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小作精她跑路了 > 第5章 你自己玩儿

第5章 你自己玩儿

  姜可儿扫了一眼屏幕,又把手机递还给陈妤浓。

  陆天衎和乔璃是发小,姜可儿知道。可知道归知道,每次见她出现在陆天衎身旁时,姜可儿还是会心烦。干脆不看了,还落得个眼不见为净。

  不过明涵对此毫不知情,她见有热闹,也跟着凑了过来:“咦,她是那个唱歌的吧?叫乔璃还是什么来着?挺漂亮的嘛。”

  说着,她又戳了戳一旁的姜可儿:“陆天衎还认识这么个人呢?”

  姜可儿收回视线,轻“嗯”了一声,情绪明显不高。

  不过没人注意到她的情绪变化。刚刚明涵开了个头,这会儿大家又凑在一块儿,聊起了明星八卦。

  说到八卦,究其根本,无非就是些伦理家常的事儿。谁又跟谁好了;谁和谁有了个私生子,却打死不愿承认,最终被孩子亲妈曝光索财;明面上看着光鲜亮丽的某人,其实私底下却专干些过见不得光的勾当等等等等。

  姜可儿没兴趣听那些,也不关心谁家发生了什么,她索性就一个人守在餐桌旁,安静地吃着食物。

  今晚酒馆轮值的厨师,是最合姜可儿口味的那个,可惜她根本没有心情好好享受食物。姜可儿右手攥着筷子,把面前的生煎鳕鱼戳了个七零八碎。

  一顿饭吃到快九点钟,还没有要结束的迹象。姜可儿这边的鳕鱼块,已经被她戳满一百下,彻底成了泥。

  正当她还要继续折磨食物的时候,手机提示音突然响了一声,有新消息进来。姜可儿拿出手机查看,是妈妈发来的消息:【宝贝,妈妈有事找你帮忙,现在方便讲话吗?】

  反正也没心情玩儿,姜可儿回了句:【等我半个小时】便起身回家。

  和大家打过招呼后,姜可儿拎起包包,就离开了酒馆。

  因为不想被妈妈察觉到异样,这一路上,她一直开着车窗吹风。姜可儿努力冷静下来,也强迫自己不去想任何跟陆天衎有关的事。

  半小时后,姜可儿准时到家。她对着镜子,仔细检查着自己的脸。

  今年24岁的姜可儿,脸上仍有着一丝未消的稚气。秀气的鹅蛋脸上还带有婴儿肥,睫毛长长的垂在眼前,衬得一双眼睛很有精神。

  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她眼里的光,再不似从前

  姜可儿使劲儿拍了拍脸颊,强行将自己从那死胡同般的悲伤情绪里抽离出来。

  在确认没有任何不妥之后,她才拿出手机,拨通了妈妈的视频通话。

  --

  第二天早上,姜可儿醒来的时候,陆天衎还在她身旁睡着。

  姜可儿坐起身来,视线紧盯着眼前人。陆天衎正睡得安静,他那一向棱角分明的下颌线,这会儿带着些少见的柔软。

  姜可儿就这样看着他,结果越看越气,不禁眯起了眼睛

  干脆揍他一顿得了!让陆天衎也感受一下社会险恶!

  这样想着,姜可儿被自己的幼稚想法给逗笑。

  忍住了想要疯狂蹂捏陆天衎脸蛋的冲动,姜可儿轻叹了口气,踩着床尾的软塌,下了床。

  她今天得出门去见一个人,昨晚妈妈突然打来电话,正是为了这事儿。

  见姜可儿一大早就穿戴整齐,李婶没忍住询问:“姜小姐是要出门吗?”

  “嗯,”姜可儿伸手捞过一片面包,塞进嘴里,含糊地应着,“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

  “那午饭呢?还回来吃吗?”李婶追问着。

  姜可儿想了想,摇摇头:“不回了,您不用帮我准备了。”

  她要去的地方刚好在东城区,离明涵的酒馆很近。

  陆天衎今天要去球房练球,估计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回来的,姜可儿回来也是一个人待着,午饭索性就跟明涵一块儿吃了算了。

  “好。”李婶答应到,没再多说什么。

  一直到姜可儿吃完早饭,陆天衎都没有起床。姜可儿不打算吵醒他,径自走到玄关处,一边换鞋子,一边跟李婶交代着:“李婶,我先走了。等下陆天衎起床,您帮我跟他说一声,就说我有事出门了。”

  “好。”李婶再次应到,目送着姜可儿离开。

  --

  姜可儿按照妈妈发来的地址,把车子开到了一座写字楼门口。她等下要见的人就在这边上班。

  停好车后,姜可儿摸出手机,给一个名叫“chou”的人发了条消息:【我到了。】

  这个chou,就是她今天要来见的人。昨晚跟妈妈聊完视频,姜可儿加了他的微信。

  几分钟后,一个看着和陆天衎年纪相仿的男人出现在写字楼门口,姜可儿朝他招招手:“周逸聪?”

  “对。”那人上前打招呼,“你好,是姜可儿吧?”

  二人简单寒暄了一下,周逸聪便引着姜可儿进了写字楼下的咖啡馆。

  “其实今天让你跑一趟,就是想把爷爷去世时留下的照片拿给你。本来应该我去找你的,可我最近刚入职,公司这边实在走不开。”他有些歉意。

  姜可儿连忙摆手:“没关系的,我开车过来也很方便。”

  说着,她从周逸聪手里接过了照片,仔细端详起来。

  那是一张合影,看上去挺有年代感了。

  姜可儿看着看着,突然发现了什么,有些惊讶:“咦?这个是我妈妈!”她指着上面一个妆容精致,与周围的人相比,明显气质超然的女人,对周逸聪说到。

  然而周逸聪却并不意外,他笑着解释:“对,我爷爷很多年前是这家孤儿院的院长。他说过,当年就是因为姜夫人的资助,这家孤儿院才得以一直开下去。这张照片也是一次她来看望小朋友的时候,偶然拍下的。”

  “不过,”周逸聪接着说,“爷爷他年纪大了,前两年刚过世,我又一直生活在国外。这次回国,知道你也在北城,就想着把照片拿给姜夫人,也算是唯一能留下的纪念了。”

  姜可儿点点头,这才恍然大悟。她妈妈确实热心公益,印象中,她从小还跟着妈妈一起去过很多地方。不过那时姜可儿年纪小,还不懂什么是公益。她只觉得,能跟着妈妈到处玩儿,是很开心的事情。

  拿到了照片后,姜可儿很快起身告辞。周逸聪还得回去上班,她不便打扰。

  --

  跟周逸聪道别后,姜可儿就开车去了明涵的酒馆。

  明明已是入秋时节,可最近的天气,反倒越来越热。

  夜间倒还好,白日里外面阳光刺眼。偶尔吹来的风,也是带着灼热的温度,扫过身上脸上,泛起惹人嫌的黏腻来。

  今儿个又是个大太阳天儿。

  吃过午饭,姜可儿正坐在酒馆里面吹空调,嘴巴上咬着的那根吸管,另一头连着罐冰可乐。她一只手环着可乐罐,另一只手举着手机,整个人斜倚着陷进了柔软的单人沙发里,好生自在。

  明涵从吧台里看见她翘在茶几上的脚,绕出来:“可儿,你昨天怎么啦?不开心了?”昨晚大家还没散场,姜可儿提前离开,看着情绪不高。

  姜可儿含糊地哼哼了两句,没接言。她想说“没事”,可冰可乐太好喝了,她舍不得松开嘴。

  见她没反应,明涵走过来,才发现她怀里搂着的可乐罐,一把收走:“你前几天才补的牙,医生不是说了不让你喝可乐吗?”

  姜可儿心虚地仰视着面前的人,小声抗议到:“我的牙已经不疼了”

  明涵,“”

  明涵:“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自从姜可儿进门以来,她的眼睛就没从手机屏幕上挪开过,明涵不免有些好奇。

  “向迟说要来北城,叫我陪他玩儿,被我拒绝了。”

  明涵知道向迟这个人。他和姜可儿从小一起长大,两人是过命的交情。

  在姜可儿的紧急联系人里,陆天衎排在第一位,向迟排第二。

  据说原本向迟是排在第一名的,但在姜可儿嫁给陆天衎以后,他立刻地位不保,只能屈身让位。

  为此他还几次跟姜可儿表达了不满,不过最终都被姜可儿用暴力制服。

  “他好不容易来一趟北城,你怎么还晾着人家?”

  “没空管他,我还得去找陆天衎呢。”说着,姜可儿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快三点了。

  早上姜可儿出门不久,陆天衎就打来电话:“去哪儿了?”他起床后没看到姜可儿,李婶只说了她有事出门,却不知去处。

  见陆天衎主动打来电话,姜可儿很开心,仔细汇报起行程来:“我来东城这边了,妈妈有事,让我替她见个朋友。”

  “嗯。”陆天衎应着。他那一成不变的冷漠语气,这会儿在姜可儿听来,却尤其舒服,比外面的大太阳还有温度。

  “你今天去球房吧?”姜可儿关心到。

  “嗯,等下就走。”

  “那我晚些去球房找你吧!我们一起吃晚饭。”

  “好。”说完,陆天衎先行挂断了电话。

  姜可儿看着时间。球房在西城区,从酒馆过去,开车就得一个多小时。等她到了,陆天衎应该也快要结束练球了。

  她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服,捞过放在一旁的包,就往外走。

  “姜可儿,你知道吗,恋爱脑啊,说的就是你这种人!”经过吧台的时候,明涵忍不住笑着调侃她。

  “你个单身狗,就是嫉妒我!”说完,姜可儿朝门外跑去。趁明涵没有追上来,她赶忙钻进车里。

  姜可儿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回味着明涵的话。

  恋爱脑?哈,那就恋爱脑吧。只要在陆天衎身边,是什么她都愿意。

  --

  北城今天路上的拥挤程度,果然不负姜可儿的期望。从酒馆出来,她足足开了一个半小时,才开进球房院子的大门。还好她提前出发,不然陆天衎可得好等!

  停好车,姜可儿迫不及待地推开车门,朝着楼里跑去。可刚一进门,她就听到一个女声:“你快来教教我嘛,这颗球好难打呀~~”话语间满是撒娇的意味。

  这声音有些熟悉,姜可儿在脑海中仔细搜寻着。

  乔璃?

  当这个名字出现时,姜可儿脚下顿住,突然没了勇气再往前迈出一步。可又不甘心就这样给出结论,万一是她听错了呢?

  姜可儿试着说服自己:朋友来玩也是正常的,况且,练习室那么多,只要陆天衎不在这边

  可不等她做完心理建设,另一个熟悉的声音接着传了出来,当场打破了姜可儿的幻想:“你自己玩儿。”语气里那熟悉的清冷,将她整个冻住。onclick="hui"