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十五个大佬对我感恩戴德 >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完全不知道自己又多了一个“男朋友”的白舒,此时正蹲在地上看着7号目标发愁。

  止血药剂的效果一如既往地逆天,他身上的伤口已经止住血了。但是,他伤得非常严重,四肢像是被人暴力折断的,胸口还被利器穿透过,可以想见,体内脏器尤其是心脏已经破损。

  这一看,就是仇杀啊。

  不过在浊日星,发生这种事情似乎也不奇怪。毕竟这里多的是罪犯,虐/杀个把人再正常不过。

  从伤口凝固的血液和地上的痕迹来看,他应该不是刚刚受的伤,也不是被这群罪犯所伤,而是被人弄伤了之后丢到这里。

  意图嘛,应该是让他被羞辱一番再痛苦死去,顺便掩盖真正凶手的痕迹,嫁祸给街头罪犯团伙?

  白舒一边猜测,一边皱起了眉头。

  这个人她也是不认识的,不清楚他是不是异能者。如果是的话,异能者格外顽强的生命力应该能撑下去,慢慢恢复。不是异能者的话,感觉还是要死啊。

  他死不死的她其实不太关心,但要是他死了,任务就失败,奖励就没有了,那她不是白出门忙活一趟?

  不能让他死,系统又没说任务完成,那就只能等了。然而这里随时可能出现危险,她得等到什么时候?

  唉,真麻烦。

  在她身后,地上浑身着火、满地打滚的罪犯们已经扛不住了,纷纷朝着高临痛哭流涕求饶讨命。

  高临是接受严格教育的帝国军校生,不是滥杀无辜的罪犯,出手本意是保护白舒不让她受到伤害,并显露实力震慑众人,并无意杀人。

  他收手撤了火焰,冷喝一声:“滚!”

  混混们捡回一条小命,哪还敢多待,纷纷拖着烧得半焦的身体连爬带跑、屁滚尿流地滚了。

  高临这才眉头紧锁地走向白舒。

  随着他的走近,白舒立刻感到了一阵热意。

  刚刚使用过异能的火系异能者,灼热气息尚未平复,周身翻滚的热意和冷峻的脸色、锐利的目光一起,形成了更强大、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蹲在地上的白舒一脸痛苦:好热,难受,能不能别过来?

  高临不顾她的意愿在她旁边站定,手指一动。

  一束火苗突兀升起,悬在空中,微微摇曳,照亮了这个角落。

  白舒:……好方便,羡慕了。

  高临锐利的视线扫过蹲在地上的女孩,落在她面前昏迷不醒、血肉模糊到辨认不出面目的男人身上,沉声开口:“你今晚出来的目的,就是救这个人?”

  白舒想了想,没有狡辩的借口,这人也不是好糊弄的,于是干脆地承认了:“对。”

  高临又问:“你认识他?”

  白舒老实地摇头:“不认识。”

  高临突然深呼吸了一口气,结实胸膛猛地起伏了下,然后语气冷沉了几个度:“所以你晚上独自出来救一个陌生人?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如果不是我出手,你的下场可能比他还惨!”

  白舒:“……”

  她被训懵了。

  这严厉训人的口吻,不知怎么的,突然感觉自己在听教官的训斥,不禁有点头皮发麻。

  高临浓眉紧锁,继续语气严厉地教训:“浊日星的危险,教官已经强调多次,昨晚还有数起血淋淋的例子,你竟然没有产生丝毫警惕,该说你对自己的实力过分自信,还是不知死活?”

  白舒:“…………”

  她流着热汗默默听训,不敢回答,也不敢擦汗。

  没想到高临平时冷峻阴沉,训起人来这么暴躁的,还这么热……话说苏洛是怎么忍受过来的?

  哦对了,她有水系异能,可以自个儿凉快。这么一想,他俩真是绝配啊。

  高大严厉的男人居高临下,冷眼训斥,毫不留情,气势全开。

  纤细娇小的女孩蹲在地上,被训斥得低头,不敢说话,状似知错。

  像是大人训小孩。

  画面真是有点诡异的。

  高临收了平时训斥队员的口吻,吐出一口浊气,缓和了语气:“既然救完了人,就跟我回去。”

  白舒默默松了一口气,抬手擦擦额头,甩下来一串晶莹的汗珠。

  她看了一眼地上生死未卜的7号目标,犹豫着开口:“还没救完……”

  高临刚刚舒展开的浓眉又拧了起来:“难道你要在这里等他醒来?”

  白舒下意识反驳:“要不然呢?丢他在这里等死?”

  说完对上他一双冷沉金目,又觉气短——所以说拿人手短受人恩惠什么的,之前还能理直气壮怼人的白舒,经过刚才人家确确实实的援手相助之后,就不太好拿臭脸对人了。

  她补救道;“咳,我是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都救下来了,就帮忙把他伤情处理一下,再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吧?”

  高临闻言本来是不赞同的,却突然想起了历练森林中,自己伤重昏迷之后被她救助的事情。

  救他如此,救一个陌生人也如此,她是单纯的善心?助人为乐?

  他心情有些复杂,不过没再说立刻回去的话,而是在一边蹲了下来,算是默认了她的做法。

  白舒见此心中一松,又赶紧往旁边挪开两步,远离体温过高的火系异能者,并把位置让出来给他。

  高临迅速查看了地上昏迷之人的状况,没想到对方伤得这么严重,还能吊着一口气,也算顽强。又意外于对方各处大伤口已经止住血。

  他拧眉判断着:“伤势太重,本来活着的可能性不大,但他是异能者,体质很好,能自行止血,接下来恢复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白舒闻言,心中又是一松。

  异能者的感知远超普通人,强大的异能者更是敏锐到看一眼就能知道别人实力强弱、是不是异能者,显然,高临就是这样的强大异能者。有了他的话,白舒就不担心7号目标活不过来了。

  至于目标是被她偷偷灌了药剂而非自行止血这事……就不必说了。

  高临判断完,就动手处理起对方的伤势。

  虽然他出身高,又有一支精英小队,但每年的野外生存训练也是实打实地过来的,实力强大会更有冒险精神,受伤也更频繁更严重,因此处理伤势不在话下。

  白舒看高临处理骨折伤的包扎手法比自己还熟练,顿时觉得今晚让他跟着是个再正确不过的选择,打架他上,包扎他上,等会扛人必须也得他上!

  重点还是他自己要跟来的,就,挺美滋滋的。

  在白舒一脸轻松地围观下,高临处理好了地上伤患的伤势,皱眉看着手上黏糊的血迹,问她:“你想带他到哪里?”

  白舒一脸无辜:“我不知道啊,只要能给他安全养伤的地方就好了。”

  高临:“……”

  看着眨着明眸、脸色无辜的白舒,如果不是见过她冷嘲热讽激情骂人的样子,他都要相信她是个天真单纯的女孩了。

  事已至此,高临也不耽搁,小心把地上的人背了起来。

  对方四肢骨折,胸口还有致命伤,本来是不好移动的,但此地不宜久留,必须转移。刚才高临也考虑到了情况,包扎的时候格外牢固。

  背起人后,高临对白舒说:“找个旅馆开房间给他住下。”

  白舒跟着站起来,从善如流:“好啊。”

  然后就眼巴巴地看着他,一副“你做决定就好,我会跟上”的乖巧表情。

  高临看她一眼,浓眉微拧,欲言又止。

  他本来只是跟过来看看她要干什么的,现在竟然变成了自己决定要干什么,而她旁观……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怀着这样的郁闷,高临看了看方向,背着人离开了原地。白舒变成了小尾巴,默默跟上。

  鉴于此人严重的伤势,貌似被人寻仇虐/杀,高临谨慎地没有找显眼的大酒店,而是找了一个开在破败废弃建筑夹缝中极不起眼的小旅馆。

  小旅馆人工服务都没有,只有一个破旧的管理机器人,机械地说着:“欢迎光临。请问需要几间房间?”

  “一间。”

  “好的。五十星币一晚,请先付款。”

  高临背着人,看白舒一眼,示意她去刷终端。

  结果白舒摇头拒绝:“你知道的,我穷。”

  高临:“……”

  什么人会穷得五十星币都没有,到底是她要救人,还是自己要救人?那种被坑了的郁闷感又冒出来了。

  但高临也不至于没风度到为了五十星币跟她争执,沉默着腾出一只手,刷了五十星币。

  白舒在一边看着,毫无愧色,心里甚至乐开了花。

  既然要白嫖,那就贯彻到底咯~

  尤其白嫖的还是死对头苏洛的未婚夫,加倍快乐!

  刷了星币,取得房间使用权,乘坐颠簸且杂音不断的电梯上到三楼,刷开房间,高临直奔铁架床而去。

  白舒这才显出积极性,走在前面先把被子扯下来,才让7号目标躺在上面。

  高临放下人后,再也忍受不了,抬手就脱下已经被血污弄脏的衬衫,露出肌肉块垒分明、极其精壮结实的上身。

  然后看白舒一眼,说:“我去洗个澡。”

  白舒没想到他一言不合就脱衣服,赶紧移开了视线,连连摆手:“去吧去吧,辛苦了。”

  高临冷峻的薄唇勾了下,一路郁闷的心情总算好了些,转身进了浴室。

  浴室“哗哗”的水声不绝。

  白舒翻了个白眼,把注意力放在床上昏迷不醒的7号目标身上,这一看有些意外。

  之前光线暗淡没有细看,现在才发现,这人竟然有一头颜色张扬的红发。额前头顶都是短发,却在靠近后颈的地方留了一小束及腰的长发,很有个性。

  她不禁想起这人昏迷之前,那双似乎被血色浸透的凶戾红眸。

  红发红瞳,显眼刺目,莫名给人嚣张自傲的感觉。

  不会就是因为太嚣张了才被打残的吧……

  白舒边腹诽边再次检查他身上的伤势,很好,这一路上没有崩坏出血,高临真是个合格的包扎工兼搬运工!

  检查完,她取过床边的净水装置,先倒一杯自己喝完,第二杯才喂给他。他倒是很有求生欲,昏迷中也自觉吞咽。

  然后没事干,她就倒了第三杯水,扯了块毛巾沾湿,好心给他擦那糊了满脸几乎看不出肤色五官的血污。

  擦出来,果然又是一枚大帅哥。

  说起来,她救的人就没有丑的,只有帅和更帅、美以及更美——难道系统也是个颜控??

  白舒正要揪出系统来问问,浴室水声戛然而止。

  然后,只在腰间围着一块浴巾的高临出来了,他一身古铜色肌肤,宽肩长腿,胸肌结实平展,八块腹肌块垒分明,简直荷尔蒙爆棚。

  白舒瞥过去一眼,忍不住暴脾气了:“卧槽,你的衣服呢??”

  高临唇角微勾,金眸微暗,带着成熟男性的极强魅力和压迫感,朝着白舒慢慢走去,嗓音低沉暗哑:“还在烘洗。”

  白舒:“你就不能提前放进去吗?!”

  高临:“忘了。”

  白舒:“……”

  所以这家伙是故意的吧,故意让她尴尬,报复她之前白嫖他当打手、包扎工、搬运工以及五十星币!

  高临唇角弧度更大,心情更好,他不否认,是故意在她眼前展露身材,因为他对自己有信心,想要吸引她的目光。

  然而当他走到白舒身边,也就是床边的时候,视线不经意扫过床上,突然脸色一变,旖旎的心思瞬间消散干净,浑身肌肉都下意识紧绷起来:

  “怎么是他!”

  白舒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床上的7号目标,对他的反应莫名:“你认识他?”

  高临看她一眼,脸色非常难看:“你不认识他?”

  白舒顿时感觉这话有点熟悉,然后……

  她蹭地站起来,退离床两步远,吸取经验教训,毫不犹豫问:“快说,他是谁?”

  高临又看那人一眼,脸色阴骛:“联邦三军统帅之子,提蒙百迪弗。”

  白舒:“!!”

  卧了个大槽啊。

  白舒被吓得蹭蹭蹭大退三步。

  震惊之余,又追悔莫及,完了完了,她真的要被系统坑死了。

  上次救了个不知名的联邦少年就已经很慌了——话说那美少年到底什么身份?算了管不了了——这次竟然救了个联邦三军统帅之子!

  救也就救了,为什么非要手贱帮他擦脸,以致于让高临认出他的身份。她好想剁了自己多事的手!

  联邦三军统帅是什么人?

  就是排兵布阵、虎视眈眈、时刻准备大军压他们帝国边境的联邦军部最高指挥官。

  高临什么身份?

  不巧,高临他爸正是帝国元帅。

  呵呵,白舒感觉自己似乎通敌叛国石锤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