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狂龙之执观神 > 第33章 老牛吃嫩草

第33章 老牛吃嫩草

  “我可是知道,那周启荣送你了个别墅,那么多房间我还不能住一个?”

  白芷儿似笑非笑地看着秦川,一副吃定的样子。

  秦川看着像尤物一样的白芷儿,心中一声长叹。

  这姑娘和间谍一样,该不会把自己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查清楚了吧……

  一想到这里秦川浑身发寒,赶忙拿起手机佯装有事。

  翻看手机的时候正好看到诸葛权衬的电话,秦川这才想起来,昨天答应了他要给治病。

  “我这还有事,要不你就先回去?”

  秦川说着拨通了诸葛权衬的电话,为了证明真的有事,他甚至还打开了免提。

  可电话响了大概十多秒还没人接,秦川不禁皱眉。

  这家伙不是着急求着治病,怎么现在打电话反而不接了呢?

  “嗯啊……用力!”

  就在秦川刚要挂断的时候,电话被接通了,不过里面传来的并不是诸葛权衬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的喘息。

  “喂?谁啊?”

  诸葛权衬气喘吁吁的声音传来,白芷儿听到后看向秦川的目光更加奇怪了。

  “咳,诸葛先生你现在身体可不适合做这个。”

  秦川感受到白芷儿的眼神,脸上满是尴尬。

  “秦,秦先生?”

  电话那头的诸葛权衬听到秦川的声音,立马就停止了动作。

  “你的病啊最好先别做这个,不然到时候小命都没了,孩子还不是你的。”

  秦川话里有话,一旁的白芷儿听到后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

  诸葛权衬的病想要孩子基本没可能,这要是造小孩突然成功了,那他岂不是就成了个绿毛龟。

  “啊好好好,秦先生是要来给我治病吗?”

  听到秦川的话,诸葛权衬赶忙提着裤子从床上下来,眼神中满是期待。

  昨天在宴会厅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能让白漆临都敬重的人,他当然相信。

  “嗯今天有空,你说地址我现在过去吧。”

  秦川估摸着母亲和周熙凌应该还有段时间才回来,便答应去给诸葛权衬看看。

  总算挂断电话之后,秦川起身就要离开,哪知道白芷儿也跟着站起来。

  “我就是去给人看病,这你也要跟着?”

  秦川现在感觉身边跟着的不是美女,而是个姑奶奶!

  “对啊,我就是想看看你是怎么治病的。”

  白芷儿眯着眼睛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秦川心中无奈,却没有任何办法。

  怎么办?

  不能打不能骂的。

  两人按照诸葛权衬给的地址,开车来到一幢别墅时,诸葛权衬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而在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很年轻的女人,看起来像是女大学生的样子。

  好家伙,老牛吃嫩草呢。

  “你肾不行,想活命的话最好还是别折腾了。”

  秦川还没进入别墅就开门见山,一旁的女大学生则是满脸通红的跑开了。

  “秦先生,这不是因为没事消遣消遣……”

  诸葛权衬尴尬地挠了挠头,随之而动的不是头皮,而是他的假发套!

  噗嗤!

  白芷儿看到这场景忍不住捂嘴笑出声来,这画面将诸葛权衬直接看呆了。

  就算是他这样身边每天都在变着法换女人的,都被白芷儿的样子给迷住了。

  “他是白漆临的女儿。”

  秦川看着诸葛权衬模样,无奈摇了摇头,便率先走进了别墅。

  诸葛权衬听到这句话顿时打了个冷颤。

  这个看起来风韵万千的女人,竟然是秦城地下皇帝的女儿!

  “怎么,我就这么吓人吗?”

  白芷儿笑眯眯地看了一眼诸葛权衬,随后也跟着进到了别墅里面。

  诸葛权衬此时浑身冷汗,他怎么也没想到秦川身边会跟着白漆临的女儿。

  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后,诸葛权衬也跟着进入到别墅。

  他这才想起来,明明这是自己家啊,怎么好像他是个外人一样……

  “你身体的内环境已经严重失衡了,除了肾虚以外心脏还有问题,导致你脱发心慌。”

  秦川喝着茶看都没看诸葛权衬一眼,就将他的所有身体情况都说了出来。

  昨天在宴会厅的时候,秦川就发现这家伙一直在冒虚汗,就知道他的身体已经虚的不行了。

  “那秦先生可有治疗的办法,不管多少钱我都出。”

  诸葛权衬一听秦川说出了他的症状,赶忙添茶倒水。

  在他看来,他的病不是什么急症,但是这种病症却也是最难治疗的。

  之前吴木平的治疗直接都是需要调理,可是长期下来并没有什么作用。

  “你的病,是绝症。”

  秦川淡淡喝了一口茶,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了最让人震惊的话。

  拿着茶壶的诸葛权衬听到后双手顿时一抖,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

  各个医院检查过,甚至吴木平都亲自给他诊过脉,怎么会是绝症呢?

  可是一想到秦川的本事,反驳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

  “好端端的,只不过是肾虚,怎么就变成绝症了呢?”

  白芷儿一边喝着茶,一边好奇地打量着诸葛权衬,这眼神就好像是看一个生病的动物一样。

  “急性心肌炎,你的所有症状都是这个病的前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不出半个月,你就没命了。”

  秦川看着汗如雨下的诸葛权衬,显然这家伙已经被吓到了。

  “秦,秦先生救命啊。”

  说着诸葛权衬就跪在了地上,头上的假发都歪了。

  此时他是真的慌了!

  “你过来,把衣服脱了坐着别动。”

  秦川从口袋里掏出针具,打算用最有效的方法给诸葛权衬治病。

  很快,诸葛权衬就光着膀子和秦川面对面,一旁的白芷儿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场面。

  她倒是很想看看,传说中的神医到底有多厉害。

  只见秦川挥指落针,将银针落在诸葛权衬的胸口,白芷儿看到后惊奇地睁大了眼睛。

  “按照常规的调养当然不行,心脏所引发的疾病当然将治疗落在心脏。”

  秦川将银针全部扎完之后,诸葛权衬整个人想只刺猬一样。

  “那个,秦先生这样能行吗?”

  诸葛权衬虽然被秦川的施针手法感到惊奇,可是他能感受到身上的银针在跟着心跳颤动,还是有些担心。

  “你啊,少做点俯卧撑,然后你家里的风水也会影响到你的精气。”

  秦川感受到别墅传来的阵阵凉意,没去理会诸葛权衬惊恐的目光,反而看向了窗外的湖泊。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