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小作精她跑路了 > 第13章 和好

第13章 和好

  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一早,姜可儿醒来的时候,脸上还挂着两条浅浅的泪痕。而她的身侧,不出所料的空空荡荡。

  自从昨晚陆天衎离开球房后,程司就很担心,今天又没见到他人。程司知道陆天衎的脾气,这样误会下去,姜可儿怕是不会好过。左思右想后,他还是找到白旭尧,要到姜可儿的号码,拨了过去。

  因为是陌生号码,姜可儿带着几分疑惑接了起来:“喂?”

  一听到姜可儿的声音,程司在电话那头突然紧张起来,他支支吾吾着:“嫂子,是我,程司。我有个事儿想跟你道歉”

  姜可儿不明就里:“道歉?跟我?”

  就这样,程司坦白说出了昨晚的事,又找到那条点击量很高的视频,转发给姜可儿看。一直看到结尾,姜可儿才知道,原来程歧在她转过身后,悄悄将剩下的那半杯水接着喝完了。

  她也终于明白了陆天衎的那句“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究竟是什么意思。

  见姜可儿不说话,程司有些摸不准她的情绪:“嫂子,对不起啊。我就是看你打架子鼓挺帅的,谁知道后面还有那段啊,要不我说什么也不可能让陆哥看的!而且这一看就是那小子搞的鬼嘛,都是误会。”

  姜可儿轻轻“嗯”了一声:“这又不怪你,本来就是我的问题。况且,就算没有这个事儿,我和陆天衎之间的问题,也早晚要拿到台面上来讲的,只是时间早晚罢了。”

  程司不知道姜可儿说的问题是什么意思。他只想把自己点起来的火给扑灭,于是又尝试劝了几句:“嫂子你别生气,陆哥他只是不会表达罢了,他其实很爱你的。真的,你信我!”

  姜可儿苦笑:“我知道了。”

  她觉得荒谬,从什么时候开始,陆天衎爱不爱她这件事,竟然需要别人来告诉她,和她保证了?

  陆天衎对她有没有爱,又爱到了几分,姜可儿最清楚不过。只是她也无奈,感情的事要怎么强求呢?

  其实姜可儿早就明白,陆天衎这个人,永远不会服软。他们两个之间,就只有她低头的份儿。

  --

  挂断电话,姜可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发了条消息给陆天衎:【几点回家?】

  发完消息,她没等回复,就放下手机,进了洗漱室。

  姜可儿从头到脚全部收拾整齐,还顺便画了个淡妆才出来。可她点开手机屏幕,还是没有新消息通知。

  一直到外面天渐渐黑了下来,陆天衎都没有回消息。姜可儿在家待得烦了,胡乱翻出件外套穿上,就出门去。

  他们住的小区有两个只走行人的大门,两个大门之间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树林深处还建了座高大的玻璃暖房。里面有很多花花草草,供业主欣赏游玩。

  姜可儿没处可去,就沿着石板路一直走,去了暖房。

  清明前后的北城,树木刚刚抽了新芽,经过的时候,连空气都是鲜活的。

  姜可儿绕着暖房转,从这边走到那边,从东边走到南边。一直到暖房里的工作人员下班回家,她才也跟着离开。

  可她还不想回家,家里空荡荡的,连个人声儿都没有。她宁愿待在外面,至少有人路过的时候,能不那么冷清。

  姜可儿裹紧外套,在公寓楼前的木椅上坐了下来。坐下以后才觉着小腿发酸。她揉捏着自己那精细的小腿,身体上的痛苦,也并没能让她的心里稍微舒服些。

  虽然已经到了初春,可气温还是偏低的。白天还好,一到了晚上,外面天凉风凉,楼前又没什么遮挡。姜可儿就坐在木椅上数星星,头仰靠在冰冷生硬的椅背上。

  数着数着,一条新消息进来:【晚上来酒馆吗?】

  她以为是陆天衎,点开后才发现是程歧。姜可儿叹了口气,回过去:【不去了。】

  她刚要收起手机,想了想,又追加了一条:【以后都不去了。】

  既然陆天衎不喜欢,她不去便是了。

  一直等到快夜里十二点,陆天衎的车才终于回来。

  陆天衎在车里,远远地看见姜可儿坐在公寓门口吹风,就没进地下车库,径直将车子开到公寓楼前。

  停好车,他从驾驶室出来,一直走到姜可儿面前站定:“为什么不回家?”

  姜可儿抬起头,眼睛紧盯住陆天衎,一脸的委屈相。见她没说话,陆天衎也不再出声。片刻后,他径自朝楼里走去,却在经过姜可儿身边的时候,被她伸手拦住:“抱。”

  话一出口,姜可儿先是愣了一下。她自己都没想过,语气中竟会掺杂了那么多的委屈。

  陆天衎停下脚步,眼里带着疑惑,再次看向她。姜可儿不去看他,只把脸偏向一旁,伸出手指了指自己脚踝的方向,小声嘟囔着:“脚麻了”

  陆天衎:“”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细挑的眉毛愁得快打结,陆天衎无奈妥协,将人抱了起来。

  走进电梯后,陆天衎转了个身,背对着门站好。姜可儿两手紧搂住陆天衎的脖子。

  好一会儿,电梯门合了又开,电梯却始终一动不动。

  见姜可儿一直没反应,陆天衎清了清嗓子,提醒她:“按键。”

  经他这么一提醒,姜可儿才恍然大悟:“哦。”赶忙伸手去摸电梯侧边的按键,按下了自家楼层。

  半分钟后,电梯停靠在22层。门打开,陆天衎又抱着人走出电梯。到了家门口,这回姜可儿记得了,主动扭着身子去输指纹。

  “嘟噜”一声,门开了。

  陆天衎俯身,要把她放下来,可姜可儿不干。她把陆天衎的脖子搂得更紧,耍着赖不下来,怕他转头又不理人。

  陆天衎低头问到:“又想干嘛?”

  姜可儿把头埋进他的颈窝,声音软软地说:“亲亲抱抱举高高。”

  陆天衎不禁笑了出来:“你确定?”

  姜可儿不知道刚刚自己的那句话,触碰到了陆天衎身体某一处开关。也不知道她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在陆天衎眼里,更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当她后知后觉地发现,陆天衎的呼吸逐渐加重,姜可儿后悔了。可陆天衎却没给她后悔的机会。

  每一次和陆天衎的温存时刻,事后他都是丢下姜可儿就走。每当这种时候,姜可儿总觉得自己更像是他的一个泄欲工具,而非被爱着的妻子。

  可是往好的方面想,至少陆天衎现在看上去,已经没那么生气了。

  姜可儿不再去纠结是非对错,她明白,她只顾得了眼前的东西。只要当下陆天衎还是她的,就够了。

  爱情里哪有公平可言。谁爱着谁,谁就欠了谁,谁就卑微。

  --

  近来北城持续降温,昨晚姜可儿在楼下吹了半宿的凉风,到家以后又被陆天衎折腾了好一阵子。夜里刚睡下不久,她就突然发起烧来。

  起初她还不知道自己病了,只觉得有些口渴,还伴随着浑身发冷,唯独脸颊摸着烫人。姜可儿艰难地爬了起来,想去餐厅接水喝,却发现连握住杯子的力气都没了。

  手里的陶瓷水杯掉在地上,摔成几片,姜可儿整个人也顺势跌坐到地上。

  陆天衎听到声音,从卧室里跑了出来,就见她瘫软地靠在沙发上。他走过去蹲到姜可儿面前,伸手摸了摸额头,很烫。

  陆天衎难得一见地柔声问到:“能站起来吗?”

  他去拉姜可儿,可姜可儿丝毫没反应。她现在头很晕,有一种向上飘的感觉。她知道陆天衎在和自己讲话,但听不清楚他究竟说了什么。

  见状,陆天衎直接将人打横抱起,送回床上。在帮姜可儿盖好被子后,他又起身回客厅里,翻找退烧药。

  李婶不在,陆天衎对家里的摆设不了解,找退烧药耽误了还一会儿。好在姜可儿一直老老实实地在床上躺着。

  十几分钟过去,陆天衎才端着水杯走回卧室,扶着姜可儿坐好。他把手里的退烧塞进姜可儿嘴里,又喂了她几口温水喝。

  姜可儿听话地吃完药,又将身子靠在陆天衎身上,双手环住他的腰,不让他走。

  她从小就这样,生病的时候就会变得粘人。姜可儿悄悄抬眼看向陆天衎,发现他好像并没有抗拒的意思,于是放心大胆地借病放赖。

  陆天衎轻声问到:“还喝水吗?”姜可儿摇摇头,紧紧抱住人,没有要撒手的意思。陆天衎也没走,干脆坐到床上,由着她耍赖。

  回想着刚刚陆天衎为自己忙活的身影,姜可儿不知该开心还是难过。偶尔,她也会从陆天衎那里得到一点希望,但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打一巴掌,再喂一口糖,杀人于无形。

  要是陆天衎一直冷漠,姜可儿也就彻底放下了。可现在这样的相处模式,真的可持续吗?只有一个人当真的感情,她又能坚持多久呢?

  姜可儿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甚至她这辈子,从出生到现在所受的全部委屈和失落,都是来自陆天衎。

  她很怕,怕自己哪天就装不下去了。没有她的强撑,就连这幸福的假象,大概也不复存在了吧。她不敢想。

  姜可儿埋着头,用浓浓的鼻音叫陆天衎的名字:“陆天衎。”

  陆天衎:“嗯?”

  姜可儿没再出声,她闭着眼,将人抱得更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