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十二刀剑歌 > 第一百五十章 他

第一百五十章 他

  冲锋……

  冲锋……

  冲……锋……

  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在所有的记忆中,他一直在不停地战斗着。从出生开始,战火纷飞,每天一睁眼就是连天的战火,血染红了眼前的大地,刀兵之声四处响起,他不知道什么是和平,他只知道,这样的的日子还会持续很久。

  厌了,倦了,战火就像是一只跟在后面不断追着他咬的狼,一次次的流亡,一次次的生死,他都已经麻木了,可战争的双方还在不知疲倦地你来我往的互相攻防着。听说,这是对方的一次侵略战争。

  不知道第几次逃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池,可这座城池里面的人也都是行色匆匆,他看见每一家每一户的门口都放置着一个小包裹,不用想,也能知道那里面装着的一定是吃的,这是随时都能逃走的意思。

  那么这个地方,大概也待不了多久。

  金银丝软,没有人带,在这个时代中所有人都明白的一件事情就是,金银已经不值钱了,食物和水才是真正值钱的东西。防线在一点点的向后倒退,下一次,又能逃到什么地方?

  他不想再继续逃了,他累了,他想……安顿下来,不是在某个具体的地方住下,而是,另一种更为踏实的安顿。

  于是,他参了军,并不是什么虚假的义愤填膺,也不是为了心里根本就没有的正义,他参军,上战场,就只是为了寻死。

  死,在这个时代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他是一个懦夫,每一次深夜,他都会在内心鄙视自己是个懦夫,现在,当他握住了手上的兵刃,将兜鍪戴在头顶上的时候,看着长枪上面的红缨艳丽如血,听着阵前的帅旗猎猎作响,他更会鄙视自己是个懦夫。

  死都不敢自己死,还要找敌人帮忙!

  但命运总是爱和人开玩笑,他一直都没有死成。在大大小小的不知道多少场战役中,他被分配到了不知道多少只队伍当中。他发现有些人就是为了那所谓的“正义”来参军的,这样的人不少,但是更多的人,是为了那一份足以让人活下去的军饷。

  于是,在每一次的厮杀中,有无数的新兵被战场上的杀气吓得软了腿,瘫倒在地上,直接失禁的也有,比较少——他们怕死。但他不会,他就是奔着死来的,可是他还没有死成,身边的人就已经死了大半了。

  他目睹了许多人,肚子上开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肠子不断地从肚子里面流淌下来,还拼命地捡起来想要再重新塞回去,然后,眼含着泪,使劲握着他的手说道……不想死。

  不想死,都不想死……弄得他连往敌人刀尖上面撞勇气都没有了。

  那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要么被敌人弄死,要么,弄死敌人!

  现在第一条路已经走不了了,他没那个胆子,但是第二条路,他已经不知不觉走出了很远。来呗,不就是死吗,他就是要跟那群家伙以命换命,反正本来就是想死,赢了,下次,输了,正好。

  可一旦认真打起来,心里憋住的那口气就全部放出来了。为什么他会流离失所?是因为眼前这群人。为什么他有家不能回?是因为眼前这群人!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要死?是因为眼前这群人!!为什么……为什么最该死的懦夫没有死,最勇敢的报国者却死得一干二净?还是,因为眼前这群人!!!

  窝火啊……

  那就杀吧!

  杀个天昏地暗!

  只要把他们杀干净……就能真正休息一下了!

  于是,他的世界开始一点点的被血色染红,长枪上面已经是血迹斑斑了,甚至,有些生锈。但是他毫不在意,坏了,就去换一把,盔甲裂了,缝缝补补再穿一阵,直到真正不能穿了,再换!

  长官说他在战场上就跟个疯子似的,但是从战场上下来,就变成了呆子。他也不管,只是坐在原地默默吃着发来的军饷。还有人,说他只有在杀人的时候会笑,他自己都没有听到过,可是那些人都说,自己在杀敌的时候笑得最欢,最疯,连自己人看了都害怕。

  那就让他们说去吧,他……只是来寻死的而已。

  无数年,寻死的年轻人变成了老人,其实也不算很老,只是……枪拿得有些不太稳了,步子,开始有些踉跄了而已。

  还能杀!他坚定地看着长枪,想道。

  就这样,无数场战斗,无数次战争,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终于,在一场不大不小的战役中,他的愿望达成了,他死了。好像是对手的高层直接出动了,他只是远远地看见了一个人影走上了天空,然后……手一挥,所有人就都死了。

  死亡的瞬间,本应该是解脱,他的心底却忽然涌现出了一股强烈的不甘。没杀够!还没杀够!

  但是,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记忆的最后,好像是……一声钟响。

  厚重,就像是大地一样,掠过了他的灵魂,传播向更远处。他这作为凡人的一生,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灵魂的存在。

  再之后,没了记忆,戛然而止。

  他,变成了——它。

  浑浑噩噩不知几多秋,他死了,却还是在世间徘徊着,彷徨着,不知该去往何处,一切……都交给了本能照看着。

  直到……那熟悉的钟声再一次响起,终于唤起了他那一点点残存的意识,死之前最炽烈的情感被毫无意外地保留了下来,本能被压制下去,全身上下都只充斥了这一种情绪,而且……保留着这种情绪的,不止他一个!

  长官也还在……

  更好了!

  身体习惯地听完了长官无意义的嘶吼,身体习惯地向着长官冲过去的方向冲过去,仿佛身体自己就知道敌人在哪里一样,它们只需要,杀戮!朝着身体本能所指向的敌人杀戮!

  前面挡着两个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就躲开,只要不妨碍,那就没有必要理会。

  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战争,再一次开启了杀戮!

  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想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腐烂的肉体撕裂开来,拖着残缺的双脚飞奔着,它露出了一个像是狂笑的表情。

  杀!

  s..book421162712271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二刀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