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狂龙之执观神 > 第21章 白字门

第21章 白字门

  “白爷!白爷!你可不能被这小子给骗了啊!”

  陈大雷像小鸡一样被刀疤脸提起来,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一个穷小子,为什么会让白爷态度发生转变。

  很快,陈大雷的人被带走,连天狼团的雇佣兵都没能幸免,甚至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无关的人都出去吧。”

  白漆临转身对刀疤脸挥了挥手,让在场的众人长出一口气。

  原以为今天是腥风血雨的一天,没想到这样就收场了。

  “秦川你小心……”

  周熙凌跟在她父亲身边,看着白漆临骇人的模样还是有些担心。

  “放心吧。”

  秦川对着周熙凌一笑,露出亮白的牙齿,这副模样顿时让周熙凌噗嗤一笑。

  这家伙不管面对什么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看着宴会厅所有人渐渐散去,秦川这才看向白漆临露出一丝疑惑。

  “说吧,有什么事?”

  白漆临则是面色凝重地盯着秦川手腕上的漆黑手环看了半天,随后单膝跪地。

  “虎旗白字门,门主白漆临,拜见神主!”

  秦川被面前的小老头吓了一跳。

  虎旗白字门?

  神主?

  秦川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白漆临,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

  难不成这小老头糊涂了?

  “是的,您手上的太初环就代表着神主的地位。”

  白漆临见秦川疑惑,抬起头来面色恭敬地看着那副手环,仿佛百臣见圣一般。

  神主,也就是督神观的掌控者——执观神的称呼。

  太初环?

  原来叫这个名字啊。

  秦川这才想起来,当初在神秘监狱出来的时候,那监狱长送给他的手环一直带在手上。

  “这东西是监狱长给的,你说的神主也应该是他才对。”

  看着手腕上漆黑的手环,秦川到现在也没看出来究竟是什么材质。

  白漆临一听到监狱长,一哆嗦差点双膝跪地。

  当初在神秘监狱的时候,那非人的折磨还让他历历在目,一想起来监狱长,白漆临还心有余悸。

  “不管是谁给的,太初环在,神主就在,我白字门也只听命于神主。”

  秦川看着白漆临恭敬的模样,顿时一阵无语。

  自己这师父搞得还挺神秘,弄的好像是个神秘组织一样。

  关键是临走的时候也没说这回事,秦川就当成一个普通的有纪念意义的手环带着了。

  “虎旗,白字门,难不成还有其他门?”

  秦川看着白漆临当初在神秘监狱,除了对监狱长恭敬意外,还有其他人似乎也认识他。

  “是的,虎旗一共九字门,红橙黄绿青蓝紫白金,白字门就是其中一个堂口。”

  白漆临点头恭敬地回答,对秦川的话知无不。

  关于为什么秦川会得到这个手环他并没有询问,因为他知道肯定是监狱长有所安排。

  “一旗九字,那除了虎旗是不是还有龙旗、朱雀旗、玄武旗?”

  秦川听到白漆临的介绍,随后说了一句,没想到对方竟然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

  竟然真让他猜对了!

  秦川看着白漆临一阵无语,他怎么都没想到,都这个时代了,还有人用这种名号。

  信息量有些过于复杂,秦川揉了揉太阳穴说道:“行了起来吧。”

  莫名其妙当上个神主,手底下原来还有一大堆的堂口,关键是这些堂口在哪,是谁,都不得而知。

  “秦,秦神主,你这次来秦城是对白字门有安排吗?”

  白漆临小心翼翼地站起来,脸上褶子的堆叠下笑起来有些瘆人。

  “在外面不用叫我神主,叫我名字就行,任务倒是没有,随时听我安排就行。”

  秦川看着这小老头谄媚的模样不禁有些头疼。

  这家伙要是在外面那么多人喊自己神主,怕不是让被当成精神病。

  “坐下吧,来喝两杯?”

  白漆临听到秦川的话,顿时皱纹都舒展开了,忙说道:“那,那就秦爷吧,这些菜都凉了,我让人再备点!”

  能和督神观的神主坐在一起吃饭,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很快,宴会厅被收拾干净,其他的桌椅都被搬了出去,唯独留下了正中央的一张最大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山珍海味和好酒。

  秦川看着雷厉风行的白字门弟子,心中还是有些小小的惊讶。

  该说不说,这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

  “秦爷,来我敬您一杯。”

  白漆临恭敬地给秦川到了一杯酒,随手起身恭敬地端起酒杯。

  秦川听着这个称呼皱了皱眉,他总感觉这个称呼给自己叫的有点不得劲。

  “说说吧,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秦城的地下皇帝?”

  和白漆临碰了一杯后,秦川看着他面色红润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

  当初在监狱的时候,这小老头的身体可是个病秧子,最后还是自己师父出手才给治好的。

  “嗨,这都是外面的称呼,其实每个城市都有咱们督神观的人,只不过咱们白字门地位相对其他堂口要低……”

  白漆临说起这个眼神有些闪躲,秦川一听就明白了。

  别看白字门在秦城这么厉害,在督神观中就是垫底的存在。

  也是,当初的神秘监狱中那么多奇怪而实力长强大的人,白漆临在里面也是个垫底的。

  “那你是怎么进去的?”

  秦川看破不说破,毕竟实力再低也是自己的人。

  “这……当初是我糊涂犯了错,让监狱长大人给抓进去受罚了。”

  谈及到往事,白漆临顿时老脸一红。

  秦川听到后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顿时无语。

  好家伙,原来那神秘监狱是督神观的私人监狱!

  “那你是出来以后才接手的白字门吗?”

  白漆临比自己出来早了没多久,可没离开秦城的时候秦川并没有听说过。

  这几年的时间变化太快,秦川心中在盘算着,如果以后发展,还是要了解一些局势。

  今天的周启荣和诸葛权衬两人,放在以前已经是秦川触碰不到的高度了。

  可一山更有一山高,将来秦川所需要面对的,肯定有白字门也处理不了的时候。

  倒不是秦川害怕,只不过有名声在外,能免去很多的麻烦。

  “嗯是的,是在我将要离开监狱的时候,监狱长大人给我安排的任务。”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