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骑龙少年 > 第24章 未雨绸缪

第24章 未雨绸缪

  翁仲的府邸很大,有山有水有竹林,很有些风雅的味道。虽然万福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但确实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远远地,大门处就有一大群人迎了出来。

  翁仲介绍道:“前面这些都是老夫的儿子,十二人。后面是女婿,八人。仍有小女年方十五,尚待字闺中,阵法犹胜于老夫甚多,更是精通易数的。”

  “若不是如此,老夫也不会去那酒馆喝酒的。是因为小女的劝说,也幸好去了,这才能够结识到公子。”

  “请!”

  万福有些拘束。

  翁仲的大儿子已经有五十多岁的年纪了,还仍是礼节备至,只差跪地了。

  这让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感到无所适从,手脚无措。

  ······

  ······

  终于来到了客厅。

  诺大的桌子上摆满了酒菜,旁边单独坐着一位绿衣少女。

  少女一见来人了,缓缓起身,对着翁仲敛衽一礼,“爹爹,怎样啊?萝儿可有骗你吗?”

  翁仲哈哈大笑道:‘’好丫头,果然被我等到贵人了。快来见过万公子。”

  万福不敢去看那少女,侧脸欣赏着墙上的画卷。

  少女只能看到万福的侧脸,但仍然要施礼了,“翁萝拜见公子。”

  万福下意识地说道:“免礼,免礼。”

  翁萝一声娇笑,“什么免礼?我这还没有行礼呢。”

  圆也见万福受窘,急忙上前说道:“翁小姐,我家公子害羞,多有得罪了。”

  翁仲赶紧上前,呵斥道:“没大没小。万公子可是拱手相让掌门之位的人,岂容你戏弄,快快退下。”

  翁萝娇声笑道:“公子,你定然是有求于我的。不然,你可是不回来此的,何不现在就跟我走啊?”

  万福猛然回头,无视少女的美貌,瞪眼看着她,沉声说道:“你知道我?那你先说个一二出来。”

  翁萝正色说道;“你需要人帮助,你心中不安,你没有合适的人选。你不怕死,但你怕有人会死,你并不想他们死在你的面前。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万福将头一低,“我跟你走。”

  他说走就走,直接就向外走去。

  这一下,众人全都愣住了。

  虽说在这个年代,男女之防并不是很严的。

  但,但这第一次见面,就孤男寡女单独相处,也是很罕见的。

  翁仲很高兴,哈哈大笑道,“臭丫头,莫要欺负人啊。快去吧。”

  翁萝昂起头来,“去就去,他比我还要害羞呢,难道我还怕了他不成?”

  翁仲笑呵呵地招呼众人入座,“大家就坐。圆也放心,那丫头是绝不会为难你家公子的。咱们边吃边等。圆真,能喝就放开来喝吧。”

  圆也很放心,只要万福放开自己,这里就没人是他的对手。

  无论心机还是修为。

  虽然这位翁大老爷有些不同寻常,但那又怎样?

  ······

  ······

  华灯初上。

  无言和柳娘也来到了翁府,刚坐下就捶背揉肩,唉呦连声,看样子是累坏了。

  无言发现酒桌上没有万福的身影,禁不住眯起了眼,冷冷地问道:“你们谁能说说,万福在哪里啊?”

  圆也急忙说道:“公子有事情要跟翁小姐细谈,刚刚离开。”

  无言恨恨地看着翁仲,“你忘了我为你说的好话了?你要是想嫁女儿,那就先跟我说啊。你女儿多大了?比我大吗?柳娘,你去看看,千万别让万福做下丑事,他还小。”

  柳娘有些为难,“这里全是阵法,奴婢破不开。”

  无言责问道:“翁前辈,你这是想要将我们留在府上吗?不怕我一怒之下,烧了你的宅子吗?”

  翁仲的儿子们,被无言的无礼举动给激怒了,侧目而视。

  翁仲陪着笑脸说道:“小姐放心,公子羞涩,小女也算是大家闺秀了。是公子有事要向小女请教的。小姐请稍后。”

  无言不依不饶,定要马上见到万福才行。

  圆也拍拍翁仲大儿子的肩膀,“兄台请了,我家小姐的脾气,连公子也是不敢招惹的。还请兄台辛苦一趟,咱们去将公子喊来吧。”

  翁仲看着庭院中阵法的波动,苦笑道:“不必前去了,他们已经来了。”

  ······

  ······

  万福刚进门,就一眼看到了无言,欣慰地笑道:“师妹,你可算是回来了。”

  无言撅着嘴巴,怒气冲冲地说道:“你三更半夜地去跟一个女娃子鬼混在一起,是何企图?我不回来才能趁了你的心意是吧?那我走好了!”

  她说走就走。

  这时,翁萝回来了。

  无言止住了脚步,上下打量着她,“你还挺好看的。你跟万福说什么悄悄话了?说来听听。如果真的是正经事,那我就不生气了。”

  翁萝生在大富之家,可是比无言要世故多了,一看这情形就明白了,笑着说道:“妹妹,万福的心神不宁,决心难下,总是在担心会死人的。”

  “他要去那蛮荒之地,猎取兽丹。担心回归无期,这里的生灵会被继续涂炭。对于那蛮荒之地,我无能为力,但我可以保证传送阵不被破坏掉。”

  “我精通易数和阵法,能够保证他们安全返回,这样就能减少了很多的时间。而且,他们也是可以随时返回的!”

  无言的脸色转变的很快,立时笑道:“既然是正事,那你们干嘛还要背着人去说啊?好了,我已经不生气了。”

  ······

  ······

  万福本来计划第二天一早就要离开翁府的。

  但翁萝的阵法太过玄妙。

  这是一个他从未接触过的陌生世界,不自觉地,就一下子沉浸到阵法里面去了。

  无言虽然很不高兴万福跟那个翁萝搅合在一起,但她看着那些阵法就头疼,见两人只是谈论阵法,还算是守规矩,就跟柳娘在翁府闲逛了起来。

  好在翁府的花园够大,占地足有上千亩,一时也还不腻。

  万福果然天纵奇才,表面上看起来一副憨头憨脑的样子,心思却是极其灵敏。

  向翁萝讨教阵法的时候,在纸张上不停地勾勾画画,潜心默记。

  在第七天的清晨,他就向翁仲辞行了。

  翁仲很是吃惊,却并未阻拦,“公子当真是神人啊,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掌握了阵法的精要。”

  万福羞愧地说道:“不敢再学了,越学就越是迷糊。令爱才是神人呢,万福佩服!”

  翁仲的眼珠一转,真诚说道:“此番前去险地,还要多多仰仗公子的。这丫头别的本事不会,唯有阵法和易数,还能拿得出手。”

  ”公子大事在身,翁某不敢强留。不如就让她跟随公子一同前行,多切磋上几日,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也能减少一些风险的。”

  万福沉吟了一会,“这样也好,我来保护令爱的安全。”

  无言对于翁萝的美貌,很是忌惮,但这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她也不好多说什么的。

  柳娘劝她,“公子命中乱桃花,那是防不住的。他这人傻乎乎地,还不如咱们替他把好关呢。这丫头还不坏,对公子也有很大的帮助,就让她跟着吧。”

  ······

  ······

  万福回到天涯海角,在海角岛上向阳的山坡上,安葬了父母,大哭了一场。

  这次他哭得肝肠寸断,天地变色。

  众人在一旁忍不住落下泪来。

  圆也在坟冢前长跪不起,没人去劝他。或许,这样他才能更好受一些吧。

  翁萝上前施礼跪拜,口中念念有词。

  无言疑惑地问道:“你说了些啥?”

  翁萝说道:“请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佑万福多子多孙又多寿。保佑他一生平安,无病无灾多欢乐。”

  无言感觉翁萝的这番话挺好听,一拉柳娘,“咱们也这么说!”

  ······

  ······

  翁萝将墓地用阵法层层封闭,对万福说道:“这是我用心血注入的阵法,一旦受到攻击,就会心神震荡的,阵破则人亡。”

  万福很感动,声音沙哑地说道:“这样不可,我来替代。”

  说完,引刀割开了自己的手掌,屈指将鲜血弹出。鲜血并未落地,而是在瞬间就消失了。

  接着就是一声长啸,身形绕着墓地疾走如飞,口中念念有词,“父母在天有灵,好好在此安歇吧。三性六畜,准时供上。儿子还要远行一些时日,如有外人打扰,就请托梦给我。”

  “咄!阵起!”

  只见坟冢上升起一片白茫茫的雾气,渐浓渐厚,遮盖了整座坟冢。

  无言惊叫一声,随即掩紧了嘴巴。

  万福看了她一眼,沉声说道:“怕什么?你是我媳妇,去给父母磕几个头吧。”

  无言得意地看了看呆若木鸡的翁萝,一拉柳娘,“咱们一起去。”

  柳娘看向万福。

  万福转身离去。从背后传来一句话,“你的命运,由你自己做主,他人是干涉不来的。”

  柳娘神情复杂,犹豫半天,最终还是在坟冢前跪了下去:“儿媳柳如烟,拜见公婆。祈求相公一生平安,多子多寿。”

  无言也是同样的说词,她看了一边愣着的翁萝,怒道:“你还在那里干什么啊?看热闹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小心眼,快跪下磕头啊!”

  翁萝还没有从万福的阵法中回过神来,听到无言喊她,急忙跟着跪了下去,继续着她那些神神道道的话语,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反正谁也听不懂。

  万福在天涯海角,布下了许多的阵法。

  翁萝亦步亦趋,紧紧跟在万福的身后,想看他究竟是怎样布阵的。她学艺十几年,万福才学习了七天的阵法,竟然就将阵法布置得连她也认不出来了。

  师父经常夸奖自己是天才,但跟万福相比,自己还差得远呢!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三天过后,万福杀牛宰羊,依据风俗祭奠了父母,然后悄然离开了天涯海角。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