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小作精她跑路了 > 第7章 发小?关系最、最、最、最,好?

第7章 发小?关系最、最、最、最,好?

  因为临近年底,各大卫视,以及各个影视公司,近来都异常忙碌。跨年晚会录制、卫视春晚录制、各个视频平台的年终庆典录制,大家忙得晕头转向。

  姜恒见年底人手不够,他自己又分身乏术,就让姜可儿到姜氏在北城的公司帮忙。

  姜恒是姜家的大儿子,也是姜氏近年来真正的掌权人。

  姜氏是姜家夫妇一手做起来的,从一个只为糊口的小公司,做到了如今的商业帝国。

  生意做起来了,人也慢慢上了年纪。好在姜恒自小便显现出了极高的商业才能,他们二人有意培养,将公司逐渐交到大儿子手上,自己也好乐得清闲。

  姜家在姜恒这一辈,总共就两个孩子,姜恒和姜可儿。而姜恒对这个小自己四岁的妹妹,爱护有加,宠爱,甚至是纵容。

  姜家扎根a国多年,姜氏的大部分产业自然也都在海外。可因为姜可儿喜欢拍戏,想当演员,这些年来,姜恒便入股、甚至收购了多家国内的影视公司,为妹妹铺路。

  至于后来的违约和回国结婚,那都是突发事件。

  如今姜可儿虽然暂离了影视行业,但公司是姜家的,她去帮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说归说,姜可儿自小就对生意场上的事毫无兴趣,姜恒最了解这个妹妹了,倒也不强求。这会儿见她答应得痛快,姜恒不免有些怀疑。

  “最近过得不好?”明明是问句,可姜恒却用着肯定的语气。

  姜可儿一愣:“挺好的啊”她小声应着,不知是不是心虚的缘故,越说越没了底气。

  “你跟陆天衎怎么回事?”她哥显然不信。

  姜可儿自然知道哥哥在问什么,可她不想说,假装听不懂:“啊?什么怎么回事啊?”

  “前几天的热搜。姜可儿,你是不是以为a国没有网?”姜恒毫不留情地拆穿她。姜可儿甚至能想出她哥此刻揶揄的表情。

  “我哪有啊那个就是陆天衎的一个朋友啦。他们认识很多年了,那天晚上见面,也是因为有事要谈。”姜可儿解释着,说的却是些连她自己都不信的话。

  “你要是有什么委屈”姜恒试探性地问她。

  还不等他说完,姜可儿很快打断:“我没有委屈的,哥,陆天衎对我很好。”

  说着,她又补充了一句:“真的。”像是说给姜恒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姜恒自刚满18岁起,就跟着父母出入各种大大小小的名利场。他见过太多豪门二世的样子,冥顽不灵的,扶不上墙的,只醉心于吃喝玩乐的形形色色。

  可那些纨绔子弟们纵使有再多的缺点毛病,却都是些浮于表面的东西,翻不起什么大天来。

  而陆天衎不同。

  姜恒老是觉得,陆天衎这人生性冷漠,而他的冷漠是刻在骨子里的,与生俱来的东西。他跟谁都不亲,是一块捂不化的冰。

  这样的人自然不适合当伴侣,可姜可儿喜欢,他没法阻拦,也拦不住。

  不过姜恒太了解自己这个妹妹了,别看她平时咋咋呼呼的,其实都是窝里横。在陆天衎面前,姜可儿连个纸老虎都不是,指不定受了多少委屈呢。

  他心疼姜可儿,可也无济于事,很多事情还是得她自己想明白才行。

  “也好,”姜恒点点头,“旁人说再多的道理给你都没用,该受的伤,该走的弯路,还是得你自己趟过去。趟过去了,也就长大了。”

  姜可儿没再说什么,好在姜恒也点到为止。兄妹二人又闲扯了一会儿,便挂断电话。

  明天起就要开始每天打卡上班的日子,小朋友姜可儿长大了,也要开始为生活奔波啦。

  --

  前段时间,姜氏新接了几个拍摄项目,加上之前还有一些项目要收尾。很多事情叠在一起,姜可儿刚一上班就忙得不可开交。

  李婶怕她太辛苦,照顾不好自己,每天早上变着花样地准备早餐。可姜可儿常常来不及吃,一边咬着面包片,一边往外跑。

  一周前,陆天衎刚结束了一整个赛季的日程,接下来的两个月,他都会待在北城。这对姜可儿来说可是求之不得的好消息,可因为她工作的缘故,二人见面的时候却并未增多。

  这天早上,姜可儿再次起了个大早,还不到七点钟,她就在李婶的叮嘱声中,拎着面包片出了门。等陆天衎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到公司有一会儿了。

  李婶招呼着陆天衎吃饭,她今天特意煮了姜可儿喜欢的海鲜粥,只可惜她出门太急,没能吃到。

  平日里的早餐桌上,因为有姜可儿在,总是话题不断。这会儿只剩他们两个,李婶竟有些不习惯。

  她本想随意聊点儿什么,可说着说着,话题就又转到了姜可儿身上:“姜小姐不在,家里怪安静的,我都有些不习惯了。”

  说着,李婶自嘲地笑了笑,又接着道:“最近姜小姐好像挺辛苦的,每天早上七点钟就出门了,早饭都来不及坐下好好吃完。”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满是疼惜。

  姜可儿嫁来北城快两年了,一直是李婶在照顾她。李婶在陆天衎的外公家做事多年,从陆天衎十二岁被外公接回来开始,就是她在负责陆天衎的起居。

  她看着陆天衎一天天长大,从一个小男孩,长成了一个大男人,及至如今,成家立业。

  或许是太过了解陆天衎,深知他为人清冷,李婶便格外心疼姜可儿。所以她刚刚的那些话,一半是说给自己,另一半也是说给陆天衎听的。

  李婶说完,抬头悄悄看了眼陆天衎,就见他若有所思地点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早饭过后,陆天衎也出了门。

  年终汇报,年度总结大会,全年财务报表审查,来年公司业务规划。年关将至,陆氏也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

  向迟是在国内的海城读的大学,本硕连读,年前刚好结束了全部的课程,距离毕业还剩下半年的时间,最近他着手准备硕士毕业论文。

  北城和海城离得还算近,飞机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到。可他和姜可儿这两年各忙各的,只能抽空在网上聊一聊,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过些天在a国有一场拉力赛,向迟作为半个职业车手,自然不会错过。刚好学分修满,他提前进入了寒假模式。

  虽然从海城也能直飞a国,可想着和姜可儿好久不见了,向迟便买了从北城飞a国的机票,顺路过来看看她。

  向迟到达姜氏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姜可儿正在摄影棚里忙活。

  今天有一个杂志的拍摄任务,因为要赶上开年的第一封,整个组已经连续奋战半个月了。今天又找来模特,补拍几个角度的镜头,就算大功告成了。

  因为姜家和向家的这层关系,姜氏的人对向迟很熟悉。见二小姐的朋友来了,分公司的负责人,黄旭正要去跟姜可儿报告,向迟先一步拦住他:“黄经理,别打扰可儿工作了,我在这边等她忙完。”

  黄旭便没再动作,亲自去给这位向家少爷接了杯咖啡,就先去忙了。

  等黄旭离开后,向迟扯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从这边刚好能看到摄影棚。

  看着姜可儿手里抱了一摞文件样的东西,正侧过头在跟身边的两个工作人员沟通着,向迟忽然想起了从前的日子。

  他和姜可儿同岁,今年也是24岁。算起来,他们认识已经有24年了。

  两人的爸妈从很年轻的时候起,就是很好的朋友,后来又先后进了生意场。这些年来,大大小小的合作数不胜数,两家的关系也是越来越亲密。

  直到他和姜可儿两个小不点儿出生,更是形影不离,从小像连体儿般长大。

  向迟是一个天生的追随者,而姜可儿则是他的领导者,从小就是这样。姜可儿总能想出各种各样的鬼点子,每一次当她发号施令,向迟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往前冲。

  姜可儿生性顽劣,从小到大,向迟没少替她背锅。他永远护着她,每次姜可儿犯了错,最后受罚的,却都是向迟。

  可以说,姜可儿和向迟两个人,是互相牵绊着长大的。虽无血缘关系,却是情同亲人般。向迟见过姜可儿的很多面,古灵精怪的,积极可爱的,顽劣不堪的,任性耍赖的他统统都见过。

  而如今看着姜可儿在工作里一板一眼的认真模样,向迟有些感慨,却也觉着新鲜。

  只是不知为何,看着眼前的姜可儿,向迟突然觉得,她好像变了许多。说不上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了,但他有一个感觉:曾经那个骄纵任性、飞扬跋扈的小姑娘,如今正在收起棱角过生活。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姜可儿那边终于结束工作。她一回头就看到了向迟,正举着一杯焦糖咖啡星冰乐走到她面前:“快喝吧,冰都化完了。”

  姜可儿瞪圆了眼睛:“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没说一声!”语气里满是惊喜。

  “我来了有一会儿了,一直在那边看你工作来着。”向迟指了指刚刚自己坐的椅子,开玩笑到,“小姜同志工作起来还是很专业的嘛,不错,长大了。”

  “那是了!”姜可儿这人就不禁夸,说她胖,她可真得喘一个给你看看!

  姜可儿抱着她那杯已经有些温热的星冰乐,半躺进沙发里,跟向迟拉着家常。他们两个有好久没像这样待在一块儿了,真是令人怀念。

  东扯西扯地聊了好一会儿,星冰乐也见了底,姜可儿抬手看时间,还有三分钟六点,正是晚饭时间。

  最近陆天衎虽然人在北城,可他除了练球外,公司也有很多事要忙,每天依旧很晚到家。姜可儿想着这会儿下了班也没什么事,便打算约着向迟,一块儿吃晚饭。

  “想吃什么?姐姐请客!”她一边说着,一边摸出手机,查找附近有什么好吃的餐厅。可还不等她翻完第一页,一个人影突然出现,挡在姜可儿面前。

  姜可儿有些不耐烦地抬起头,就撞上一道冰冷的视线:“忙完了?”

  陆天衎突然出现,让姜可儿惊讶得忘记合上嘴巴:“你怎么来啦?”今天也太神奇了,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扎着堆儿往姜氏跑!

  “嗯。”陆天衎低声应着,视线却转向了一旁的向迟,“不介绍一下吗?”

  经他这么一说,姜可儿才想起,他们两个还不认识呢。她赶忙坐起身子:“这个就是陆天衎,我亲爱的老公。”

  陆天衎朝向迟颔首示意。

  姜可儿接着说:“这个呢,就是向迟,是我关系最最最最好的发小。”

  向迟也朝陆天衎点头示意。

  沉默了片刻后,陆天衎突然开口:“发小?关系最、最、最、最,好?”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