑道,“听够了,他自己也就离开了。”

  “你说的简单……”云清尘一边用力的揉着腿,一边扭头看向窗外,小声嘟囔道。

  “做起来也很简单。”江逸笑道,忽然指着云清尘的腿问了一句,“你腿上的伤怎么样了?这几天能下来走路吗?”

  “我感觉骨头才刚刚长好,还有些脆弱,龙渊还是再坐上几天的好。”云清尘愣了一下,回答道,然后她想了一下,悄悄传音,“但是六个时辰之内,我可以动用全力而不影响伤势——你不用担心我的,妖族的身体比你想象的要强很多。”

  “那就好,这个房间我看过了,没有什么能监听我们的东西。”江逸点点头,蹲下身子从身边的桌子底下拈出来一个小小的贴纸一样的东西,伸手出窗户把它贴到了隔壁的窗边,说道,“剑子那家伙阴得很,什么事情在他手上都有可能,我们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唔……没你想象的这么严重吧?他在神通广大,还能预料到我们来的哪家客栈,住的哪间房?”云清尘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跟着江逸一起胡诌起来,“我看你就是太谨慎了,过于谨慎对你没好处,还是放宽心吧。”

  “你不懂,你没跟他交手过。”江逸严肃的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你的心就是放得太宽了,才会让你这么松懈!”

  “喂!怎么就到我身上了?谁叫你惹得他……”

  门口,一团模糊不清的黑影渐渐消失……

  s..book421162712282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二刀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