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1章 第1章

  森林一片死寂,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拄着树枝当拐杖的白舒,抬起没什么力气的脚踢了踢趴在地上的伤患。

  “喂,有人喊我来救你!”

  那人一动不动。

  ……也是,要是能动,也用不着她来救了。

  白舒喘了口气,慢吞吞地跪坐到伤患旁边,丢了树枝,咬牙使劲儿将地上的人翻了过来,这个动作疼得她汗如雨下,差点当场去世。

  等她缓过来,看清男人那张脸时,惊讶了。

  咦,这不是天之骄子高临吗?出身优越,成绩优秀,强大的火系异能战士,本届毕业生中的佼佼者、风云人物,怎么也栽了?

  啧啧,白舒看着地上宛如死狗一般的男人,突然感觉自己赢了——虽然自己不是异能者,成绩也常年吊车尾,但现在自己起码还有行动能力不是吗?

  心情愉快之下,身上的伤口似乎都没那么疼了。

  她慢吞吞地将高临的衣服扒了,摸着他略显高温的身体,检查他的情况。

  额头到左脸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右臂似乎骨折了,致命伤在心脏处,似乎是被某种猛兽利爪穿心,多亏了他身为异能者的强悍体质,还没断气。不过,如果放任不管,那就说不好了,可惜啊可惜……被系统看中了,派她来救。

  在第一军校的五年时间里,实力垃圾又性格孤僻的白舒可没少受欺负,虽然跟高临没什么直接关系,但其中有不少恶意来自高临的跟班、高临的未婚妻、高临的未婚妻的跟班……想到这些,白舒不免迁怒,想把他丢在这里自生自灭算了。

  但也只是想想,白舒还是很有契约精神的,既然接了任务,就得把任务完成。

  白舒检查完他的伤,又在扒下来的衣服里一阵翻找,成功找出几支高级药剂,还有几支营养液,顿时眼睛一亮。估计高临是头部和心脏猛遭重创,瞬间昏迷,来不及使用。

  有药剂就好办。

  白舒费力拧开给他灌下去,高级药剂效果果然很好,眼看着他的伤口慢慢止血愈合,心跳从若有若无到平稳,她知道这人死不了了。

  果然——

  【叮,任务1完成!奖励已被提前领取,不再重复发放!】

  “知道了知道了,我有那么贪心吗……”

  白舒翻了个白眼。

  十分钟之前,腹部破了个大洞正在汩汩流血的白舒,正靠坐在五百米外的一棵树下等死,突然就听到了这个诡异的声音。

  这个声音冷冰冰地说它叫救命系统,因为本世界濒临崩塌所以自动激活,绑定她之后,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就发布任务,让她来救人,任务奖励是一支止血药剂。

  止血药剂,那不正是白舒急需的吗?

  虽然不知道这个“救命系统”是什么玩意儿,不过白舒的求生欲让她很想抓住这一线生机。然而矛盾的是,她伤也很重好吗?哪有多余的力气救人!于是跟系统商量能不能先把药剂给她,好歹让她把血止住了才去救人。没想到系统还挺人性化,答应了。

  喝下药剂,腹部那么大一个洞立刻止血,效果逆天了!

  白舒觉得这系统能处,就忍着剧痛爬起身,一步一挪地过来了。

  虽然任务目标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但自己也成功活下来了,不亏。

  不过她的身体素质没有高临那么优秀,虽然止血了,伤口还没愈合,疼得她眼前一阵阵发晕。白舒不客气地喝下一支高临的高级伤愈药剂,一边感受着伤口加速愈合的麻痒,一边注意系统的动静。

  很好,系统没有动静。

  白舒于是放心地又喝了一支高临的营养液,感觉自己垂危的生命线稳定下来,大松了一口气。

  拿人手短,白舒顺手也给高临喂了一支营养液,帮助他恢复体力。

  做完这些,她就缓缓瘫在了地上。

  ——真的没力气了。

  ……

  帝国军校一向喜欢把毕业实践弄得异常残酷。偏远的星系,原始的星球,艰苦的野外生存历练,确实让一批又一批毕业生提前体验了战场的残酷,做好了踏上战场的准备。但——

  这次翻车了,翻得很彻底。

  这是一颗位于帝国边缘的星球,生机勃勃,密林遍布。刚发现不到三年,还没探索明白,就把今年五所军校的一万多名毕业届的学生丢到这颗星球上最大、最茂密的森林历练,美其名曰未知的环境更能反应战士的真实水准,顺便也能推进本星球的探索进程。

  然而为期三个月的历练刚过去不到一个月,重大意外就一个接一个发生了。

  首先是突发一场九级以上的超强地震,刹那间巨木倒塌,土地崩裂;

  侥幸没死在地震中的人还没回神,森林深处的火山喷发了,滚烫的岩浆将辐射范围内的一切掩埋焚毁,引起森林大火。同时,所有的通讯仪器失灵;

  正在幸存者们陷入无法求救的恐慌的时候,由地震、火山喷发引起的兽潮,带着致命的气息从森林中心汹涌而出,持续了四天三夜……

  接连三波变故下,一万多名学生,恐怕死了九成九。

  更可怕的是,这颗星球位置太偏远,所以就算外面的教官及时把求救信息发送出去,最快也要等一个月才会有救援到来。这一个月里,他们必须自救。

  如今森林里死的死,伤的伤,一片死寂。现在兽潮刚过,暂时安全。

  天色已经全黑下来。

  瘫在地上的白舒,因为失血过多,又筋疲力竭,不受控制地陷入了昏睡。

  后半夜,高临苏醒过来。

  刚恢复意识,就察觉到旁边有一道陌生的呼吸。

  他瞬间戒备,身体如猎豹一样紧绷起来,转头,暗金色的锐利双眼看见有个人躺在离他不到三步远的地方,闭着眼,呼吸平稳……睡着了?

  他顿了顿,坐起身,低头一看,胸口处绑着一道布条,心脏处、肋骨、大腿、后背的伤全部止血,并且在持续恢复中。

  视线往旁边移去,发现几个熟悉的药剂空管,大约明白了情况。

  他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昏睡那人身上。

  隐约看见对方也是一身血污、伤痕累累,身上那件眼熟的银色作战服已经破败不堪,勉强包裹着纤细的身躯,显出几分脆弱和破碎感——是个女人。

  ……是她救了自己?

  高临紧绷的身体略微放松,寂静的黑夜中,血腥味浓重地让人作呕,提示着之前的几场灾难,也让他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而在这重重灾难过后死寂黑暗的森林里,不得不说,有个人陪在身边,让此时重伤虚弱、半夜醒来的他,感到一种被陪伴的宁静和安心。

  这感觉有点奇怪,这里应该只有搏斗和厮杀的,而强如高临一向也不需要这种陪伴。

  高临很强,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格斗技巧,或者异能、武器运用,他都是这批毕业生中的佼佼者。可就算是这么强的他,也栽了。只能说,在接踵而来的自然灾难中,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

  那么这个人——她看起来很弱,为什么能活下来?

  活下来之后,又为什么来救他?是巧合?顺手?

  这些想法散乱地从他脑海里闪过,高临没有多想。超强的身体素质让他恢复的速度更快,他身上渐渐有了力量。

  他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漆黑的密林,判断了一下方向,然后弯腰把白舒抱起来,离开了原地。

  黎明前,白舒醒来。

  这是五年军校生活下来养成的生物钟。她天赋不够,只能靠后天勤加锻炼,学校要求六点起床,她一向五点起,这样就比同学多锻炼一个小时。可悲的是,她始终无法突破极限,只能勉勉强强跟上军校课程,成绩常年中下游徘徊。

  她醒来后第一时间查看周围环境,这是习惯,然后她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昨晚的地方了。

  这是一个陌生的山洞。

  高临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闭眼靠坐在石壁上——很显然,半夜里他曾经醒来过,还把自己带到这个更适合昏迷养伤的地方。

  白舒从地上爬起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很好,没添新伤,旧伤也愈合地差不多了,身上不怎么疼了,力气也恢复了大半,终于不用再像瘸狗一样苟了。

  就是肚子有点饿。

  她准备出去找点吃的。出去之前,瞄了一眼那边没有动静的高临,有点奇怪,高临的警觉性不会那么低,也不可能带她过来又无视她,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又昏迷了?

  白舒朝他走近几步,立刻感觉到一股蓬勃翻滚的热意,再一看他唇色苍白、脸色潮\红、满头大汗,明白了,这厮发烧了,还烧得不轻。

  可惜啊,终端坏了,无法记录绝顶高手的狼狈时刻!

  本着送佛送到西的人道主义精神,白舒在他扔在一旁的作战服外套里翻了翻,只翻出两支营养剂,忍着高温给他喂了一支帮他补充体力和水分。

  高临倒是很自觉吞咽,就是喂到一半,他突然抬手抓住了白舒的手腕,力道很重,抓得死紧。

  白舒吓了一跳,还以为他醒了,抬眼一看他还是双眼紧闭着,于是也不惯着他,直接抬手把他拍开了。

  “……”高临眉峰拧了下,喉咙里发出一声沙哑模糊的呓语。

  白舒没管他说什么,等他喝完,发现自己刚才被抓的手腕都红了,她揉了揉,不客气地把另一支营养液喝了填肚子。

  “本来想给你留着的,谁叫你动手动脚呢?”

  白舒心安理得地把营养剂喝了,然后起身擦擦汗,走出了山洞。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