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十五个大佬对我感恩戴德 >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白舒刚刚立下宏愿,云湛就回来了。

  窗边是一排长椅和卡座,云湛挨着她坐下,问:“想好要吃什么了没?”

  白舒这才匆匆扫了眼菜单,勾了份卖相不错分量也很足的主食。

  云湛看了眼,不满道:“太少了,多吃点,不用担心星币,有人刷!”

  他快速勾选了好几样,有主食、炒菜、甜点,还有饮料。点完一招手,两个队友屁颠屁颠过来刷星币。

  白舒见此,只能感叹土豪果然土豪,账号被冻结了还有一帮小弟供驱使。

  就是这两人动作磨磨蹭蹭的,还一眼一眼地看她,目光莫名火热,白舒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

  结果她一看过去,那两人立刻热情开口:“美女你好,我是”

  一句话没说完,被云湛赶走了:“滚滚滚,刷完赶紧回去吃你们的!”

  队友心里暗呼见色忘友,磨磨蹭蹭地走了。

  等餐的时间里,白舒忍不住又把目光看向了外面,那个帅哥还在,正低垂着眼睑,跟旁边一个人说着什么。

  云湛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你在看什么咦?”

  白舒看他似乎认识,立刻问:“那是谁?”

  云湛收回有些惊讶的目光,看着她:“你不知道他?说起来他还是你的学长呢。”

  白舒:“?”

  被她一双明亮的眼睛专心看着,云湛俊脸莫名一红,凑近了点,小声说:“就是那个呀,前朝遗少。”

  白舒往边上歪了歪头,离他远点,默默再反应了一会儿,恍然:“哦,以前耀阳共和国的。”

  云湛以为她想起来了,肯定地点头:“对!”

  结果又听她问:“他是以前共和国的谁啊,气场这么强?”

  云湛:“……”

  他只好再凑过去,直接说出答案:“就是耀阳共和国最后一任总统尹萨胡季申米尔夫的小儿子,古伦尼季申米尔夫。”

  白舒非常惊讶:“啊?”

  再看向人群之中那个挺拔修长的人影时,只觉得帅哥悲情了起来。

  又奢侈又悲情,更想睡了怎么办?

  ……不行不行,这男人太麻烦了,还有危险,还是别想了。

  云湛继续小声跟她八卦:“那位尹萨胡总统的夫人一共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却不包括这位。也就是说,他其实是私生子。”

  白舒听到这里,突然眉头一皱,因为自己家的情况,对私生子之类的莫名反感。

  但云湛紧接着又说:“不过,他也不是婚姻出轨的产物,因为他是在总统夫人去世快十年之后才有的。他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时,才四岁,总统前面两个儿子早就成年了,女儿也十五岁了。”

  白舒听到这里,才又松开眉头,竖着耳朵继续听。

  云湛看她感兴趣,说得更起劲了:“当时很多人都好奇他的生母是谁,帝国和联邦还想从这里做文章,兵不血刃侵吞共和国,为此还策划过绑架。但尹萨胡总统从来没有透露过,倒是对这个小儿子非常宠爱,从小就带在身边亲自教养,从他四岁出现在公众视野后,更是去哪儿都带着,父子常常同框出现在各种政治和军事场合。当时大家都猜测,尹萨胡总统是不是要越过前面三个孩子,把他培养成接班人,可惜……没几年帝国和联邦矛盾激化,共和国迅速灭亡,尹萨胡和两个成年的儿子都战死了。那时候他好像也就八岁吧,从万众瞩目的总统小儿子跌落云端,挺惨的。”

  说到这里,云湛感叹了几句。

  白舒听到这里也有些低落,不仅是因为帅哥的悲剧人生……她母亲就是战死在那时候。

  那年她五岁,成为了孤儿,之后领着救济金,自己生活,自己长大。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想让这些没用的情绪影响自己,转移注意力问:“为什么说他是我学长,他在帝国第一军校念过吗?”

  “对啊。”云湛点点头,“虽然说他身份有点特殊,但共和国灭亡的时候他才八岁嘛,帝国和联邦都没有对他赶尽杀绝,反而表示欢迎。似乎因为联邦的上层曾跟尹萨胡总统有过私人恩怨,所以他选择成为了帝国公民,后来考入了第一军校,比你大三届。你没注意到也正常。”

  白舒听到这里,为那位悲情帅哥松了一口气:“所以说,后来他的生活也挺正常的吧。”

  “怎么可能正常。”云湛摇摇头,“他在帝国十年时间里,很多次都在生死线上徘徊。第一军校念到三年级的时候,遇到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刺杀,差点死掉。”

  ……这帅哥的人生也太坎坷了吧?

  白舒忍不住同情:“都那样了为什么还会遇到刺杀啊!”

  云湛也觉得无语:“谁知道帝国某些人的脑回路怎么回事。”

  白舒追问:“然后呢?”

  “然后他就放弃了帝国公民的身份。”云湛耸耸肩,“据说那时候联邦里跟他父亲有仇的已经不在位了,他就顺势转去了联邦,还在那里的军校继续念了两年,毕业后没什么消息了。只知道没加入军队,也没加入政坛,估计也是身份敏感吧也不一定能加入进去。没想到他竟然在浊日星!”

  说到这里云湛又兴奋起来,“难道说,那个共和国流亡政府在这里暗中建立据点准备复国的传说,是真的??”

  白舒皱皱眉,“怎么可能,这里要能源没能源,要技术没技术,人也鱼龙混杂,一盘散沙,搞不起来的。”

  云湛却觉得可能,“那不一定诶。尹萨胡总统在位时间超过了三十年,在他们人民心中威望很高。现在才过去十几年,那些旧日子民都没忘记那段历史,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搞起事情来了!”

  白舒纳闷地看了他一眼,“照你这么说,我们不是很危险,那你还这么高兴?”

  云湛俊眉一挑,语气透露出异能强者的傲然,“怕什么,他们就算搞事情,也不敢明目张胆对我们出手。我们又不是吃素的,几百号异能者联手都能把浊日星灭了!”

  说完看她皱着脸一副发愁的样子,立刻又郑重地承诺:“你放心,如果他们搞事,我会保护你,不让你受一点伤害的!”

  白舒瞥他一眼,语气郁闷:“那还是祈祷他们不要搞事吧。”

  两人聊天的时候,外面的骚动已经平复了,人群散去。

  男人抬起一双浅眸,看了眼玻璃窗内凑在一起亲密说话的男女,转身离开,消失在汹涌人潮中。

  白舒再回神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极品美男了,有点遗憾,正好餐点上来,就低头专心干饭。

  味道果然不错,尤其是长期喝营养剂之后,正常的饭菜简直是对味觉的拯救,白舒吃得开心满足。

  吃饱喝足,她心情也好了起来。

  虽然没有一百万,但薅了个价值两万的终端和一顿丰盛的午饭,不亏。

  云湛递给她一杯饮料,期待地问:“等下还要不要去哪里逛逛?”

  他眼睛亮亮地看着她,怎么看怎么喜欢,就想多跟她相处,在哪都好。

  白舒接过饮料,抓了抓自己半长不短的头发,说:“我想去剪头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理发店?”

  云湛一听,立刻说:“别啊。留长发嘛!”

  白舒奇怪:“留长干嘛,碍手碍脚的。”

  云湛:“可以扎起来啊,扎个高高的马尾辫,又干净,又好看,又不碍事!”他幻想了一下,眼睛都亮起来了。

  白舒纳闷地瞥他一眼:“?你怎么不留?”

  云湛:“我想留的。毕业了就留,我们一起吧?”

  白舒:“”

  不过到底还是没剪成,因为找不到理发店,暂时放弃了。

  时间还早,回去也没事,白舒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跟着云湛把整个地下交易区逛了遍,熟悉熟悉地形,改天再出来,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天色暗下来之后,这里不再安全,两人才回去了。

  分别之前,云湛还依依不舍地:“你回去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一定要记得联系我啊!想出去逛逛,也要喊我一起啊!对了,我的通讯号你存了没?”

  白舒赶紧挥挥手,转身上楼:“存了存了,再见!”

  云湛还在后面大声喊:“再见!晚安!”

  这大晚上的,声音响亮传开去,旁人纷纷侧目。

  白舒无语之余,脚步更快了,仍旧走的消防通道。

  等看不见白舒的背影之后,云湛才转身,踩着夜色心满意足地往自己楼栋走。

  他现在很高兴,甚至有点亢奋,差点抑制不住吼叫几嗓子的冲动。

  今天,除了一开始的激动到结巴以及账号被冻结很丢脸很羞愤之外,其他部分还是很美好的。

  仔细想想,他给白舒送了礼物(终端),跟她愉快聊天(聊别的男人),请她吃饭,陪她逛街,四舍五入,不就等于跟小仙女约会了吗?!

  云湛想到这里,双眼闪闪发亮,心脏激动得砰砰直跳。

  那么,是不是等再约她几次出去吃饭,更加熟悉之后,就可以水到渠成、顺理成章地向她提出交往,成为男女朋友?

  啊,一个小仙女一样的女朋友,他要开心死了!

  ……

  白舒完全不知道云湛已经放飞想象,她回到房间歇了会儿,开始为自己少得可怜的账户余额发愁。

  得尽快想到赚星币的办法才行。

  她目光落在地上的药材小包裹。卖药剂似乎是个简单粗暴快速的方法,也不愁销路,只要找用过的几个人,相信他们会抢着要。但问题是止血药剂太少了,用都不一定够用。

  能不能通过收购来获取药材?

  既然有唐越这样辨药采药的人,那应该不止一个吧,说不定别人也有,收过来再合成药剂……

  刚想到这里,房间通知面板亮起来,显示有人拜访。

  白舒被打断了思路,忍不住皱眉,又有点意外,大晚上的,谁找她?

  为了安全和不必要的骚扰,酒店房间都连接了对应的门廊监控。她起身点了下面板,看到来人后,眉头皱得更紧了。

  高临,他来干嘛??

  白舒一看到他就想到了他那个讨厌的未婚妻苏洛。人家说夫妻一体,这未婚夫妻也差不多了,她这是厌屋及乌。

  本来是不想见的,但转念一想,万一人家是来送星币的呢?

  她跟高临唯一的交集,就是他作为系统的一号目标,她施以援手。他应该是来表达谢意的——最好用星币表达。

  贫穷让白舒开了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