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狂龙之执观神 > 第1章 家破人亡

第1章 家破人亡

  “终于回家了!”

  下了公交车,秦川看着熟悉的街道,满是沧桑的脸庞上露出一抹归家的喜悦。

  过去的两年零三个月,他稀里糊涂地成了外派实习医生,入驻了某个不知所在的神秘监狱。

  说是做实习医生,可他的遭遇比囚犯还惨,甚至几次差点丢了性命。

  “老爸老妈联系不上我,肯定担心坏了。”

  秦川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腕上的漆黑手环,快步离去,“回去先把二老的陈年旧疾解决掉。”

  以他目前的医术,只需几服药,便能轻松搞定。

  他惊人的医术和其他神奇的本领,都是那神秘监狱的监狱长传授的。

  监狱长不知姓名,只知他是个神奇人物,几乎无所不能。

  一身实力强到离谱,能以一人之力完虐监狱里的百名狂徒,稳坐监狱长之位。

  偏偏,这个监狱长竟是监狱里待了最久的犯人……

  整座神秘监狱就是为了困住他。

  而秦川在机缘巧合下救了这传奇人物一命,也刷新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监狱长跟他聊一个个神秘又无比强大的组织,一处处诡异又恐怖的绝地,还有一位位惊才绝艳的强者……

  甚至还有自炎黄时期便出现了的,拥有无数传承,能够左右皇权的巅峰神秘组织——督神观。

  按照他的话来总结,就是无所不能,全球最牛。

  而他就是这督神观的当代“执观神”!

  起初,秦川还觉得他是关久了,出现了妄想症。

  可当他通过了监狱长的几次考验,开始真正跟着他学习后,秦川才明白这个世界真的不是看起来的那般简单。

  他掌握的医术,修到精深时,可肉白骨,活亡人!

  他修炼的练气法,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甚至还能触摸仙门,白日飞升。

  更有那通天术和其他五花八门的本领,让人能纵横世间,无所不能!

  在秦川掌握了所有的本领后,监狱长找到他彻夜长谈,说他是天命之人,有着莫大的机缘和前程。

  监狱长还当面将他手腕上黑漆漆的手环摘了下来,郑重地戴在秦川的手上,说是送他给的珍贵礼物。

  然后让他在半年后的九月初九那日,去一座深山中的荒废道观去祭拜,还要奉上九九八十一柱香,到那时会有身穿黑袍之人现身,对暗号后,跟对方去个地方!

  在秦川还稀里糊涂的时候,他就被告知可以提前一年回家了。

  临别之时,亦师亦友的监狱长只说了一句话:三年后,等你来喝茶。

  想到这里,秦川不由得又是一阵唏嘘,感慨人生无常,庆幸能遇良师。

  秦川吐出一口气,不觉间离家只有两个路口了,饶是心性已然深沉,他的心脏还是忍不住地砰砰乱跳。

  哪怕他有了改变人生的机遇,但对身体不好的父母,他还是满心愧疚。

  离家两年多,二老不知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混蛋富二代,无法无天的秦城大少陈江涛。

  两年前,他和情投意合的女友袁秋彤,为其闺蜜庆生,却不想那横行霸道、嚣张好色的陈江涛也在!

  陈江涛趁着秦川上厕所之际,强行给袁秋彤灌酒,硬生生让她喝了两瓶红酒!

  他还趁机将袁秋彤压在沙发上,上下其手!

  见到这一幕的秦川瞬间炸了,他一把抓起陈江涛就是一拳,可对方是个练家子,挨了一拳后就把秦川踹倒在地。

  然后让他的一群保镖狠狠地暴揍了秦川一顿,扬长而去!

  就在秦川以为事情到此为止的时候,第二天一早他就接到了外派实习生的信息,而且是立马就得走,否则就丢了工作机会!

  后来,秦川就稀里糊涂地去了神秘监狱,经历了几次生死。

  事到如今,他岂能不明白是有人故意整他,想要他变成一具尸体!

  秦川眼中恨意浓浓,自己回来了,定是要跟陈江涛好好算算账!

  忽的,秦川前方不远处,一个双腿残疾的拾荒老太太摔倒在地,发出哎呦一声惨叫。

  秦川眉头微皱,连忙上前搀扶起来:“大娘,你没事吧?”

  老太太连连摇头,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哎,没事,没事,谢谢你了小伙子,谢……”

  说着说着,老太太扭头看向秦川,话却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老太太浑身颤抖,泪流满面地盯着秦川,一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嘴巴张张合合,却是发不出一个音节。

  秦川诧异,仔细一瞧,瞬间如五雷轰顶,呆立原地!

  “川……川子!我的儿啊!”

  终于,老太太撕心裂肺的声音喊出,将秦川拉回神儿。

  “妈!妈!你,你,你怎么……”秦川的泪水奔涌而出,浑身颤抖不已。

  原本身体健康的母亲,竟然老了二三十岁不说,一双好好的腿也成了残疾,还在拾破烂!

  “儿啊!我的儿啊!你终于回来了啊!呜呜呜……”秦川的母亲赵慧琴痛哭不已,紧紧地抱着秦川不撒手。

  “我回来了,回来了,妈你别哭,别哭!告诉我发生什么了?”秦川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

  痛哭的赵慧琴忽的停了下来,露出一抹惨笑,擦着眼泪说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川子,咱们先回家!先回家!”

  秦川抱起母亲,按照她的指路,去了“新家”——阴暗潮湿,只有十平方的储藏室。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川跪在母亲腿边,再也忍不住了。

  赵慧琴摇摇头,含着泪,把秦川离开后的事情说了一番。

  原来,秦川前脚刚走,后脚就被医院开除了,而且陈江涛还起诉了秦川数道罪名,同时还有袁秋彤的闺蜜作证,诬陷秦川!

  陈江涛派了专业律师来吓唬父母,要求他们赔偿陈江涛一百五十万,否则就让秦川把牢底坐穿!

  本就是普通人的老两口为了儿子,无奈之下只得变卖家产凑钱,可还是不够,父亲更是被逼得去卖了肾!

  即便如此,老两口还是没凑齐,母亲在去借钱的路上,又被车撞成残疾,对方车都没停,直接逃逸!

  后经人指点可以让同样在场的袁秋彤为秦川作证,这样就能减少秦川的罪名,甚至不用坐牢。

  于是,父亲去求情,去下跪,换来得却是无情拒绝。

  甚至,还把刚做完肾脏摘除手术的父亲一把推出门外,摔到了头部。

  说到这里,赵慧琴已经泣不成声:“儿啊,你,你爹被人抬回来,没多久就死了!姓袁的,一个都没来啊!”

  秦川双眼怒瞪,浑身颤抖,近乎崩溃。

  这是要他,家破人亡啊!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