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十五个大佬对我感恩戴德 > 第24章 第24章

第24章 第24章

  自愈异能者,号称“不死之身”。

  白舒本来只是惊叹少年长得漂亮讨喜罢了,现在还对他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羡慕嫉妒。

  虽然,在星网上讨论异能的帖子里,有不少人对这种异能诟病,说很鸡肋没法提升战斗力还容易被推出去挡刀挡枪放血诱敌什么的。但,有了这种异能,好歹受伤能自愈,这得省下多少医疗费药剂费啊!——穷鬼白舒如是感叹着。

  不过她似乎发现了杀死自愈异能者简单粗暴的方法,那就是,让他窒息而死。

  这么说起来,少年似乎遭到了某种陷害?有人故意把他放进有问题的逃生舱,再假装成自然坠毁而亡。

  她盯着地上的美少年看了会儿,美少年仍然安静乖巧地昏迷着。

  系统的任务完成通知还没有来。

  如果只有白舒自己也就算了,她自己慢慢等着就是,但这次旁边还有个存在感极强烈的大美男。

  气氛就多少有点沉默的尴尬。

  ……

  白舒蹲在地上忍不住想,他过来干嘛的?

  他来得比自己早,却没动手救人。自己要动手救人的时候,他却又帮了一把,难道他只是半夜睡不着,所以出来做好人好事??

  片刻后,对方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叫古伦尼季申米尔夫。”

  头顶传来的男声低沉、醇厚,像是来自某种昂贵奢华的乐器,在郊外寂静的黑夜听来,有种格外动人心弦的魅力。

  白舒默默点头,是了,云湛说过他是叫这个名字,等等,古伦尼什么来着??……算了,能记住一半就行了。

  她说:“我叫白舒。”

  “白舒。”他轻声念了一遍,“帝国式的名字。你是帝国人。”

  白舒怔了下,点头:“对。”

  帝国和联邦源自地球时代的两股势力,起先是由不同的人种和民族组成,有各自迥然不同的习俗和文化。后来经过末日天灾和星际时代,上千年的发展融合中,帝国人和联邦人在外形、生活、战斗方面已经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在某些习惯上还各自保留了一些特色。比如取名习惯上,帝国人名一般简短、好记、重复率高,联邦人名则是又长又臭很难记全。

  追溯起来,耀阳共和国其实跟联邦同根同源,所以取名习惯上也是联邦式的。

  古伦尼垂眸,看着蹲在地上低着头,一副沉默寡言样子的娇小女孩,又开口说:“我也有一个帝国式的名字。”

  她闻言果然抬起头来看自己,一双明亮的黑眸透出几分好奇,可惜并没有问出来。

  他只好自己说:“丰雪。”

  女孩闻言,明眸瞪大了些,头不自觉地歪了下,一副惊讶意外的模样,像某种雪白、小巧、可爱的动物。

  古伦尼嘴角几不可察地扬了下,接着说:“取自帝国一句古老的谚语,‘瑞雪兆丰年’。”

  白舒眨了眨眼,仿佛见到了银装素裹、雪后初晴的冬天。

  不禁赞叹:“啊,好有意境的名字。”

  这名字乍一听有点像女性,因为雪字常用于女性取名。不过,他姓丰的话,倒是很好地中和了雪字的女性化,听上去意外符合他的气质。

  他雪白的肌肤,浅色的眼睛,以及现在他说的名字,都让她想到了晶莹剔透的冰雪,怎么会有气质如此独特的男人呢?

  好奇怪,又好吸引人。

  对方介绍完了自己,开始问:“那么,你的呢?”

  白舒一愣,“什么?”

  他一双剔透的浅眸专注地凝视着她:“你的联邦式名字。”

  白舒摇头:“我没有。”

  她又不像是他在帝国和联邦各自生活过,用不着外名。

  古伦尼顿了下,斟酌着说:“在浊日星,最好有一个。你们还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不是吗?”

  他说着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少年,意有所指:“有一个外名,有时候会方便很多。”

  白舒没看懂他的眼神,因此对他的提议不置可否。

  古伦尼沉吟着,状似思考,“我帮你取一个吧,柯妮娅,怎么样?”

  白舒有点莫名,但也没什么不好的,就点头,“好啊。”

  古伦尼见此,笑了下,“那么,以后就叫你柯妮娅了。”

  他长得好看,给人的感觉本来像高山上的冰雪,冷冰冰的,高不可攀,此时一笑,就像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百花盛放,清香袭人。

  白舒又看愣了下。

  回过神来后觉得有点神奇,自己竟然跟高端奢侈品似的美男子聊起天了?美男还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啊,有点梦幻。

  两人聊了几句后,先前那种沉默尴尬的气氛奇异地消失了。

  星月暗淡,晚风微凉,有种安谧静好的感觉。

  一盏小小的台灯照亮这荒郊野外的方寸之地,地上是三个姿态各异、来路不同的陌生人。

  古伦尼居高临下,盯着卷发少年看了会儿,发现他呼吸平稳,脸上渐渐恢复血色,快要醒过来了。

  又转眸看了眼蹲在少年身边默默守着、似乎少年不醒来她就不起来的女孩。

  他垂眸,眼睑和长睫深深藏起了眼中的情绪,语气莫名有些复杂:“你为什么要救他?”

  系统让我救的……

  心里吐槽着,白舒大言不惭:“我们帝国有句古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碰见了,顺手救下,也算日行一善。”

  古伦尼闻言,目光奇异地看了她一眼,随后仿佛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你作为帝国军校的学生,会有这样超越边界的善良性格,半夜不顾危险只身前来营救联邦的一名少年。”

  白舒听得一呆,然后跳了起来:“什么……他是联邦人??”

  她的反应让古伦尼感到奇怪:“你不知道?”

  白舒有苦说不出:“……完全不知道!他这逃生舱也没有联邦标志啊!”

  说着,她快速退开了几步,脸色纠结——当然得纠结,帝国和联邦最近可是剑拔弩张,冲突不断。这个节骨眼上,她,一个军校即将毕业生,一点也不想跟联邦的人扯上关系。

  虽然不知道这少年什么身份,但从他的衣着外形看来,明显是有钱人家长大的,也不是没可能是联邦高层高官之子。她没多少报效帝国热情是一回事,被打上“通敌叛国”罪名又是一回事!

  想着这些,白舒又后退了几步,都要退出小台灯的光照范围了,一副恨不得马上跟少年撇清关系的样子。

  古伦尼见此,想到了另一句帝国古语——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他又笑了下,浅眸恢复了清澈剔透,解释说:“这是私人星舰上的逃生舱,没有联邦标志很正常。但是,你不认识这个少年吗?”

  白舒瞥了眼七八步远昏着的卷发美少年,坚决摇头:“不认识!”

  又觉得奇怪,“怎么,我该认识他吗?”

  古伦尼沉吟着,似乎在思考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此时,系统的播报终于姗姗来迟:

  【叮——任务6完成!发放任务奖励:浊日星……】

  白舒一气,忍不住在心里暴躁开骂:“垃圾系统,你是有拖延症吧?你不晓得早一点播报!你还不如等别人来了,发现我跟联邦人有牵扯,被怀疑,被猜忌,被定了罪,然后你才慢悠悠地出声,哦~任务完成!”

  【……第一区实时地图。是否现在使用?】系统毫不受影响地播报完毕。

  白舒咬了咬牙:“……使用!”

  系统:【地图将以终端为载体,是否绑定终端?】

  白舒:“绑定!”

  系统:【系统正在联结终端,联结完成……浊日星第一区实时地图加载中……】

  趁着系统在干活,白舒就想在联邦少年醒来之前赶紧溜。

  溜之前,她要带上酒店的小台灯。她刚靠过去,少年突然动了一下,吓得她脚步一顿,如临大敌地瞪着少年。

  “唔……”

  地上的美少年发出一声微弱的□□,眉毛皱起,浓密卷翘的睫毛颤动了下,苏醒过来。

  他睁开了一双湖水蓝的眼睛,清澈纯净,非常漂亮,一如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

  少年睁开眼睛后,缓缓眨了眨,有片刻的迷茫,似乎不知道身在何方,那种迷茫懵懂的神态,仿佛迷路在山林的小鹿,非常惹人怜爱。

  ——可惜在现场的两个人都没心思欣赏。

  少年眼睛适应环境之后,首先看到了古伦尼。

  他皱了皱好看的眉毛,从地上爬起来,整理了下身上白色的衣服,耷拉着眼皮,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对古伦尼说:“我知道你,你是那个悲催的亡国总统的小儿子。”

  他显然还没有变声,声音清脆中透着几分软糯,雌雄不辨,非常动听——只是说的内容不太动听,一开口就戳人肺管子。

  古伦尼显然知道他是谁,也早就料到他的说话风格,因此除了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之外,并没有过多的反应。

  少年看他不说话,也不在意,漫不经心地说下去:“虽然我不想被你救,不过既然已经被你救了,我欠了你一……咦?”

  他一边说话,一边打量周围环境,发现了旁边的白舒时,一双蓝眸亮了起来,像平静的湖面突然遇风,泛起了粼粼波光,格外动人。

  然后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从没睡醒的懒散状态突然变得精神奕奕,双眼盯着白舒,语气活泼:“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但你好漂亮!”

  白舒正在纠结两国恩怨,想着赶紧离开,并不想跟他说话,索性不答。

  倒是古伦尼替她回答了,语气不冷不热,“这位是救了你的小姐,叫柯妮娅。”

  美少年懒懒瞥他一眼,“哦,我说你刚才怎么不说话,原来不是你救了我啊——”

  说完又回头看向白舒,同时露出甜美的笑容,语气欢快:“谢谢你呀,美丽又善良的柯妮娅!”

  说着,他上前伸手,似乎是想握住她的双手。

  白舒:“?”

  她赶紧后退一步,躲开了,面无表情:“不用谢。”

  少年立刻跟上一步,“要的要的,你救了我,你要什么我都会帮你哦。”

  白舒又退一步,很纠结地说:“不用谢我……你谢古伦尼吧,他也帮了忙的。”

  少年很坚持:“他才不会救我呢,只有像你这么美丽又善良的人才会救我。对了,我叫哈维斯,不过你应该听说过我吧?”

  白舒:“……抱歉没听过。”

  话说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名人?算了不要好奇,知道越多越麻烦。

  说着她已经又退出了小台灯的光照范围,而少年还在靠近,她皱起了眉头,社恐都犯了。

  而且,这少年年纪虽小、身材虽单薄,但个子已经长得高过白舒很多了,加上他此时热情主动的模样,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白舒脑子一抽,干脆躲开了少年,转身跑到了古伦尼身后,他肩膀宽,身形高大,顿时把她挡得严严实实,让她感到了一阵安全感。

  她此举让两人都很意外。

  古伦尼微微侧头,视线往身后看了看,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退开,算是默认了她到自己身后寻求庇护的举动。

  哈维斯对白舒避自己唯恐不及的动作,则是感到惊讶且委屈,瞪大了一双漂亮的眸子:“柯妮娅,我只是想感谢你而已,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呢?”

  又不满地瞪着古伦尼:“你还不快让开,别阻拦我跟柯妮娅说话。”

  在成熟稳重、高大挺拔的古伦尼面前,还未成年的哈维斯显得格外单薄且稚嫩。

  白舒探头对比了下两人身高,竟然没差多少,也就是说,才十五岁的少年已经长到了一米九几了,也不知道怎么长的。

  古伦尼挡在哈维斯面前,没让他继续靠近受惊的女孩,一双浅眸淡漠地看着他,语含警告:“说话归说话,还请保持基本礼仪,不要对女士动手动脚。”

  哈维斯一怔,漂亮的脸蛋阴沉了下:“要你管?”

  又偏头去看他身后的白舒,眨着漂亮的浅蓝眸子,柔软乖巧地认错:“柯妮娅,我吓到你了吗?抱歉哦,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太喜欢你,才忍不住想要接近你,你不可以因为这样就讨厌我哦。”

  白舒:“……”

  她默默翻了个白眼,这美少年有毒,还有两副面孔。

  她直接不理少年,悄悄拉了拉古伦尼的风衣,小声跟他说:“麻烦你帮我拦住他。”

  背后轻柔纤细的存在感,让古伦尼心里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他轻轻点头,应下:“好。”

  得到了答应,白舒立刻跑出去,快速抄起小台灯,按熄,然后不顾少年的呼喊,溜之大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