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十二刀剑歌 > 第五十六章 江天挽

第五十六章 江天挽

  吼——!!!

  一道光柱几乎是在零距离释放出来的,瞬间便将江逸整个人淹没在了里面。碧水元螭这是用自己一只龙爪来换取此招必中,显然是已经对江逸恨之入骨!

  紫府境的妖丹它锤炼了不知多少年,今日一晋,却马上不得不破碎妖丹用以保命。它怎能不恨!

  “师父!”秋水寒看着江逸的身影湮没在这道龙息中,不由得低声叫了出来。

  “我掐着呢!再等等,现在拉他出来就真的失败了!”女子同样叫道,纤弱苍白的掌间浮动着幽绿青光,已然在身侧张开了一道细小的空间裂缝,只需一划就能将其扩充成一个空间通道。

  说的虽然是胸有成竹,但因为隔着一面水镜的缘故,先前留下的力量也被江逸化为威压释放殆尽,她也只能看到画面,什么也感受不到。只能通过血衣楼那枚银质小剑上的布置模糊的感应着江逸生命气息的强弱,所以她和秋水寒同样的忐忑不安。

  还是太困难了吗……女子轻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好像有一丝后悔的意味,毕竟是丹药强行拔起的金丹境第七重,哪怕是劫后虚弱的紫府境,也是几乎不可战胜的对手,是不是太勉强他了……

  这次之后,给他安排一个正常难度的任务吧……

  并指一划,原本只有一指来长的空间裂缝彻底张开,不够一眨眼就成了可容一人通行的通道,光焰从通道内溢出,但用不了多久就自行消散开来,女子伸出手想将江逸从水纡泽中拉出来,却愣了一下。

  为了不惊动星剑宗的仙人,这道空间通道从一开始就只能打开一瞬,现在这仅仅一瞬的机会就因为女子这么一愣神,消失了。

  “师父……”秋水寒惊诧道,“刚刚是……”

  “嘘——”女子突然笑道,食指抵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向水镜,“注意看。苍鹰的手段比你想得要多,就连我也给他骗过去了。这可是真真正正的置之死地而后生。”

  “什么?”秋水寒也是一愣,目光投向水镜。

  水域泽畔,龙息引起的巨大声响几乎覆盖了整个云涡内部,甚至在云涡之外的云清尘都能够隐约听见。若有常人置身云涡中,就会看见宛若实质的滚滚声浪席卷而来,直逼人双耳失聪才算罢休。这是碧水元螭付出了平生功力的一击,声势当然浩大,然……

  咔……

  一声像是玻璃破碎的声音自音浪中传出,这本应该淹没与声浪中的响动偏偏清晰地传入了碧水元螭的耳朵里,紧接着,天地轰鸣!

  轰!!!

  灵力纠缠着刀剑气席卷而出,竟生生逆着那道龙息将它横推了回去!水纡泽上千层浪高,宛如一道幕布升起百丈。碧水元螭再添一新伤,惨叫一声便倒飞而出,砸落在湖面上,湖水都来不及合拢,露出下方的岩床。

  江逸用龙渊支撑着身体强行站了起来,左肩上是一道尺余长的血口,粘稠的暗红血液冒着泡自伤口里涌出来,现出一片血肉模糊,染红了半边身子。而他的前胸便是一片可怕的焦黑,伤口边缘翻卷而起,裸露出下方的骨骼。

  “要人亲命啊……”江逸咧开嘴笑了出来,脸突然涨红,又吐出一口血来。

  石室中,秋水寒瞪大了一双明眸,全然没了平日里漠然冰冷的姿态,不敢相信。

  “他自爆了自己的金丹!”秋水寒一眼便知刚才发生了什么,惊叫道。

  “不是金丹,是虚丹。看来是扶云金丹给予的灵力与他自己的灵力品质相差太多,就像是是油与水会很自然地分离一样,这部分灵力被他剥离了开来。”女子也终于缓了一口气,笑着补充道,“他还真敢啊!但就论扶云金丹可是拥有着相当于金丹五重的灵力,我还没见过有谁重伤了还敢把它引爆的。”

  “但他敢,”秋水寒不由得生出一丝佩服,微笑道,“他不但敢,还成功活下来了……”

  “是啊,不过以这状态,估计就只有一招之力了。”女子笑道,“这一招后不论成败,他都是我八方御宇阁的人了!”

  话虽如此,江逸却全然不知,所以这一招于他而,不但定胜负,而且定生死!

  他还没准备死在这里!

  “虽然还差那么点灵感……”左臂已经彻底失去力量了,江逸尝试着将它抬起来却失败了之后,他苦笑道,“只能强行用上一次了,趁着力量还有剩余……”

  右手一伸,无数灿金光点自腰间刀剑令中汹涌而出,在他手上汇聚作一口天青利剑,上映三尺龙影,隐约间可闻大河奔流声,龙吟轻啸声。江逸眸光若剑,看着远处的碧水元螭,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刀剑诗的下阙,是要自己来编写的……

  一身冲霄的剑气在刹那间尽数内敛,他一身光华瞬间失散,整个人透出一股质朴的气息,大工无锋。灵力封住鲜血外流,他自己浑身骨骼都开始颤栗,这是身体达到极限的状态,再这样下去,他的身体就要垮掉了!

  下一刻,江逸蓦然睁开了双眼,一声轻啸。

  “江天挽!”

  身与剑在瞬间同时失去了踪影,碧水元螭瞪大了仅剩的那只眼睛,却只见一道金色的剑丝横亘于视野中,如将天地双分,宛如江天交际的一线……

  …………

  石室中,秋水寒看着自己的师父,寻求一个解释。

  “嘿!人家这么辛苦,哪有让他空手而归的道理?”女子掩嘴笑道,“我可是很久没有看到这么精彩的战斗了,给点赏钱总不过分吧?总不能让他过了我们的入门考核,却过不了星剑宗的入门考核不是?”

  “好好好,师父你都对,就是这事不太好解释……”秋水寒颇为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又不用你解释,担心什么!”女子毫不在意地一摆手,笑道,“虽然只是我们的入阁考核,但该给的报酬还得给。这样,你去把……”

  战场之外,云涡消散的那一刻云清尘便冲了上去,剑子紧随其后,只有老赵不明白这两个人这么着急干什么而慢了半拍,落在最后。

  水纡泽的中心已经没了任何生命迹象,只有到处都是的坑洞与沟壑纵横的地面昭示着这里先前有一场激烈的战斗。鲜血遍地,已经将土壤都浸染成了一片暗红。碧水元螭的尸体就躺在岸边不远处,身首分离,伤口截面如镜般光滑,只在一边散落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玉质碎屑。

  剑子瞥了一眼旁边长出一口气的云清尘,还是冷着脸:“安心了?”

  “安心了!”云清尘重重一点头,笑了出来。

  s..book421162708711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二刀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