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小作精她跑路了 > 第24章 全场最惹眼

第24章 全场最惹眼

  自打姜可儿回家后,a国的二世群里就开始热闹起来。这些人都处在同一个圈子里,家世相当。父母辈在一起做生意,这么多年了,谁家跟谁家还没点儿利益往来呢?

  自然而然的,小孩子们也都是从小一块儿长起来的关系,感情颇深。不是血亲,却胜似血亲。

  所以这次姜可儿时隔两年再回来,大家老早就叫嚷着要聚聚。

  一开始的那半个月里,姜可儿状态极差,光是吃饭、睡觉这种维持体征的活动,就已经让她耗费掉了全部的力气,实在是无暇他顾。向迟便以还在倒时差为由,几次替她推掉了聚会。

  后来日子久了,姜可儿也愿意出门了,有时候她一个人在家待得无聊,就会去公司找姜恒,让姜恒陪她吃午饭、吃晚饭、逛街、买包、买衣服。

  起初姜恒还很欣慰的,只要她自己愿意往外走,一切就都好办了。可后来,姜可儿往外走的次数过于频繁,她每天都有超想吃的东西,也每天都能突发奇想,给姜恒找出点儿事来做。

  后来姜恒实在受不了了,他分身乏术,那么大个企业在等着他运营,那么多个员工也在等着他给饭吃,哪里跟得上姜可儿的清闲自在。

  所以这天,他把向迟叫来家里,郑重宣布:“从今天开始,陪吃陪玩儿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闻言,向迟拍拍胸脯,脸上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放心,哥。就交给我吧。”

  ……

  看着他们两个像是在传递接力棒一样,尤其是姜恒,他刚刚就差没说出那句“接下来就苦了你了”。姜可儿在一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呵,靠不住的男人!前几天不是还说最爱我呢,最怕失去我了。这就开始嫌我烦了!”

  在这个不讲理的妹妹面前,姜恒也常常败下阵来,再高深的城府计谋他都使不出来。于是干脆躺平,用眼神跟向迟求救。

  刚好向迟想起来,他今天过来,正好也有事要跟姜可儿说的:“对了,可儿,过几天拉力赛又要开始了,骁骁、齐阳他们都在,你也一块儿去呗。”

  说着,他又看向姜恒:“哥,我想带可儿去看拉力赛,可以吧?”

  以往姜恒对妹妹接触赛车这件事都颇有微词,他老觉得赛车危险系数太大,尤其是女孩子,身体灵活度本身就要弱一些。不过这一次,姜恒想都没想,立刻答应:“去!”结果一转脸,就对上了姜可儿审视的眼神…

  姜恒心虚,及时补充到:“去,是可以去的。不过,老规矩,不许下赛场,别忘了。”

  ……

  “你圆不回来了!”姜可儿简单做完总结后,拎着手机就上了二楼。

  最近一个星期,姜可儿每天都睡很多觉,大有一副要把之前没睡成的觉,统统给补回来的架势。

  目送她上楼,两个男人可算是长出了口气。向迟没再多待,跟姜恒告别后,就回家去了。刚刚提到的那个拉力赛他也会参加,得好好休息,明天还有训练呢。

  --

  自从陆天衎一周前从a国回来,就一直是消失的状态。陈宇他们组局,想叫陆天衎一起,可每次他不是在公司,就是在球房。

  柯以恒觉得不对劲,所以这天他从海城回来,刚一下飞机,就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去了陆氏。

  “这么多天不出来,你躲的哪门子清净啊?”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往里走。待到柯以恒走近,在陆天衎对面坐下,才看到他“精彩纷呈”的一张脸。

  “欸?你这是怎么了?”他凑到两天衎面前,仔细端详起来。

  陆天衎脸上的伤看起来有些日子了,虽然还没完全好,但已经不那么扎眼了。不过还是足以勾起柯以恒的好奇心:“怪不得你这些天都不见人,原来是没‘脸’见人啊!”

  陆天衎斜睨着面前的人:“好笑吗?”

  被他这么一问,柯以恒忍不住又笑了出来:“当然好笑啊,哈哈哈哈,我们陆大总裁也有挨揍的时候,这还不好笑吗?”

  “被姜恒揍的?”柯以恒好奇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跟陆天衎动手。不过他仔细一想,应该不是:“不对,姜恒应该不至于这么冲动。那就只剩向迟了,因为姜可儿吧,我猜对了吗?”

  陆天衎不置可否,他眼睛紧盯电脑屏幕,继续回着邮件。

  见他没否认,柯以恒心里有数了,果然。

  十分钟后,等陆天衎终于忙完手里的工作,合上电脑,柯以恒再次开口:“你不想见他们,那也不能成天公司、球房,两点一线啊,还不憋坏了?晚上没什么事跟我喝酒去!”怕他有顾虑,柯以恒还特意加了句,“就咱俩。”

  “不去。”说着,陆天衎从沙发上拎起外套,“走了。明天去a国,一早的航班,今晚要早睡。”

  “啊?”柯以恒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朝着陆天衎的背影喊到,“你不是刚挨完揍吗?还去?”

  陆天衎没有回答他,径直走出了陆氏大楼。

  --

  拉力赛正赛开始的那天,是个寻常的大晴天。

  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a国的气候四季如春,这边没有界限鲜明的春夏秋冬,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好天气。就连偶尔下雨,也是有时有晌的濛濛细雨,不像北城,每当碰上连雨季,将近一个月都看不见太阳。

  姜可儿就喜欢大晴天。

  作为参赛选手,向迟需要提前到场准备,所以那天姜可儿是自己开着车去的比赛现场。她的车刚一进门,还没来得及挺稳,就见一群人欢呼着围了过去。

  待车子停稳,熄火,一个留着寸头的男孩子上前,替她拉开车门:“可儿!”他大喊着,一把将刚从驾驶室里走出来的姜可儿抱住。

  “你可算回来了!你这一走,把我们这些发小都扔下了,尤其是向迟,你不在,不知道他少作了多少祸呢!”

  姜可儿听了,一拳砸在男孩子的右肩上:“齐阳,你大爷!你这是夸我呢?”

  “可儿,别听他的。”说着,另一个长了双让人很难忽略的桃花眼男孩子也过来,“比赛快开始了,向迟给我们留了最前面两排的位置,先过去吧。”

  “好啊。”姜可儿戴上了墨镜,别说,今天的太阳还有点儿刺眼。

  于是在骁骁的引领下,众人簇拥着姜可儿,走上了观众席。

  比赛还有不到十五分钟就正式开始了,这会儿选手们的车都在往线开过去。引擎的轰鸣声由远及近,此起彼伏,一声声响彻整个赛场的上空。

  场上的那些车都是经过改装的,正儿八经的赛车,一个比一个惹眼。不过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向迟的那辆法拉利。倒不是说它多贵,而是它的配色比较特别。

  其他赛车的配色都是类似黑红、黑黄、黑紫之类的霸气颜色,而向迟的那辆法拉利是…亮粉色。通俗来讲,也叫,骚粉色。

  说到这个颜色,其中还是很有渊源的。几年前有一次,向迟莫名惹到了姜可儿,不管他怎么道歉怎么赔罪都没用。最后姜可儿大发慈悲,说是让他在比赛时把车子涂成她挑的颜色,这事儿就不计较了。

  当时向迟觉得自己赚了,不就是给车子换个颜色嘛,好说,好说。再丑的颜色他都能接受。

  结果等他去取车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他还拉着店里的工作人员反复确认,在得到一系列工作人员的认证,确定这车真的是他的后,才绝望地开走了。

  不过那年的比赛,向迟第一次拿了冠军。尽管后面被朋友们嘲笑了半年之久,可向迟始终觉得,是姜可儿给他带来了好运。

  所以后来他就留下了这辆车,没有再送去改色,每年参加比赛的时候,这车也会被拉出来作为战车。

  看着这辆“全场最惹眼”,姜可儿不禁低声笑出来。她还沉浸在对过往的回忆当中,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个模样三十来岁的男人正坐在观众席上,面朝着她这边。

  只是那人也戴着墨镜,看不清眼里的情绪。

  片刻后,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人走过来,双手递上手机,毕恭毕敬地说到:“陆总,您的电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