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5章 第5章

  耐心等唐越慢吞吞缝完衣服,收了线。

  白舒才走过去,开始说正事:“多亏你采的药材,有一部分昨天正好用来给你止血了。”

  唐越把针线收进口袋,心道怪不得草药少了一大半。

  不过,他很怀疑,那些草药真的能止住颈部大动脉出血吗?

  白舒继续说:“我发现那些药草很好用,想采集一些,你能不能告诉我是在哪里采的?”

  唐越看着她,半晌没反应。

  白舒:“没法说话,指一下方向也行啊,你手不是能动吗?”

  唐越盯着她看了片刻,确定她是真的想采药而不是开玩笑之后,嘴唇下意识动了下,然后才想起自己目前无法说话。

  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这些药材是他一个月来在不同地方慢慢发现、测试药性然后采摘收集的,不是指一下方向就能表达清楚的。

  所以他只能睁着一双沉静的黑眸看着她。

  白舒倒是自己反应了过来,虽然配方上十二种药材有名字有图像,但那可能只是系统取的名字,说出来唐越也一定知道是哪样,她又不能画出来?

  而且唐越也不一定记得所有草药的方位。

  白舒抓了抓头发,之前出逃森林的野兽随时会回来,她应该早点撤出去的。但离开之前,她还是想多少弄点药材合成药剂,不然要是离开了这里就找不到那些药材了,岂不是白白浪费了配方?

  这森林虽然危险,但物产还是丰富的。

  于是她想了想,跟唐越商量:“这样吧。湖边其实并不安全,现在你既然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不如我扶你离开,咱们慢慢一边走一边找药材,怎么样?”

  唐越思索了下,表示同意。

  离开之前,白舒没忘记先弄点水带着,也给唐越喂了点。然后唐越指了个方向,白舒就扶起他,慢慢离开了湖边。

  唐越只有一条腿能动,白舒不得不用力支撑着他。扶起来才发现,这人虽然瘦,但个子比她高出一个头,扶着并不轻松。好在她虽然体能垃圾,但在军校几年的摸爬打滚中,也锻炼出了耐性。

  不过,白舒少有跟人贴那么近的,多少有点不自在,她只能尽量把他想象成药材、药剂、星币……

  前面有树枝挡路,唐越的状况不好弯腰,白舒只好分出一只手去挡开,但还没碰到树枝,它就断了。

  嗖。拦路的树枝断落在地,切口整齐。

  白舒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是被唐越发出的风刃切断的。

  她这才惊觉唐越虽然头不能转、口不能言、腿不能行,但他并非没有自保之力。强大异能者的实力,果然深不可测。

  然后她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对于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手段,她本能地感到胆寒,忍不住谨慎地看了一眼唐越:“这风刃,不会落到我身上吧?”

  唐越黑眸动了动,闪过几分疑惑。

  ——她救了自己,现在自己还要靠着她才能行动,为什么她觉得自己会恩将仇报?

  白舒讪讪笑了声,继续扶着他往前。

  好在没几步之后,唐越示意停下,指了指一处草丛。

  白舒连忙停下来,对比着脑海中的图像,认出了这是银铃草,它的果实正是止血药剂的一味材料。她蹲下就是一顿薅,收获药材的喜悦涌上心头,被害妄想顿时被冲散了。

  唐越定在原地,把身体的重心放在左腿,右腿虚点地面,安静地等她摘完。

  片刻后,白舒回到他面前,干劲十足:“好了,我们继续!”

  唐越指了指左边。

  白舒立刻扶着他往左边走去,累什么的,不自在什么的,通通没了。

  唐越的记忆力似乎很好,他竟然记得所有采过药的地方,有了他的指引,果然效率高了很多。

  白舒也不单挑配方上的药,凡是唐越指出的,她都摘了,一方面是模糊配方免得被猜出来,另一方面其他药材说不定以后用得上呢,就算用不上,也可以卖掉啊。

  两人走走停停,到中午的时候,白舒已经采到了配方上的一半药材,用破外套包着,鼓鼓囊囊。

  对白舒每发现一样药草就一网打尽的做法,唐越颇不赞同,但想想这座森林物产丰富,也不至于被她采灭绝了,也就没有阻拦。

  起初唐越猜测她是治愈系异能者,但一路走来,又慢慢推翻了之前的猜测。

  她执着于采摘草药,却手法生疏,也不像是药师。

  所以,她究竟是不是异能者?

  她采的这些药草,要用来做什么?

  最重要的是,她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救回来的?

  唐越心里有很多疑问,都因为不能开口,暂时无法得到解答。

  路上偶尔会听到人声,唐越看出她似乎不想与人接触,正好他也是,所以总能借风传来的信息提前避开人。

  好在,幸存者大多都已经往森林外走,所以一路上也并没有听到多少动静。只是没少看见遇难者的尸体,每当那时,他们都会默契地避开。

  又把一样草药薅秃,白舒快步走回到唐越面前,“下一步往哪儿走?”

  坐在树下的唐越仰头,看见她额角晶莹的汗水,指了一下旁边的位置,示意她休息下。

  白舒却会错意,“你累了?”

  她看了看天色,并不想浪费时间,但也体谅他的伤,于是折中道:“这样吧,你告诉我下一个药草的方位,然后你坐在这里休息等我,我挖完回来找你?”

  唐越愣了愣,每次她挖草药的时候,他就在一边休息,有什么累的。倒是她自己,已经挖半天了,就不累吗?

  但看她这样子是不打算休息了,于是唐越双手撑着树干,站起来。

  白舒见此立刻过去扶他,她才不会假惺惺地说“不急你休息一下”,她一点时间都不想浪费!

  中午,森林里气温很高,两人的外套都被白舒拿来装药草了,只穿了衬衫,轻薄的衬衫很快被汗水浸湿,贴在身上。

  唐越左边手臂被白舒架着,腰被她右手搂着,两人几乎是肌肤相贴,没有间隙。

  他垂眼看着她热得潮/红的脸颊,修长的脖子,单薄的肩膀,起伏的胸口……他赶紧移开了视线,体温却不受控制地慢慢升高,汗水滑落,脖子的伤口传来一阵刺痛。

  他闷哼一声。

  白舒闻声抬头,看见他眉头皱紧,额冒冷汗,一张俊秀的脸庞格外苍白,顿时心里产生了小愧疚,“你要是真的很累,那还是休息一下吧。”

  把他折腾晕过去,就得不偿失了。

  唐越垂着眼睛,掩饰眼里的慌乱,忍不住暗暗唾骂自己,她体能显然不好,这样扶着自己已经很辛苦了,而自己,在想什么?

  他闭眼轻轻吸了口气,缓了缓,然后睁眼看了看前面,指了指三四棵树外的一株阔叶植株。

  白舒眼前一亮,立刻把他放下,“那你在这里休息等我!”

  然后就欢快地跑去摘青蒲叶了。

  唐越坐在树下,沉默地检查自己的伤口。

  短暂的停留过后,重新上路,唐越这次不敢再乱看,只是尽量用左腿支撑,减少白舒的负担。

  忙碌充实的下午过去了。白舒收获的药草越来越多,腰间坠着两个沉甸甸的大包袱,肩上还承担着唐越的重量,属实又累又渴又饿,她只能当自己在负重训练,咬牙坚持。

  傍晚,他们来到了一处陡峭的山坡。

  白舒把唐越放下,双手叉腰,大口喘气,感觉自己腿都在发抖。

  还好,快熬到头了。

  根据唐越的比划,白舒连蒙带猜,明白了这个陡坡的背面是一面几十高的山崖,山崖石缝中长着金壁花,也就是止血药剂配方上的最后一味药材,采到了就能把两大包袱药材换成轻便的药剂!

  山坡陡峭,唐越不好上去,也没必要上去,所以白舒把他放下了。

  唐越坐在树下,看着不远处那面山崖,脸色却不太好。

  这是他摔断腿的地方。

  几天前,他借风力上到崖壁,正在摘山壁上的一从金色小花。突然地动山摇,巨石乱滚,山壁坍塌,他反应不及,被埋在底下。好在两块巨石形成一个空间让他不至于窒息,只是右腿摔在一块利石上骨折了。

  不过也因为被埋在乱石堆里,山坡高,没有多少野兽经过,他才躲过了后面持续多天的兽潮。

  回过神来,唐越见她正看着山壁跃跃欲试,不由皱眉。她已经累了一天,还要以这种状态去爬山崖,容易出意外。

  他认为可以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继续的,但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心急。

  察觉到自己衣角被轻轻扯了扯,白舒回头,看向坐在树下的唐越。他白净俊秀,又安安静静,这么仰头看自己的时候,让白舒隐约有种他很乖巧的感觉。

  ……完了,她一定是飘了,竟然感觉风系异能大佬乖巧。

  白舒拍了拍自己额头,赶紧把那诡异的想法抛开,问:“怎么了?”

  唐越表达出不赞同她现在去爬山崖的意思。

  白舒也不想现在爬啊,这不是赶时间嘛。而且带着这么多药草实在累赘,她想早点变成药剂。

  她说:“都到这里了,速战速决吧。你就待这吧,别动弹免得摔了。”

  说完她紧了紧腰间两个大包袱,准备上去。

  见此,唐越指了指她腰间,目露疑惑。意思是为什么不先把它们放下?

  白舒心道,这都是我忙了一天辛辛苦苦摘来的,当然要随身带着,放这万一不见了我找谁哭去?

  再说,她喜欢独来独往,要不是为了采药,也不会跟唐越待这么长时间,现在既然差不多了,也该各走各路了。

  于是白舒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抬手拍拍他的肩膀,开口:“感谢你一路带我挖药。现在呢,我已经挖得差不多了,你也到了一个比较适合过夜的地方,咱们就此分别吧。以你的身体素质,明天会恢复地更好,应该也能说话了。这个水给你,我走了。”

  白舒把用两支药剂空管装的水留给他,转身就走了。

  唐越目露惊讶,没想到她说走就走,这么突然。

  他站起来伸手想抓住她,却抓了个空,反而因为起得太急碰到右腿,疼得脸色煞白。

  有点狼狈地稳住身体,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猫小狗,被人说扔就扔了。

  唐越忍着疼抬头,沉默地看着她走远,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树林中,他抿着没有血色的唇,想起一件事。

  ——自己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