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7章 第7章

  喝完一支营养剂,云湛好像恢复了一些力气,更有精神了。

  开始问问题:“我是不是死不了了?”

  吃饱喝足的白舒开始犯困,听见他这么问,老实回答:“不知道。”

  系统还没宣布结果,所以他应该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虽然他看起来挺有精神的。

  云湛继续说:“但我已经感觉好一点了,我身上已经不流血了,对吧?”

  白舒嗯了声,她好累,好想睡觉。

  云湛于是对那个药剂产生了兴趣:“你那个药剂真的神奇,这么大面积的出血都能这么快止住。哪里买的?我也要买!”

  白舒听到这个才精神一震,“没有卖,那是一个朋友送我的,听说因为原材料稀缺难找不能批量生产,所以特别珍贵!”

  云湛眼神怀疑地看着她:“你不是在无中生友吧?我看你就是不想告诉我。”

  “……当然不是。”白舒面不改色,一口咬定,“我本来是要留给自己保命用的,现在都用在你身上了。”

  云湛只好暂时放弃追问购买途径,抬了抬下巴,“我懂你的意思。不会白白用你的救命药剂的,多少星币?我十倍……不,百倍补偿给你,怎么样?”

  白舒很满意:“可以可以。”

  她立刻盘算了下,初级药剂三十到五十星币一支,中级药剂一百到五百不等,高级药剂基本都在一千以上,她这止血药剂那么好用,就定价一万星币吧!

  淦,一万的百倍不就是一百万??

  白舒迟疑了下,会不会有点太多了,毕竟那只是她辛苦一天的成果的二十一分之一……

  云湛语气豪迈:“多少钱,你报个价吧!”

  白舒试探着说:“我那朋友说,如果上市,会定价一万星币……”

  云湛半点都不带停顿的,“不就一百万吗?过来转账!”

  不就一百万吗……

  不就一百万……

  就一百万……

  白舒深吸了一口气,果然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都怪我太穷了,才会觉得一百万太多,一百万而已,土豪才不在乎!!

  怀着某种悲愤又激动的心情,白舒乐颠颠地凑到云湛身边,伸手露出左腕的破烂终端,愣住了。

  云湛想起来自己手断了终端也坏了,也愣住了。

  短暂的尴尬之后,两人激动的情绪都冷静下来。

  云湛:“等离开这里吧。”

  白舒:“嗯,等换个新终端吧。”

  冷静下来之后,白舒再次感到了深深的疲惫,眼皮开始打架,真的扛不住了。

  云湛看她转头就往树林走,连忙喊:“喂,你去哪里?”

  白舒打着哈欠,头也不回:“找地方睡觉。”

  云湛继续喊:“睡觉跑那么远干嘛?不能在旁边睡吗?”

  白舒停下来,转头用同情的目光看他一眼:“旁边都是死人,我不想跟死人睡在一起。”

  云湛也跟着扫了一眼自己周围,才意识到自己是躺在死人堆中,虽然都是被他杀死的杂碎,但,也很惊悚好吗?!

  他顿时不满地叫起来:“我也不想!你把我挪走啊!”

  白舒:“你现在的情况能挪动?别折腾了,还是好好躺着吧。”

  说完,她就走开了。

  云湛喂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才发现她真的毫不留情地把自己丢在这里了!

  他只能郁闷地闭上了嘴,安安静静躺着。

  半晌,又嘀咕一句:“对了,还没问她的名字呢!”

  ……

  白舒做着天降一百万星币的美梦,睡得正熟。系统的声音冷不丁响起,差点把她惊下了树:

  【叮——任务三完成,发放奖励:行云刀法】

  “……你就不能等我睡醒再通知吗??”

  发奖励是好事,但被吵醒的白舒脑仁一阵抽疼,她按了按太阳穴,忍不住骂一句“垃圾系统”。

  系统安静如鸡。

  白舒郁闷地看看四周,还是一片漆黑,显然离天亮还早着,她想了想,还是决定下树过去看看云湛的情况。

  毕竟那是一百万星币啊一百万,他值得!

  云湛还安安静静躺在原地,连自己走近都没察觉。

  白舒拨了拨旁边的火堆,让它重新燃起,然后就着火光看了看。他呼吸平稳,双眼紧闭,显然陷入了昏睡,但情况已经稳定下来。

  他眉毛皱着,嘴巴微微嘟着,好像在不满什么,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阴影。

  ……啧,都快毕业了怎么看着还挺孩子气的。

  虽然军校招生年龄是固定的,大家都是十五岁青葱水嫩地入学,二十岁成熟稳重地毕业,但架不住有些人长相就是显年轻,比如云湛这张脸看着就比别人小几岁。

  而且跟高临和唐越比起来,云湛也确实活泼许多,一看就是个没压力、没负担、被家里宠着顺风顺水长大的富家少爷。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白舒突然有点不爽,扭头就走了。

  回到原来那颗树下,却没有睡意了。

  刚刚发放的奖励“行云刀法”已经清晰地浮现在她脑海里,劈、扫、削、斩……一招一式,果真行云流水,攻守兼备,被她牢牢记住,并融会贯通。

  这是一套单刀刀法,威力不小,却又灵活多变,正适合她。

  白舒在脑海中不知不觉把招式过了一遍,有点兴奋起来,古武秘技啊!

  她忍不住在黑暗中把脑海里的一招一式演练出来。做完一遍,感觉不太对劲,于是她拿起一根树枝当做刀,又比划了一边。但轻飘飘的,感觉还是差了点儿什么。

  她立定,努力用半夜里不太清醒的大脑思考了一下,终于明白差什么了——差了刀啊。

  这是刀法,需要刀配合才能发挥威力,这光给刀法,不给刀刀,有屁用?

  白舒吸了一口气:“系统你出来,你是不是耍我?我刀呢?”

  白舒:“刀法不配把刀,你也好意思拿来当奖励?别告诉我,刀要我自己去弄。”

  白舒:“别装死,半夜吵醒我还不理我?给我出来!”

  系统这才慢悠悠地出声:【请宿主耐心等待,不要心急。】

  白舒:“等到什么时候?你要是一直不给我呢?”

  系统:【快了。不要用这样的恶意来揣测系统。】

  说完这个,任白舒再怎么说,系统都不再说话了。

  白舒只能咬牙骂几句“垃圾系统”。然后困意重新来袭,她也只好作罢,爬上树。

  她刚躺下,正要闭眼,系统又来任务了——

  【叮——发布任务4:拯救十二点钟方向700米处目标

  任务时限:五分钟

  任务奖励:行云刀】

  哦,快是真的快。

  但,白舒忍不住暴躁起来:“你特么是故意的吧?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个觉?”

  虽然很郁闷很暴躁,但白舒还是被奖励吊着去救人了。

  ……

  七百米外的一个山洞内,一个人正在跟吸血蝙蝠群厮杀。

  打斗声渐弱,洞口绿光隐现,一阵涌动的植物清香压过了蝙蝠粪便的腥臭味,在黑暗中传递开来——很明显,里面是一位木系异能者。

  白舒在山洞外远远看着,不敢上前。

  她小声跟系统商量:“系统,我强烈建议你提前把刀发给我,这样我就可以冲进去使出行云刀法,跟目标并肩作战。”

  系统一声不吭。

  白舒继续说:“如果我在目标重伤倒下之前把他救出来,他也就不至于受太重的伤、流太多的血,也就能更快恢复力量,走出森林,远离危险,对吧?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不用又浪费一支止血药剂。”

  显然,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系统还是不吭声,高冷的一批。

  白舒耸耸肩,“好吧,那我也只能等他战斗结束了。毕竟你知道的,我实力垃圾,现在进去也是白送。”

  半分钟之后,山洞内的动静停下来,绿光也暗了下去。

  黑暗中一个人影脚步踉跄地走到山洞口,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白舒很庆幸,这人自己走出来了。因为按照蝙蝠洞的特点,地上全是粪便,白舒可不想踩进去,更不想从粪堆中拖出一个人。

  系统催促:【目标生命力在飞速流失,请尽快施救!】

  “知道了。”

  白舒小声应了句,提前取出一支止血药剂握在手里,快步走上前,蹲下。

  然后——

  微弱的绿光亮起,一条纤细的藤蔓缠上了她的脚踝。

  白舒:“?”

  这一幕似曾相识。

  又是一个醒着的,麻烦,她更喜欢晕的。

  “别、靠近我……”

  目标费力地说出一句话,声音虽然因为虚弱而变得沙哑,但仍能清晰分辨出,这是一个女声。

  白舒惊讶:“咦?你是女的!”

  不容易啊,救了这么多个,终于有一个目标是女人了。

  因为这个发现,她因为不能好好休息的暴躁感突然减弱了一点。

  白舒说明来意:“我是路过的,发现你似乎需要帮助,就过来看看。”

  “……”对方努力睁大眼想要看清她,但因为伤重无力,目光很快又黯淡下去。

  缠住白舒脚踝的藤蔓也消失了,绿光暗去。

  白舒看她情况不妙,只好忍痛把止血药剂拧开,送到她唇边,“快喝这个,保命的。”

  鼻尖闻到清新的植物芳香,木系异能者感到一阵本源力量的亲切感,没有抗拒,几乎是立刻张嘴,吞咽下去。

  白舒收起空管,突然有种这些药剂最后都不得不喂给别人的感觉。

  就,心好痛。

  她捡来一些枯草树枝,摸出打火机,升了个火堆。

  火光顿时驱散了黑暗,白舒也看清了这位女性目标的长相。

  然后她惊了惊。

  “系统,你一定是绑错人了,这位才是你故事里的主角——美丽、强大的女战士!”

  【……请宿主不要妄自菲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