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十二刀剑歌 > 第二章 学书

第二章 学书

  “赤练,过来吃饭了。”院子外面太阳缓缓升上来,江逸将一个铁碗放到了狐狸面前,笑道。

  而那只狐狸只是把头从蓬松的大尾巴里抬起来,瞥了一眼碗里头那颇为寒酸的饭菜,便又埋了回去。脸上不加掩饰地尽是嫌弃,还有几分不满。

  赤练是个什么破名字,你才叫赤练……

  赤狐满心的不爽,开始盘算着什么时候去偷点带油腥的东西来吃。

  “不吃哦……”江逸又蹲着看了一会儿,失望道,把铁碗向前一推,“那我就把东西放这儿了,你什么时候饿了再吃吧。”

  说完,江逸便站起身走进了屋里。其实这碗里的菜都是新做的,江逸的家里还真没有剩菜的习惯,这可是母子俩特意剩下来的。所以,在饭菜彻底馊掉之前,他大概是不会再换的了。

  不一会,赤练看着江逸在屋子和院子里到处走进走出,过了一会儿,在房里叫道:“娘!我那柴刀你给放哪儿去了!”他里里外外找不到干活要用的工具,再不出门的话,今天的活就要干不完了。

  “哦,我收起来了。”楚青萍像是才想起来一样,一拍脑袋,转身进了屋里,但不过片刻就又走了出来,递给江逸一本有些旧了的书,说道,“喏,拿好。你那柴刀我给收起来了,以后每天早上你就带着这个出门就行——你以后可以起晚一些了。”

  “……哈?”江逸翻了翻书,一下愣在了原地。

  “哈什么哈!十二岁了总不能还是个文盲吧!”楚青萍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拍在江逸头上,大声道,“城西的蔡先生年初就开了家学堂,早就想送你去了,这不钱才刚刚凑够嘛。”

  “我认字儿啊!”江逸不服道,“您从小教我的您忘了?那里就文盲了。”

  “我能教你认字儿,我还能教你经史子集吗?我又不是不想省下这笔钱,但有些东西就只有蔡先生那种讲过学的人才能教你。”楚青萍叉着腰,训道。

  “这……”江逸却对这些毫不关心,只是问道,“花了多少钱?”

  “……”楚青萍一时语塞,看了看江逸又看了看地板,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有些心虚地说道,“十二两银子,管一年。这还是算上你上晚了便宜了点儿的价……”

  “家里哪儿来这么多银……” 江逸瞬间激动了起来,问道,只是话刚出口他便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也霎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你去借债了?”

  “这不是蔡先生在催了嘛……”楚青萍有些心虚,但又马上据理力争道,“这不都是为了你嘛,十二岁了还没正经读过书,你说像什么样子。”

  “不行!我去找蔡先生把钱退了。”江逸把书揣在怀里拔腿便向外走去,却又被楚青萍拉住。

  赤狐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屋顶上,看着这一出闹剧,打了个呵欠。

  江逸最终还是拗不过楚青萍,带着书到了蔡先生家里。他打开门时,一个大房间里原本的喧闹瞬间就被一片寂静所替代。数十双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江逸,在这里念书的多半是富贵之家,所以大多数穿的都是锦衣。江逸这一身粗布短打出现在门口倒显得有些突兀了。

  “别在门口站着,赶紧进来寻个位子坐了。”蔡先生倒是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见他站在门口不动,便微笑着说道,“字可识得多少?”

  到底是读过书的人,不过问候几句便让江逸如沐春风的舒服。他赶紧寻了个位子坐下,旁边那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却像避瘟神一样的走了开去,仿佛是有什么脏东西一样。

  不过江逸也不在乎那些人怎么待他,他自己一个人学便是了。于是他也笑着答道:“以前在窗外也偷听过一些,字都认得,就是不懂是什么意思。”说这话时,他颇为不好意思地微红了脸,就好像是占了先生什么天大的便宜一样。

  “那还好,不算落下太多。”蔡先生倒是丝毫不介意他偷听的事,只是捋这长须笑道,“放学了,就留下来一会儿。我帮你把那些不懂的再给你讲讲。”

  “谢谢先生!”江逸一愣,喜出望外地用力鞠了一躬。

  …………

  一天学书下来,也没有一个人近前来同江逸打招呼。不过这样他也闲得自在,先生讲的东西他都已经全部记清楚了,看一眼窗外的斜阳,该离开了。

  黄昏较之平常的更为阴暗,街道上吹起几缕冷风,下雨了……

  江逸站在街道中央,感觉到几点冰凉的雨丝打在脸上,便匆忙将书本——那是他目前有过的最珍贵的东西——揣进怀里,左右看看,想找个能避雨的地方。

  “喂,前面那个!想避雨吗?过来吧!”身后传过来一个与他同样有些稚嫩的声音,语中尽是好意,但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让他不太舒服。

  可是避雨要紧,若是他淋雨生了病,那家中就又要多添一笔花销,他已经负担不起了。所以江逸想都没想就向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小跑过去,拐进一个巷子里。

  “江……逸,是叫这个名字吧?”江逸一进巷子就看见已经有三个人站在那里,全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笑,为首的那一人更是阴笑着问道。

  “是,又如何?”江逸就知道没有好事,但从小砍柴为生的他自恃真要打架也不会输,于是右脚后撤一步,细眯起一双眸子紧盯着他们。

  这三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家伙他刚才才在蔡先生家中见到,所有人都与这个小团体保持着距离,一猜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

  “没,只是好奇罢了。”一人怪笑着,走到江逸近前看着他的眼睛,语气突然变得无比轻蔑,“我见过你的妈妈给我们家里洗衣服。一个下人的孩子,谁给你的胆子和我们坐到一起?也不想想自己配不配。”

  江逸不用想也明白了。他们的意图太明显,就是来找麻烦的。

  “总比你们这些成天混吃等死的公子哥配。”江逸报之以更轻蔑的笑容道,“不过是一些旁系子弟就这样出来炫耀,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狗仗人势。”

  “找打!”江逸这一番话无比精准地戳中了这三人的痛处,马上就有一人恼羞成怒地挥拳打了过来。

  江逸眼一凝,几乎是在同时就做出了反应。他侧身一避,那人的拳头便直直地擦着他的胸口冲了出去,江逸再将手搭在那人的手腕上,用力一握,身子一转便将他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论家世背景江逸当然比不过他们,但若论力气,经常在深山里砍柴的江逸可是有着不输寻常承认的自信。

  “再来?”江逸又看向余下的两人,戏谑笑道,勾了勾手指。楚青萍所教他的以礼待人,可不包括无条件的忍受。

  “啧,一起上!”为首的家伙犹豫了一下,喝道。

  江逸神色一沉,并未直接出手,而是径直从那冲过来的两人中间穿了过去,在转身推出一掌,便将那两人推了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上。

  三人在这小巷中扭打到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起,狭窄的空间容不得太大幅度的动作,但于这几人也是无需考虑的事情,因为说到底,这场架双方还是毫无章法地抡拳头罢了。

  江逸很快就被一个人架住,动弹不得。

  另外两人脸上都是淤青红肿,恨恨的看着同样一副惨状的江逸。为首的那个孩子走上去在江逸肚子上用尽全力打了一拳,如报仇雪恨一样的长出了一口气,笑了出来。

  这一拳打下来倒让江逸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错了位一样,除了剧痛还有一阵阵的恶心。身后那人手一松,他便倒了下来,重重地摔到地上,捂着肚子痛苦地蜷缩起来,宛如一只大虾。

  “你有本事再叫啊!”那人却好像还不解气似的,又在他身上用力踢了一脚,怒道,“之前不是挺能叫的吗?怎么不叫了!”

  江逸一下被踢了出去,嘴角渗出一点血丝,一声没吭。

  看他没有反应,三个人便围上来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江逸几乎习惯了这种剧痛,只蜷缩在地上,紧紧地护着怀里的那本书。

  “把他拖到路中间,让来的人都看看。”末了,那人向他的两个跟班吩咐道,狞笑起来。或许正因为年龄不大,他们才能如此的肆无忌惮。

  雨越下越大,江逸就这样被拖到了道路中间的水洼中,浸湿了一身的麻布衣。那三人打起伞便离开了,有各自上来补了一脚,吐了一口唾沫,才算完。

  江逸试着从地上爬起来,可腹部传来的剧痛又让他一下摔了回去,剧烈地咳嗽起来。

  “……没事吧?”一只白嫩的小手伸到他面前,宛若银铃清响般悦耳的声音也在他耳边响起。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却见是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孩儿站在自己面前,与自己相仿的年纪,一头银白色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至腰间,一湾琥珀似的秋水剪瞳闪烁着别样的光,好像是万里山川秀气尽在其中一样。蓝绿色的仙裳穿在身上,如同画中走下来的人一样,飘然若仙。

  江逸不由得看呆了,那小女孩儿见他没反应,不解地歪了歪脑袋:“嗯,怎么了?”

  “没,没事”江逸慌忙站了起来,只是并未去搭那女孩儿的手,自己爬了起来,脸上一片通红。而直到这时他才反应了过来,眼前站着的这个女孩子,在这场瓢泼大雨中并未撑伞,却是干干净净的!

  “我叫云清尘。你叫什么?”小女孩见他站起来,便开心地背过手去,笑问道,“我以后就住在这里啦,能和你交个朋友吗?”

  “啊,可以……我叫江逸。”江逸涨红了脸,小声道。

  “干什么呢,清尘。”突然又一个声音横插进来,却如同万年玄冰一般冰冷得仿佛不带一点情感,“走快些,不要和无关的家伙搭话。”

  “知道了师姐。”云清尘嬉笑着,点头应道。

  江逸只见一冷艳女子从身后走来,在看见她的一瞬间,如坠冰窟的彻骨严寒。

  “……天赋不错。”那女子瞥了一眼一身脏兮兮的江逸,大致也能推出先前发生了什么,随口道。然后,像是心血来潮一样,明明与

  江逸还隔着五尺的距离,却丹唇轻启,送了一句话到他耳边。

  江逸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想再追问些什么,可那女子也不做停留,径直离开。云清尘在笑着向她告别后也跟了上去。

  大雨中,两道人影渐行渐远,下一秒便消失在了雨幕中。只留下江逸在雨中愣愣地看着。

  (本章完)

  s..book421162300352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二刀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