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骑龙少年 > 第2章 又见将星异常

第2章 又见将星异常

  神州历3339年。

  此时正逢乱世,黎民涂炭,妖邪横行。

  战场上很多战死的士兵尸体,竟然在一夜之间被掏空了内脏,死者已矣,只是亵渎也就罢了。

  然而后来,居然演变成了在观天花日之下,连村子里的大活人也被吸光了脑髓。

  官府不利,不但没有抓到凶手,而那些如狼似虎的官差反而对百姓横征暴敛,哀声遍野。

  许多村庄的百姓不想等死,整体出逃,拖儿带女,四处流浪,乞讨为生。

  没有出逃的村庄,也是几家人聚集在一起相互壮胆,备好了锄头木棒,个个面黄肌瘦,唉声叹气,相对愁苦无言。

  不是被活活地饿死,就是不知在何时被妖怪给吃掉。

  所不同的是,饿死,或许还能够留个全尸。

  总之横竖都是个死,那就拼了吧!

  ······

  ······

  夜晚的天空,繁星点点,构成了一幅巨大的图画,看起来像极了老头在俯视苍生,哭丧着的老脸。

  忽然,一颗明亮的流星,急速划过了天际,拖曳着长长的尾巴,留下了一道美丽的弧线,悬挂在天边。

  宛如一条巨龙,横空出世。

  有流星出现,本来只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但却引起了很多有心人的注意,各自议论纷纷。

  “在南方,有将星犯主,锋芒已现。虽然犯主,但却是亿万苍生之福啊!不知谁家能有如此运道,居然得此良材。”

  ······

  ······

  有人欢喜有人忧。

  在象征着正义的昆仑山上。

  昆仑门掌门无虚道长,面如冠玉,三缕长须垂至颌下,一脸地道貌岸然,看起来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他在有条不紊地摆弄完罗盘之后,板起脸对门下的弟子们训斥道:“下一届的掌门,就要易主了。你们这些废物,占尽了资源修炼,却最终还是比不过一个外门的小子。整天自比天高,总感觉老子就是天下第一了。”

  “十五年前,众星拱月,被冲虚救走的那个小子长大了。现在出现了将星犯主的迹象,他已经离开了天涯海角,冲虚和玉虚已经不能再保护他了。你们蒙面狙击,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不然,你们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下一届的掌门之位,可就要落到他的头上了。”

  “为师也只能帮你们这些了,这掌门之位,万万不能落到一个外门小子的手中。如果为师推算的不错,他已经是昆仑决的三重功法了,很可能剑法也达到了四层。你们不可轻敌,不可大意!”

  弟子们齐声应诺。

  ······

  ······

  妖界的万妖谷中。

  “没想到啊,修仙界居然出了个明主。此消彼长,可是会对我等不利的。杀了他,奖赏一百颗妖丹。悬赏令之下,对于人类也是同样有效的。”这是一位看起来与人类相貌无异的长须老者,只是目光熠熠生辉,有些妖艳,多了些炫目的色彩,令人不敢直视。

  他就是万妖谷的尊主,齐老妖。手下的大小妖怪,号称有上万之众。

  下方宽大的大厅内,俱是形态各异的,大大小小的妖怪。人形的,奇形怪状半人形的,都有。

  这时,一位面容秀丽,装扮妖艳的女子,扭动着纤细的腰肢,缓缓走了出来,“尊主,活捉能有多少妖丹啊?那人可是柳娘我的了。”

  长须老者呵呵一笑,“柳娘且勿大意了,如是能够活捉最好,奖赏千颗妖丹。”

  ······

  ······

  天涯岛上。

  玉虚道姑看了看室外的天色,淡淡地说道:“师兄,往事已逝,你何苦执迷不悟呢?咱们修道之人,应该堪破情关,一心修行才是。便是不能一心修行,现今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咱们也该出山尽一把力的。”

  冲虚道人摇摇头,神神道道地说道:“天下大势已定,已经是回天无力了,又何苦去多增杀戮?”

  “我这次前来,是想邀请师妹一起出海探宝的。”

  “此举一为避免刀兵之祸,二为寻找秘籍。万福已经十五岁了,此地灵气不足,又无灵丹妙药,死死地卡在三重功法的魂武境上,始终不得寸进,他的修炼可是耽误不得了。我的这点小本事,已经全部教给他了。再有一年,我定然让他将昆仑决修至六重的玄武境界,得以成功筑基。然后参加下届的掌门之争,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

  “传闻海中有座蛇岛,不知是几十万年前,由火山喷发而形成的。现在那里有无数前辈高人留下的至高修炼心得。上次离岛外出,我得到了一幅地图,正是那里的航海图。”

  “那里虽然名为蛇岛,但却是最好的修炼之所!灵气充沛,环境极美!”

  “我已请匠人修建了一艘可以出海远航的大船,足够坚固,师妹尽可以放心的。”

  “况且,掌门师兄注意万福已经很久了。这几日我夜观天象,万福的将星越发明亮了,已经出现了犯主的迹象。我担心掌门师兄会不顾一切,派人前来对万福不利的。”

  ······

  ······

  玉虚道姑看了冲虚道人一眼,“我并不怀疑师兄的判断,师兄的神算子之名,定然不是白得的。”

  接着她又冷笑了一声,“十五年前,当万福还只是个婴儿时,他就忍心下手了,可见他的修行真是越来越倒退了。咱们并非是怕了他的,如果敢登上这座海岛,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此时避让,也未尝不可。只是,只是在此时离开,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吧?百姓已经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此时离去,怕会心里难安。”

  冲虚道人冷笑一声:“天下皆是苍生,万物均是平等。杀谁?帮谁?谁对谁非?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谁又能妄言功与过?”

  “罢了!本是世外之人,又何必重返尘世?这一蹚浑水,任是谁也难以扭转乾坤的,只是徒增罪孽罢了。历史的交替,那是谁也取代不了的。”

  “况且,以你我的修为,未必就能起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走吧,这场仗,且有的打了。怕是二十年之后,也还结束不了的。到那时,咱们的修为提高了,再来干涉也是不迟啊!”

  天下的高人的确是无数。

  玉虚道姑认同地点了点头,她终是不放心师兄独自出海去冒险的。

  突然她又说道:“咦,两个小家伙又跑到哪里去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