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骑龙少年 > 第28章一场算计一场空

第28章一场算计一场空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又已经过去了十天。

  翁仲始终没有露面。

  反倒是翁萝,每天前来找无言和柳娘聊天。更多的时候,是给鬼婴喂食花露,早晚各一次。

  她的解释是,千万不要让鬼婴沾染到人间任何的烟火气息,五谷杂粮也不行。

  鬼婴本不属于人间,那就让他超凡脱俗活下去。以天地日月的精华为食,以灵药为本。渴饮花露,灵药裹腹。

  鬼婴很喜欢翁萝,经常跟她玩耍。对于翁萝的阵法,他以为那是游戏,玩得乐此不疲。

  但不能离开万福五步的距离,不然他就会哭。声如铜钟,异常洪亮,隔了二百米的距离也还能听得见。

  万福对这小娃娃爱护备至,经常去深山里寻找灵药,但灵药难寻,又岂是那么好找的?

  于是,他就有了离开翁府的念头。

  ······

  ······

  这一天,万福喊来翁府的管家,直言不讳地说道:“翁老爷外出未归,我们却是不能久待了。明日一早离开,就不再前去辞行了。多谢款待,大家万妖谷再见。”

  当日傍晚,翁仲就在大儿子翁荣的陪同下,来到了万福的房间。“万公子何必匆忙?事关重大,多做些准备,总是好的。”

  万福笑道:“事情已经考虑周全,久候无益,不便继续打扰了。咱们万妖谷再见。”

  翁仲惋惜道:“可惜老夫事务繁忙,还要一些时日才能处理完毕,不能一同前去的。这些日子,多有怠慢了,公子莫怪。”

  万福摇摇头,“翁老爷客气了。”

  翁仲笑道:“今夜已经设宴,为公子送行。请!”

  ······

  ······

  酒桌虽大,但在坐的人却是寥寥无几,显得空荡荡地。

  这边,万福、无言和柳娘三人。

  那边,翁仲、翁荣、翁萝,还有两位精瘦的老者。

  翁荣起身为大家做着介绍,“这两位是家里的客卿,阿大和阿二,此番会陪同家父前往万妖谷。小妹翁萝,此次是为确保传送阵万无一失的。”

  万福对那两位老者异常尊敬,起身作揖,“万福拜见两位前辈。”

  那两位老者恍若未闻,连眼皮也不抬一下。

  无言见状,顿时就勃然大怒,“不识抬举的狗东西,便是穿上了人皮,也是改变不了狗的本性。我家的狗子叫阿三。敢不听话,我就会打得它嗷嗷叫唤。”

  阿大的眼睛慢慢睁开了,好像很费力的样子。冷哼一声,哼声尖利,直刺耳膜,“小丫头,你当真是不怕死吗?”

  万福哈哈一笑,“阁下倚老卖老,又岂是前辈所为?”

  阿大说话像是牙疼似的,哼哼唧唧地,“老夫久不与人言了,不愿说话,也是不对?少年人莫要轻狂。”

  无言得理不饶人,“倚老卖老,为老不尊。不会说话,你这不是说了吗?再不会说话,难道就不会哼哼两声?就只知道吃,却不会说人话了吗?”

  “连哼哼也不会?那我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你们的年龄大,懂得多,你们给说说。如果还是不愿说,那就再哼哼哼上几声好了。”

  阿二看了一眼无言,眼神如电,凌厉如刀,“丫头,当心祸从口出。”

  无言有些害怕了,仗着万福在身边,嘴硬地说道:“你们吓唬人,就是在倚老卖老。以大欺小,以老欺少!”

  ······

  ······

  万福见翁仲父子并没有阻止的意思,顿时就明白他们的用意了。

  看了看眼前的酒杯,摇摇头笑了,“倒酒三杯,我向两位前辈敬酒的。大家既然要同舟共渡,还是不要伤了和气的好。”

  立时就有精干的仆人前来斟酒。

  万福的面前是满满的三大碗酒。

  他缓缓端起了一碗酒,其余两碗酒,却自行慢慢滑向了阿大和阿二。

  他说了声请,自己一饮而尽,感叹道:“果然是好酒。”

  阿大阿二,两眼紧盯着酒碗,面露异色。

  伸手扶住了桌子,极力控制着酒碗的移动,想要令酒碗定下来。如此才不至于在端起酒碗的时候,酒水洒落,陷入狼狈。

  但酒碗在桌子上打着转转,像是在捉迷藏,硬是不老实。

  万福将酒碗倾斜着,示意自己已经干了,就等他们两人了。

  阿大阿二,面色赤红,还在用力。

  万福冷哼了一声,酒碗突然跳起,酒水直泼向两人。

  阿大阿二的身形很是灵活,干脆利落地后退,躲开了酒水泼面的狼狈。却是站在那里,尴尬着不知所措了。

  万福对翁仲和翁荣拱拱手,“这些日子打扰了。告辞。”

  说着,他就向外走去。

  翁仲急忙说道:“公子且慢,老夫有话要说。”

  万福头也不回地说道:“我们在万妖谷恭候十日,过时不候。”

  ······

  ······

  翁仲眼睁睁地看着万福愤怒离去,眼睛不由地迷了起来。

  阿大阿二急忙躬身请罪,“家主,请责罚。”

  翁仲哼了一声,“技不如人,你们何罪之有?翁萝,现在你知道该怎么办了?”

  翁萝低首说道:“女儿知道。定当全力以赴!”

  翁仲叹了口气,“唉,这小子确实不错。年龄相当,为人忠厚,本领高强,你们也很般配。但此去凶险,你老爹也是九死一生的。为了翁家的万世基业,任何人都得无条件付出。不要怪爹爹心狠,这也是为了翁家啊。”

  “翁荣!”

  “儿子在!”

  “多备灵石,已防万一之需。”

  “遵命!”

  “阿大阿二,你们代替小姐,守护阵法!严格守护,拼死也要守住!必要时候,尽出翁家底蕴!”

  “遵命!”

  翁荣看了看翁萝,对翁仲说道:“爹爹,只妹妹一人,怕是难以成功的,不如让妖姬也一同前行。”

  翁仲摇摇头,“不可,力取是万万不可的。万福看似憨厚,实则心思缜密。越是示弱,他就越是有了保护的欲望。”

  “他只对你妹妹有好感,其他任何人的出现,都只会令他心生警惕的。”

  “这次,就只有我和你妹妹同去即可。让万福跟齐老妖斗个你死我活更好,咱们坐收渔翁之利。”

  “翁萝,你一定要下定了决心,知道吗?不然,咱们父女会全都死在那荒漠之地的。”

  翁萝浑身颤抖,咬牙说道:“女儿遵命!”

  翁仲仍是不饶,阴森森地说道:“你发个誓来,以你未来儿女的性命起誓。如果胆敢违抗爹爹的命令,那就断子绝孙,孤寡一生。”

  翁萝咬咬牙,刚要起誓。

  只听外面有声音响起,“翁老爷,我险些忘记了一件大事,被两位老前辈给气糊涂了。翁萝是我万家的儿媳,我要带走。”

  阿大阿二一声怒喝,“大胆!”齐奔而出。

  只听柳娘一声娇斥,“滚开!两条疯狗而已。”

  是万福去而复返了。

  ······

  ······

  万福大摇大摆地回到了客厅,看了看满脸泪水的翁萝,摇了摇头,“有事你跟我说啊,我总会有办法的,你这么委屈自己干嘛?”

  “师妹,给翁老爷送上聘礼。我可不能拐骗人家的姑娘。”

  无言笑呵呵地拿出一袋钻石,“翁老爷,这是聘礼,外加一颗兽丹,那个以后再给,现在可是没有。”

  “你翁老爷家大业大,可能看不上这些聘礼吧?但翁萝姐姐已经拜过万福的父母了,我也认可了。我劝你还是收下吧,多少也是几万两银子吧?”

  “姐姐,你跟我走,省的在这里再受欺负了。”

  无言说着就去拉翁萝。

  翁荣闪电般伸手就扣住了无言的脉门,吟吟地说道:“万公子,你好大的胆子!这是在欺负翁家没人了吗?”

  无言的手腕一翻,反向扣住了翁荣的脉门,“大少爷,翁家要是还有人,也就不会硬逼着一位弱女子,去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翁萝姐姐,快过来。”

  ······

  ······

  万福气定神闲地看着翁仲,“我答应的事,拼死都会做到的。一颗兽丹,一袋钻石,翁萝从此再与翁家没有任何的纠葛了。”

  翁仲哈哈一笑,“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这些的。贤婿既然能给大圣门一颗兽丹,又怎么会不给自己的岳父呢?是不是?哈哈,当真是老糊涂了。”

  “来人,重整酒宴,隆重款待小姑爷!”

  翁萝双目含泪,脚步轻挪,扑通一声跪倒在翁仲面前,“爹爹,请恕女儿不孝,女儿定会为爹爹取回兽丹的。”

  翁仲似是被感动了,眼眶润湿,摇摇头,“爹爹老了,而你正值青春,当以自己的性命为重。是爹爹不好,是爹爹鬼迷心窍,快起来吧。万公子有情有义,你跟他走,爹爹也放心。走吧,这些钻石也带走。”

  翁萝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站起身来,“妹妹,放开我兄长,咱们走!”

  无言笑道:“令兄这人还不坏,他日定会有一番造化的。”

  这丫头以前听多了别人这样说话,现学现卖,漂亮话谁都爱听。管他真与假呢,反正只要人家爱听的,那就是好话喽!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