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9章 第9章

  山坡下。

  森林里刚刚有了微弱的光线,树下的唐越就清醒过来,睁开了眼睛。

  他坐起身,先是抬手小心摸了摸喉咙处的伤口,然后试探着,缓慢地、小心地转了转僵硬的脖子。

  很好,虽然只能小幅度转动,但终于可以动了。

  紧接着,他检查了右腿的伤,骨骼正在愈合中,但还不能使力。

  检查完伤口,他双手撑着地面,小心地站了起来。

  周围安安静静,一个人都没有。

  她没有回来。

  唐越昨天被突然丢下之后,不久就天黑了,他在原地等着,想着也许她摘完药草就会下来。结果等到深夜,也没有等到她。

  他只好喝了她留下的水,原地躺下休息。

  睡前想着,可能她摘完药就在山上休息了,她忙了一天,一定累坏了。她明天会下来的。

  可是一夜过去了,她也没有出现。还在山崖上面?还是已经离开?

  唐越抬起右手,轻微的晨风从指尖拂过。他闭上眼,调动起体内逐渐恢复的异能,仔细分辩着风中传来的信息。

  过了片刻,他睁开了眼睛,皱起了眉头。

  没有,他完全感受不到她的气息。这大概率说明她已经离得很远了,远到超出他的感知范围。

  ……难道已经连夜往森林外赶了?

  想起她昨天的说走就走,那么突然,头也不回,连反应的时间都不给他,应该是走了。

  所以,她果然是嫌带着自己累赘吧。

  但,好歹把名字告诉他啊,不然他怎么找她?

  唐越抿了抿没有血色的薄唇,失望又失落。

  片刻后,他抬手发出风刃,就近削下一段树枝当拐杖,独自慢慢地往森林外走去。

  ……

  白舒仍然在破晓之前醒来。

  灾后第四天,森林更热闹了。

  不仅有虫鸣鸟叫声,还有了一些别的动静,说明之前出逃的野兽正在往回走,森林也随之变得危险起来。

  想到这里,白舒心情有些沉重。

  她坐起身,正要伸展一下睡得僵硬的四肢,却感觉右手似乎被什么力量束缚住。她低头一看,手腕上缠着一根两指粗的藤蔓。

  藤蔓的另一头,被攥在隔壁树杈的黎星手里。

  白舒:“……?”

  什么毛病。

  木系异能了不起?

  白舒扯了扯,又掰了掰,藤蔓纹丝不动。

  她皱眉,只好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准备割掉。结果这藤蔓看着普普通通,竟然异常坚硬,她费力也只在上面划了几道浅浅的痕迹,根本割不断。

  白舒:“……”

  好吧,木系异能真的了不起。

  但我救了你,你就这么报答我??

  白舒瞪向昏睡中的罪魁祸首。

  黎星头上的创口已经愈合了一半,果然展现出非同寻常的恢复速度。她双目紧闭,呼吸微弱,脸色因为中毒和重伤而格外苍白。乍一看,像一座精雕细琢却没有生命力的雕塑。

  一头长长的栗色卷发从枝桠间垂下,在晨风中轻轻飘动,又像落在树间的睡美人。

  白舒很想一巴掌把这睡美人扇醒。

  可是系统的通知还没来,说明她还没脱离生命危险,一巴掌可能会让她伤势加重,所以只能忍了。

  郁闷地叹了口气,白舒无可奈何,只能坐在树上等她醒来。

  这一等,就等了一个多小时。

  正在她逐渐暴躁的时候,系统通知终于来了:

  【叮——任务4完成,发放奖励:行云刀。是否现在使用?】

  白舒精神一振:“使用!”

  因为右手被缠着,她伸出了左手,虚空一握,一把半臂长、被黑皮刀鞘包裹着、刀柄处刻有“行云”二字的短刀出现在她手中。

  握住刀的同时,一行文字浮现在她脑海。

  行云刀:寒铁所铸,吹发可断,削铁如泥。

  白舒跃跃欲试:“哦?既然如此,斩断这条藤蔓应该不在话下吧?”

  她左手一翻,竖握刀柄,刀鞘顿时滑落,清如秋水的刀身显露出来。

  刷,一道雪光闪过。

  几乎没有阻滞感,藤蔓应声而断,切口平滑整齐。

  白舒眼睛一亮,“果然是好刀,爱了爱了!”

  藤蔓断开之后,缠着白舒手腕的这一截很快失去生命力,枯萎、扭曲着,掉落树下。

  另一头,黎星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眉间蹙起,睫毛轻颤,但仍被昏沉的睡意牢牢困住,没有醒过来。

  白舒没有注意黎星,她忍不住多看了手里的短刀两眼。

  这把“行云刀”不管长短、大小还是分量,都仿佛为她量身打造的。她拿在手里,就有一种得心应手之感。更别说还有搭配的行云刀法,真是越看越满意。

  短暂欣赏了下,她快速滑下树,捡起刀鞘收好,揉了揉被藤蔓勒红的手腕,转身走人。

  至于黎星?让她自己待着吧!

  森林里的危险与时俱增,白舒不敢浪费时间。先按照计划回到昨天的山崖,把剩下的金壁花都摘了。摘完打包好,紧了紧包袱,就往森林外围走去。

  走了没几步,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一百万星币。脚步一转,匆匆往昨晚云湛的方向跑去。

  到了地方却发现人早已离开了,只剩下其他断气的。

  白舒:“……”

  人呢?

  这就走了?

  好吧,参照高临和唐越,多重的伤都能在隔日恢复行动能力,云湛应该也差不多,而且他伤的是手又不是腿,早上能跑了很正常。

  但是她的一百万啊,云湛不知道她的名字,又没加她的通讯号,不会就没了吧?

  皱眉叉腰站了会儿,白舒吐了口气。

  算了,本来救他也只是任务,奖励她也得到了。一百万什么的,纯属敲诈。

  果然人不能贪心,暴富真的跟她无缘。

  白舒摇摇头,调整好心态,转头继续往森林外围方向走了。

  她不知道的是,之前云湛也找过她。

  云湛毕竟钱多实力也强,第二军校还是有不少人围着他转的,进入森林历练时也组了一支实力不弱的队伍。不过都在灾难中死伤大半,剩下的也走散了。

  这天早上,他还没醒过来的时候,幸存的两个队友找到他,把他叫醒了,要带他一起出去。

  云湛醒来看见队友找来,略显安慰,被他们扶着龇牙咧嘴地站起来。然后转头四顾,寻找着昨晚救了他的那个人。

  队友们奇怪,“云哥,找谁?”

  云湛就问:“你们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个女的?”

  队友1:“什么女的?”

  云湛回忆了下昨晚大概的印象,描述着:“短头发,脸很小,瘦巴巴的,身上灰不溜丢,但是没受伤……她应该在周围睡觉,你们快去帮我找找。”

  队友2:“哥,你做梦呢吧,我们过来的时候就没看见别人。”

  云湛眼睛一瞪:“你才做梦!那是救了我命的人,快给我去找!”

  “云哥,周围真没人,别浪费时间了。”队友1苦口婆心地劝,“现在森林又变得危险了,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还碰见豪猪了。你伤那么重,咱还是早点出去吧!”

  队友2跟着劝:“对啊,说不定你那救命恩人已经先出去了,出去就能碰见!”

  云湛却摇头:“不会的,昨晚她说就在旁边睡觉,不可能走远。再说,我欠她救命星币还没给呢,她要走也该跟我说一声啊,难道藏在哪棵树上还没睡醒?我得等她。”

  就是坚持不能丢下她先走。

  两个队友看他这样,没办法,只好说:“那人叫什么名字啊?咱们赶紧在附近喊喊,找找看。”

  云湛张了张嘴,憋出来一句:“我要是知道她名字就好了!”

  队友无语:还救命恩人呢,瞧哥您这事办的,连人家名字都没问啊!

  几人在附近找了一圈,专门往树上瞅,找了半小时没找到人。

  队友等不及了,再次劝云湛先出去:“哥,你看找也找了,真没人,咱别耽搁太久,先撤吧!”

  云湛皱着眉头,老大不高兴,心想难道她真的抛下自己先走了?这么这样啊。

  最后只好先跟俩队友走了。

  那时白舒正挂在山崖上摘药草呢。等摘完药草回来,云湛已经跟队友走了,就这样错过。

  白舒一个人走,倒也轻松自在。

  她现在不用扶着人也不用守着人,还有了一套古武秘技和一把宝刀护身,不管是身体还是心情,从所未有的轻松。

  路上看见草药她都会顺手采了,但没有像昨天一样沉迷采药,而是保持着大致的方向不变,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这样走了半天,又采到了半包袱的草药。

  午后森林里特别闷热,白舒停下来正准备休息一下,系统又来任务了。

  【叮——发布任务5:拯救一点钟方向900米处目标

  任务时限:十分钟

  任务奖励:美白药剂x1】

  白舒:?

  白舒:??

  白舒忍不住迷惑了:“我没听错吧?这奖励,是个什么鬼??”

  系统不说话。

  那就是没听错了。

  白舒于是忍不住骂系统了:“你不给个异能也就算了,竟然弄个屁用没有的美白药剂,你脑子被驴踢了?不,你根本没有脑子!”

  遭到辱骂的系统这才怒出声:【禁止人身攻击!】

  系统:【实力很重要,外貌也不能忽视。你要成为美丽强大的女战士,不是泥地打滚的糙汉子!】

  白舒:“……”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